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牧村袒露心声:再婚让我如此美丽
初二 散文 3898字 3399人浏览 阿贵哟呵

之大,令前夫心理很不平衡,他特别怕听到别人说他" 生活在关牧村的光环之下" 的玩笑话,可偏偏事与愿违,他经常听到。这样一来,他认为自己生活在我的阴影之下,认为我老压抑着他,回家总和我吵架。我前夫满脑子就是他的事业,每天忙工作,根本顾不上家,更无暇顾及孩子。他凭着一腔热情,一会儿搞摄影展,一会儿当导演,一会儿出书,然而,结果总是与他想得到的存在很大差距。事业上的不顺利更激发他原本就火爆的脾气,只要他碰到不顺心的事,我和儿子龙龙便成了他的撒气筒。

35岁才做母亲的我对儿子龙龙疼爱有加,我特别害怕不和谐的家庭会对孩子的心灵造成伤害,对孩子的成长不利,所以无论前夫说什么再难听的话、发再大的脾气,我都强忍着不去跟他争吵,只躲到一边偷偷地抹泪。生活在这种环境中,龙龙显得特别懂事,每当看到我哭,便悄悄地拿来毛巾替我擦泪,还把小脸贴在我的脸上,紧紧地搂着我,稚声稚气地劝我不要哭。此情此景,常常让我感动得无以复加。

我和孩子的隐忍没有换来前夫的警醒,随着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他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要是碰上他喝了点儿酒才回家,我和龙龙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有一次,前夫大闹一场走后,儿子依偎在我怀里,仰着小脸看着我竟像小大人似的说:" 妈妈,你太苦了。" 一句话感动得我忍不住又哭出声来。那时,孩子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支撑。有多少次,与前夫吵过之后,我夜不成眠,想到了离婚,但想到龙龙又马上打消这念头,害怕龙龙生活在不完整的家庭里,心灵会再度受到伤害。

一天,前夫为了举办自己的摄影展回家找我要钱,我没有把钱给他。他从来不往家里交钱,我挣钱不多,要支付家里的一切开销,还要负担孩子,根本就没有富余的。前夫拿不到钱勃然大怒,对我连推带搡。儿子在一旁吓得" 哇哇" 大哭。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让我心痛极了,真担心儿子弱小的心灵经受不起这种打击。前夫发完脾气走了,我擦干眼泪,试探着问龙龙:" 妈妈要离开爸爸,你同意吗?" 没想到龙龙马上说:" 妈妈,你赶快离开爸爸吧!爸爸是大灰狼。" 孩子饱含童真的话,令我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我知道,前夫对孩子心灵造成的伤害太大了,我和他若再凑合下去,不仅不能给儿子温馨的家,也不会对儿子的成长、教育有任何好处。儿子的话促使我下定离婚的决心。

办离婚手续的前一天,我看着儿子一夜没睡。第二天临出门前,我望着孩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想听听儿子有没有什么话对我说,但儿子一直沉默。我问儿子:" 你知道妈妈今天出门干什么去吗?" 儿子懂事地望着我说:" 知道。妈妈,祝你成功!" 我紧紧地把儿子搂在怀里,止不住的泪水滚滚而下。

离婚后,我独自一人带着龙龙过了几年,工作很忙,生活很苦,但心情很好,再不会像以前那样胆战心惊,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爱情和婚姻不抱任何奢望,过着心如止水的生活,根本没想到能有幸结识今生给我莫大幸福的男人--江泓。

人到中年,爱悄悄地走近我

那时,我知道江泓这个人已经有十几年了。我是全国青联第六、七、八

就没有坚实的基础,婚后的生活可想而知。

在一起接触多了,我发现江泓与我有很多相似之处。对流行的东西我们都不太热衷,安安静静地捧着书看则是我们一致认为最惬意的事情;体育锻炼是我们共同的爱好,单位有打网球项目的娱乐活动,可以同时看到我们的身影;我们的价值观念、为人处世方法也很接近,遇到多大的事都可以做到荣辱不惊。有几位中央首长曾亲口告诉我,他们最爱听我的歌。我听了非常感动,以此为最大的光荣。江泓听了也为我高兴。事后,我把这事埋在心底,没有对外炫耀。有同行觉得我很傻,说:别人做梦想得到的赞誉,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可惜你不知道这些话的价值,也不懂得利用。但江泓不这样看,他认为我做得对。

团中央组织了很多公益活动,这使江泓比别人有更多听我唱歌的机会。他从我的歌声感受到我的内心,从我演出的过程了解到我的为人。几年接触下来,我们的心慢慢地贴近了。

江泓的仕途一直很顺,他很明白稳固的婚姻对事业的重要性,但哪个男人不想拥有支持自己、理解自己的贤妻?不想拥有温馨、恬静的家?所以,在决定是否离婚的问题上,他是经过痛苦抉择的。他最终决定直面离婚风暴。他打电话问我怎么办,我深情地对他说:" 回来吧!男人不止当官一条路。" 他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半开玩笑地说:" 不行的话我就回老家当农民。" 我立刻说:" 你回家当农民,我也跟你一起去!" 后来,他很认真地对我说,当时我的那番话给了逆境中的他莫大的慰藉。他说:" 只有你才能这样理解我。这让我感动。" 痴情男儿,回归爱的港湾

1998年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与江泓并肩走进办事处登记结婚。我俩表面很平静,内心却像汹涌的大江奔流。我们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不要说我们要面对外界的压力,就是与自己也不知斗争了多少回。

领到鲜红的结婚证,我们相视而笑,彼此读懂了对方眼里的幸福和踏实:我们在饱经生活坎坷之后,终于有了可以相濡以沫的终生伴侣!

