那年,爱刚好
初二 记叙文 3967字 170人浏览 yy20141108

那年,爱刚好

窗外,阳光如水,教学楼前面的大树被风吹拂的沙沙作响,合着讲台上老杨的声音,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下课铃声打断了老杨的精彩,也搅扰了乔欣然的投入,回过头的时候,她看到了站在窗外的简易峰,穿着白色T 恤,短短的头发在阳光下发着光,乔欣然朝他挥了挥手,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乔欣然收拾好东西走出了教室,“易峰,我们中午吃炒米线吧,我想吃”,“天天吃这个,也不怕老年痴呆”,“不怕,即使是痴呆了,我也一定记得你”,两人边走边聊,下楼的时候,简易峰捣了一下乔欣然的头,她回头想要算账的时候,简易峰却不见了,周围的人影不停晃动,模糊不定之间乔欣然呼吸苦难,她在人群中慌乱的拨弄,“易峰,易峰,简易峰...... ”

“易峰,易峰” 乔欣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抱着被子,缩成一团。她伸手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一下,两点二十,这是自简易峰出事之后,她不知第几次被梦惊醒,被曾经惊醒,被过往惊醒。

放下手机,乔欣然去厨房倒了杯水,顺便路过婴儿房,她听见里面均匀的呼吸声,安心了不少,走进房间,看到两个孩子都没有踢被子,她莞尔一笑,两个小东西,估计知道他们的老妈一个人带他们累的够呛,连被子都不踢了。

坐在小床旁,乔欣然思绪泉涌,易峰,如果你还在,看到他们熟睡的面庞,一定舍不得挪开眼光,对吧,如果你还在,教简单打球,

陪简洁读书,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而我们一天天变老,该有多好,你说以后只要我假期你就休假,带我们仨去北极看熊,去南极看光,去威尼斯划船,去法国喝咖啡,简易峰,你答应我的还有很多很多,却一样都没有做到,连一丝丝埋怨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我…

时间遐迩,不觉窗外已点点白光。乔欣然想起,今天约了大哥乔子涵,带着孩子去妈妈家,摸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她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去浴室冲了个澡,在镜子前看到自己泛红的眼睛,无奈一笑,今天回家,免不了被母亲批评教育一通。

做好了早餐,乔欣然叫醒了不满两岁的简单和简洁,两个小家伙揉着惺忪的眼睛,一人给了妈妈乔欣然一个早安吻。

刚收拾完吃过早餐的场地,就接到了大哥的电话。“欣然,收拾好了没,我马上到你家楼下了,你等着,我上来接你和孩子?”“不用了,哥,我带他们到楼下等你,完了我们赶紧回家,不然妈又要说了”“那好吧,我大概十分钟后到”“好的,一会见,哥””恩,一会见”。 乔欣然简简单单替两个孩子收拾了点东西之后就带他们出门了,在一楼电梯口的时候,碰到了保安岑师傅,两个孩子奶声奶气的问了句,“岑叔叔好”,岑师傅抱起简单转了个圈,然后问道:“乔老师出门呢?”“是的,今天带孩子们去我妈那。”乔欣然说到。“快开学了吧”“恩,快了”“开学之后两个孩子谁带呢?”“白天让我妈带,晚上我自己带”“哦,那样也好呢,就是比较累”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就看到了乔子涵的车子到了。

从车上下来的乔子涵身材挺拔,白衬衣西装裤, 黑色的墨镜,

一只手搭在打开的车门上,一只手插在裤兜里,36岁男人的魅力,就在这么的一站一低头间尽显。透过墨镜,乔欣然都能感觉到大哥温暖的眼神。“岑师傅,我先走了,我大哥来了”,话还没说完,两个小家伙已经蹦达着往车前跑去。“舅舅,大舅舅,舅舅”, 乔子涵往前走了两步,蹲下身子,接住了两个软软的,肉肉的小身子,“简单,简洁,有没有想舅舅?”“有”“哪里想了?”简单摸着胸口,简洁指着脑袋,惹得乔子涵一阵大笑。

八月的天气,骄阳似火,偶有微风吹过,乔欣然的高级灰色百褶裙和及肩短发便在微风中摆动,听到大哥爽朗的笑声,乔欣然心里最柔软的部位被深深的触动,那个从小品学兼优的大哥,那个帅气逼人温暖体贴的大哥,那个打小背她,抱她,疼爱她,保护她的亲大哥,好久都没有这样的笑过了......

