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死党
初二 记叙文 1101字 1145人浏览 封印的情

新学期一开始,我被重新分了班,我被分到了初二七班,是原来的初一九班。由于是刚到这个班级,人生地不熟的,所以一开始很孤独,但和同学们相处了几个星期后,我渐渐的融入了这个新的班级,并且认识了几个“死党”。

死党之一:石伟超。此人的学习很好,并且很重友谊,只要是朋友被人欺负了或者挨打了,他就会给朋友打抱不平,所以人缘极好,我们班的男生都叫他“超哥”,这当然是亲切的称呼,另外,此人还乐于奉献,我们寝室一开始没有锁,同学们从家里带的吃的东西和一些日常用品,不知被哪个“小人”盗了去。他见这样下去可不行,就自己掏腰包买了一把锁。自从这以后,我们寝室再也没有丢过东西,这功当然还得记在“超哥”头上。还有,由于我们是住校生,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所以一些脏衣服就得自己洗,可是我们寝室没有盆子和洗衣粉,每次洗衣服都得借别的寝室的盆子和洗衣粉,有时候干脆不用洗衣粉,洗出来的衣服当然很不干净了,老难了,他见这样难,又一次为大家造了福:买了盆和洗衣粉。从此以后,我们洗衣服就方便多了。谢了,超哥。

死党二:陈通。他家是陕西的,是来这边上学的,所以我们经常问他家乡的事,他也给我们讲了他家乡的黄帝陵,和一些风景区。我们都听呆了。陈通很热爱学习,经常是下了课也在那里学,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都9点多了,同学们都累的要命,一点也打不起精神,他却还在班里学习,班里的灯熄了,他就拿着手电筒去宿舍学习,在床上趴在那儿,用手电照着书,在那儿学,经常看到12点,而早晨他都是5点起床,而我们通常都是接近6点起床,他睡的比我们晚,起的比我们早,而有的同学在白天上课困的抬不起头时,他却是精神焕发,真让我们怀疑他是不是打了兴奋剂了。有付出就会有收获,所以他的成绩在我们班了总是名列前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死党三:吕周永。此人是我的死党中最要好的一个。我们两个经常是形影不离。我们一起打饭,一起学习,一起睡觉,整天呆在一起。他姓吕,而我有时叫叫跑偏,就叫成了驴。我经常这样叫他,这不是挖苦,而是友谊的表现。他也不介意,所以驴驴的就叫开了。最后发展为全班都这样叫他,但此人心胸宽大,并不计较这些。我们两个在一起经常开一些玩笑,我们一边走一边开着玩笑,所以我们都是边走边笑,想想,真是开心。他很爱听歌,自然也爱唱歌,不过他唱的歌我实在是不敢恭维,唱歌经常走调走到爪哇国去了,如狼嚎一般,谁敢听呢,用白云大妈的一句名言:“人家唱歌要钱,他唱歌要命啊。”不过作为他的死党,正所谓:我不听狼嚎,谁听狼嚎。只能硬着头皮听下去,没办法。

这就是我的几位死党,正是有了超哥,我懂的了要奉献,有了陈通,我明白要想成功只有努力,有了吕周永,我才天天开心。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我的死党13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