我们都不想声张,连结婚仪式也没有办,只是商量怎么把喜讯告诉好朋友。我对江泓说:" 我们先看看那些在我最困难时给予我帮助、给予我精神鼓励的工人师傅吧。" 说完,意味深长地注视着他。我心里想,他会不会不愿意呢?他会不会说" 北京这么多领导、朋友不先拜访,却要先拜访天津的工人朋友" 呢?没想到江泓深情而赞赏地看着我,连声称好。于是,我们先去了天津。一见面,工人师傅就喜欢上平易近人的江泓了,都为我高兴。至今,我们和工人师傅来往还很多。

回京后,我们又去团中央看望江泓过去的老领导、老同事,给他们发喜糖。团中央的人得知我俩结婚了,都感到很意外,连声说" 没想到,没想到" ,但稍后又说:" 仔细想想,你俩都有事业心,都有不错的成就,都善解人意,都为人真诚、热情,很多方面真的很相似,你们结合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团中央是我的第二个工作单位,那些领导我也很熟悉,亲耳听到他们对我俩婚事的肯定,真比给我们送什么贺礼都高兴。

我知道江泓为了我失去了大好前程,心里总有歉疚感。江泓却没有在我面前流露过一丝一毫的遗憾,反倒安慰我,尽量让我感到他很满足。他曾开玩笑说:" 有了你做妻子,给多大的官我都不换。"

江泓在我儿子龙龙身上投注了比我更多的关爱,他为龙龙批阅作文、检查作业,陪龙龙练习书法、绘画。看着他们在温柔的灯光下相对而坐,像亲生父子一样言笑晏晏、融洽默契,我心里就特别踏实。龙龙不但对江泓有感情,还把他当成偶像来崇拜,常常很自豪地对同学说:" 这点儿事怎么能难倒我爸爸?我爸爸是经济学博士,什么都会。"

结婚后,我们开始营造自己的家。当时,江泓正好从外地回京,还没安排工作,我俩就一起跑遍东西南北城,寻找合适的房子。一天,我们按照广告指引来到北京世界公园对面的小区,却没有见到广告上介绍的美好家园,见到的只是一片荒地。江泓一看心就凉了,说:" 你一生受了那么多苦,现在都快进入老年了,我希望让你住得舒服些。这里一片荒野怎么住?走吧!走吧!" 我有些迟疑,说:" 既然大老远地跑来了,我们为什么不听一听地产商有什么想法?" 从地产商那里,我们了解到这地方原来是皇家苗圃、北京的花乡,环境不错,发展前景也不错,价格比北城每平方米要便宜一两千元。江泓见我中意,也爱屋及乌地喜欢上了。我怕他是违心的,再次征求他的意见。江泓深情地注视着我,诚挚地说:" 买房子本来就是为了让你拥有温暖的家,你满意了我就满意。" 也许别人觉得这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可我感动得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儿滴下来。是啊!我日思夜想的不就是拥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一个体贴入微、善解人意的丈夫吗?

我们用八年期贷款买下这座面积300多平方米的房子,开始营造自己的安乐窝。江泓自任设计师,对每一处都画出设计图,让我提参考意见,我负责选料和色彩搭配,然后两人一家一家地逛装修材料店,每天同出同进。买装修材料是很烦人的事,可我俩逛得津津有味,觉得两人在一起怎么都好,干什么都行。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每每到了中午我们还不知道饿,经常逛到下午二三点钟才找小铺随便吃点儿什么,然后接着逛。

最牵系我心的是琴房,那是江泓刻意为我设计的,施工时我去了外地。我演出归来,江泓把我领到地下室的琴房,我一下子被房间的美丽惊呆了。我打开钢琴,手指飞快地在琴键上跳跃,忍不住放开嗓子高歌:" 离开家乡走四方,任何事难动心肠,只有家在吸引我,破旧简陋又何妨!枝头小鸟在欢唱,召唤我快回家乡,宁静生活又重来,它比什么都要强。家,多么可爱的地方,就是我走遍天涯,我总怀念我的家。" 江泓靠在钢琴上,脸上是梦一般温柔的微笑。我俩一个唱得入迷,一个听得沉醉,那份和谐、默契是我一生的追求!

日子幸福了,我每天笑口常开,人胖了,脸色也好了。江泓说我是" 苦相变福相" 。朋友们都说我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漂亮了。

刚结婚那阵子,我的演出活动特别多,江泓自费陪我到各地去演出。每次看到观众围着我要求签名、照相,他都特别感动。他说,真想不到,这么多年了观众还这么喜欢你。但他从不凑上去介绍自己,而是远远地躲在一边,分享我被观众宠爱的幸福。

演出之余,我们一起登名山大川。旅游拓展了江泓的事业:在云南,我们频繁接触到摩梭族一种有着千年历史的纯天然米酒,品尝过几次之后,他决定把它开发出来。

为了开发米酒,江泓三年去了30趟丽江泸沽湖。听说那里冬天没有暖气、阴凉干冷,夏天的蚊虫大得吓人,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我真心疼他,但又不能阻拦他,毕竟男人要有自己的事业。我们每天电话不断,他什么都跟我说,他遇到的困难、进展的情况,我全知道。看着米酒一步步开发成功,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再一次事业辉煌,我觉得十分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