“哥,你今天好帅”,乔子涵轻轻一笑“是吗”,“是啊,你没看到小区里过往的年轻女孩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吗?”“呵呵呵... 还真没看到”,说着俯下身子,把两个孩子放到了车里。

车里飘荡着淡淡的,轻轻的张学友的《离开以后》,兄妹俩个都没有说话,突然,乔子涵问道,“欣然,简单和简洁是不是快过两岁生日了?“嗯,还有十二天,不过那会我就开学了”“简单,简洁,今年生日,舅舅给你们过好不好?”乔子涵问,“好”,两个孩子兴奋的在座位上欢呼,“哥,孩子还小,生日简简单单过过就行了”,乔子涵没有说话。

等红灯的间隙,乔子涵回头对坐在后座的乔欣然说“简单和简洁

都快两岁了,孩子的成长中怎么能缺少父亲的角色呢?”乔欣然把头朝向了窗外,没有回应。乔子涵接着说道“你不是经常说吗,往事如烟嘛,怎么还漂不走呢?”这回,乔欣然有了反应,她回过头,看着乔子涵问,“哥,你不也是一样吗? ”后面的滴滴声打断了这种对话,乔子涵回头,看到绿灯亮了,开车径直往前走去。

“离开我以后我会习惯自卑

明天再相遇我也不敢偷望你

离开我以后季节冷暖天气

我也置之不理

愿名字也再不记起

离开我以后我会长留这地

晨早到午夜扑进漆黑想念你

................................................ ”

张学友的歌声潮湿了兄妹俩共同的记忆和伤痛.......

快到家里的时候,乔妈打来电话,让回来买一瓶生抽,乔子涵把乔欣然,简单, 简洁放到了小区门口,自己开车去了附近的超市。 听到按门铃的声音,乔妈欣喜的打开了房门,就被两声奶声奶气的姥姥融化了心田。赶忙想把两个孩子都抱入怀中,乔欣然急忙打住,“妈,妈,抱一个就行,抱一个就行,这俩小家伙现在可都重呢,不要再把您给累着了,那我可没法向我爸交代了。”乔妈扭过头,瞪了女儿一眼,先抱起简洁,亲了一口问道,“简洁,有没有想姥姥啊”

“有”“哪里想了?”简洁指了一下脑袋,“真乖~”,边说边放下简洁,抱起了简单,重复了同样的问题,乔欣然实在听不下去了,便说到,“妈,能不能不要给我的孩子教授您这么简单的思维模式呀?”听到“简单”二字,在客厅玩的简单立马回头看着妈妈,乔欣然挥了挥手说,“没有叫你,我跟姥姥讨论问题呢~”,“他们两个不到两岁,思维模式能有多复杂,你以为像你一样呀„真是~”乔妈边说边进了厨房,端出来了一盘水果,让简单简洁吃。

晚上,乔妈做了一桌子的菜,都是乔欣然兄妹以及简单简洁爱吃的,吃饭的时候,母子三人闲谈着,乔欣然说,“妈,我爸什么时候回来呢?我爸也真是有心,老战友的儿子结婚,还非的亲自去一趟,这革命友谊还真是地久天长呀~”“估计就明天吧,你还说呢,人家陈叔叔的儿子比你还小两岁呢,都结婚了,你看看你,再看看你哥”,乔欣然回话,“我比他好多了,我孩子都快两岁了,是吧,哥~”乔子涵没有说话,把简洁抱在怀里,喂着水喝,见状,乔妈和乔欣然也就没有再说。

吃过晚饭,把简单简洁哄睡着之后,乔妈拉着乔欣然进了自己的卧室。“欣然,你看,你今年都32了,是不是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情了,你就当是给你找个伴,帮你把简单简洁带大,也好过你一个人辛苦呀„”乔欣然知道母亲担心自己,所以,也没有再油嘴,拉着母亲的手说道“妈,你说的我都知道,可谁会待简单简洁如己出呢?妈,你不要担心,我现在过得很好,如果碰到合适的,真心疼简单简洁的,我一定会考虑的,我也会帮你劝劝哥的„放心吧”“都两年了,你们

兄妹俩怎么就都走不出呢?唉~”“妈„”乔欣然叫到,“好了,不说了,你也早点睡吧„”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在客厅,碰到了接水的乔子涵,两人在沙发上坐下聊天。乔欣然打开手机,翻了一会,凑到乔子涵的身边,“哥,你看看这个女孩漂亮吧”乔子涵瞄了一眼,简单的恩了一声,“北师大的博士,现在在我们系教授文艺理论,美女一个,气质非凡„„„„”“恩,确实不错,早点睡吧,我明早还有个会。”“哥„,哥„”没等乔欣然推荐完,乔子涵就这样的打断了......

看到大哥寞落的背影,乔欣然想起有一次简易峰的话:无情之人最多情......

乔子涵,简易峰是高中同学,两人的性格南辕北辙,一个内向沉稳话少一个外向好动言多,但有一个共同特点,思维缜密,智商高端。这也许就是后来他们会成为朋友兄弟知己搭档的原因吧。

高一简易峰转来的时候,就坐在乔子涵的后面,半学期下来,简易峰与全班甚至全年级都打成了一片,却与乔子涵没有说过一句话,有一次,上初一的乔欣然去找乔子涵,乔子涵不在,她就让坐在教室的简易峰给她带了一张纸条:“妈妈让你给我买一本英语词典”,乔子涵回来的时候,简易峰把纸条给了他,并且问了一句“那是你妹呀?”乔子涵边看纸条边恩了一声,“刚好,我妈给我买了一本英语词典,我自己又买了一本,给她吧。”乔子涵推辞不要,简易峰便解释到:“词典这种东西,就是个工具,工具不在于多,而在于实用便捷,堆

舌,不是什么好人„”“诶~诶~可不要这么说哦,不是好人还送你词典„”“你就是简易峰啊?”“是的,比你哥帅吧~”“你„”,多嘴的吕一南插了一句”喂,简易峰,人还小呢,打情骂俏呢,是不?”这话一出,羞的乔欣然脸红的不知从何说起, “欣然,今天回家给妈说,我今晚有事,会回来的比较晚”乔子涵的话打破了乔欣然的窘样,“哦,好的”,下半场开始的哨声响了,几个阳光一样的少年,耀眼了很多人的眼睛。

这是简易峰和乔欣然的第二次见面,若人生只如初见,该有多好.....

简易峰出事的那天,是周六,乔欣然因为怀孕快九个了,所以请假在家,那天,王艳艳,杨意飞去她家看她,简易峰给他们做的水煮鱼还炒了两个家常菜,一道西红柿炒鸡蛋,一道清炒油麦菜,王艳艳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把简易峰夸了个便,把杨意飞从表面到深层,从智商到生活,损了个滚。吃完饭之后,简易峰接到事务所打来的电话,说鑫茂集团新的楼盘今天剪彩,邀请他和表妹凌菲作为律师代表参加。

走的时候,简易峰拉着乔欣然的手说:“等剪完这个彩,我就请一年假,一分钟都不离开,好好陪陪你”,乔欣然回握了一下说“好”,王艳艳打趣道“简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