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青年开启心灵之窗
初二 说明文 2925字 50人浏览 bamboocui

为青年开启心灵之窗 (2006-08-02 18:29:59)

分类:访谈录 为青年开启心灵之窗

谢坤龙/采访、整理

在台湾,人们或许不太了解哲学究竟在学些什么,但是一定都知道有个哲学教授叫傅佩荣。而谈起哲学,许多人第一个想到的也都是傅佩荣教授,彷佛哲学就等于傅佩荣。正因为他乐于将自己所学所思跟所有人分享,所以教书二十年来,不论是写书、做研究,或是进行演讲,都在推广他在哲学与儒学上的体悟和研究心得,许多人因为读到、听到他关于人生、宗教、教育的种种精辟独到的见解而豁然开朗,开启了心灵的另一扇窗,粗估每年至少有上万人听过他的演讲。傅佩荣教授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傅佩荣祖籍上海,但出生在台湾。在桃园县观音乡长大的傅佩荣,从小就非常调皮,有次因为学人口吃,学着学着,自己竟然也就口吃了,不论怎样都变不回来,从此之后,调皮的傅佩荣变得非常非常自卑。口吃的时间前后长达九年,在这段期间内,因为受尽邻居朋友的嘲弄,人际关系不好,所以把生活的重心转而放在念书上面,拼命念书的结果是,他国高中都保持最优异的成绩,甚至大学联招成绩还可就读台湾大学中,他所属类组的任何一系。 这段长时间口吃的经历虽然惨痛,却使得他从调皮的孩子转变成一用心念书的学生,不过更为重要的是,从此他养成了「同理心」的功夫。傅佩荣表示,正因为受尽嘲弄,让他非常痛苦,故他醒觉到,自己对他人的心情及需要应该要随时加以考虑才是,别让自己犯跟别人一样的错误。傅佩荣表示,这份同理心的功夫对他日后的教学与演讲都至为重要,因为学生及听众能听得懂他讲授的内容,都是因为他考虑到学生及听众的感受与需要,而想办法把深奥的道理深入浅出地表达出来,他也时时注意到听者的反应,适时地改变教学或演讲的方式。(笔者在访问时,傅佩荣教授就不时停下来,直等到笔者将他所说的话记完才继续再讲,他对学生与听众的体贴可见一般)

谈到傅佩荣的家庭背景,傅佩荣表示,他父亲的工作是管理灯塔,工作非常辛苦,但他的父亲一直都十分尽责,让船只得以平安往返。他母亲则是标准的农妇,辛苦料理家中的一切,让家人都无后顾之忧。两人的信仰十分虔诚,每天早晚都诵经祈祷,无一日停歇。但好景不常,傅佩荣的母亲没多久就因故瘫痪了,他的父亲此时一人肩负起照顾母亲的责任,数十年如一日。两人伟大的操守人格及宗教情怀,甚至日后病榻旁的患难真情,都深深的影响着傅佩荣,他日后奉献一生在研究人生、宗教、教育哲学上,原来也是有迹可循的,他的家庭确实对他造成了极为正面且积极的影响。

国高中均就读天主教恒毅中学,在校期间,被神父特别训练,学了七年的拉丁文,当时傅佩荣不知学拉丁文何用,却没料到,在这段期间打下的拉丁文基础竟使得他日后不论是学英语,德语、法语等印欧语系的语言,都能很快的掌握住学习要点,开始使用该语言。如同口吃的惨痛经验一样,这倒也是他当时所不知的好福气之一。

傅佩荣就读大学的第一志愿就是读哲学,但当时台湾大学哲学系的老师只有一位是博士,辅仁大学哲学系则有八位博士,故他选择就读辅仁。就读期间,成绩仍和国高中一样的优异,同学们常在考试前,请傅佩荣开班替他们补习,复习解惑兼猜题。除了优异的学业表现之外,在服务精神上他也不落人后,大学期间他与同学们办了一个合唱团「哲声」,专门到痲疯病院唱歌给病人听,在当时,痲疯病人士被社会完全隔离的,非常可怜,这一群辅仁大学哲学系的学生们常去陪伴他们,而没有单单只留在教室、校园间大谈种种哲学概念,委实令人敬佩。另外,除了痲疯病院之外,孤儿院也是他们的服务对象。傅佩荣的大学生活真

可说是多采多姿。此外,大学时代的傅佩荣为了补贴家计,自己甚至开始尝试翻译外国著作,至此我们方知,原来傅教授闻名遐迩的翻译功力是早在大学时代就开始训练的。

研究所阶段,傅佩荣就读台湾大学哲学研究所。此时,原本一直在西方哲学领域专研的他,因为受到方东美先生的启迪,开始对中国哲学产生兴趣。傅佩荣指出,研究中哲著作,文义的了解是必要前提,但却不要单单执着于文义,而应更进一步直探其中义理。此阶段的关怀转向也促使他日后就读耶鲁大学博士班时,以儒家的形上学来撰写博士论文,更进一步地,学成归国后,傅佩荣也不间断地研究、传讲中国哲学的意蕴。

硕士毕业,当完兵后,傅佩荣回到台大哲学系担任讲师,两年后,取得奖学金出国留学,傅佩荣选择到耶鲁大学读宗教哲学博士班,在博士班就读的四年期间,傅佩荣凭着一股不让人看轻的决心与坚强意志,成功的克服了种种留学的艰难,各项考试也都以极为优异的成绩通过。而他就读博士班期间,所研究的除了宗教哲学之外,还有儒学、中国哲学等。在耶鲁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后,旋即又回台大哲学系教书,作研究。据傅佩荣表示,他的教授生活有四件重要的事,时常提醒自己注意。

一、 教学:要求自己务必尽责。

二、 研究:集中关注在儒家与宗教哲学。

三、 写作:期能将自己对于哲学的研究心得广布、使之普及化。

四、 演讲:务要将心比心。

有些学子在听了傅教授的演讲及著作后,就以哲学为志向,不过傅佩荣却希望有这种情形的学生要好好考虑清楚,因为,虽然演讲或书本的道理动听,但在那背后许多的努力跟泪水他们却没看见。哲学在今日以功利价值为导向的台湾社会中毕竟还是普遍被轻视的领域,哲学系学生们的就业市场确实没有一般人宽广,虽然能赚多少钱并不是重点,但傅佩荣表示,学生最好还是在充分了解自己志向所牵涉的一切事实后再说,会比较务实一点。

生命教育已经如火如荼的在台湾开展起来了,傅佩荣也提出一些他的建言,他表示,诸如苦难及生死等等重大的生命问题,都是生命教育必须予以响应的,而我国的儒家哲学在这些方面可以提供很大的帮助,毕竟承袭中国文化的我们,对儒家义理的接受度还是比较高一点的,因此生命教育的基础理论最好能多多参考中国传统思想,特别是儒家。他还表示,生命教育的开展应该要兼顾四个进路,即一、生理上的进路:在健康上照护自己,使自己觉得舒适。二、心理上的进路:形塑健康的心理。三、宗教学的进路:对生死的探讨以及第四、哲学的进路。

最后,傅佩荣也对现在的教育提出几点反省,他表示现在大学的退学率太低,学生入学困难但毕业容易,常常毕业后什么都没学好。台湾现在应该提高毕业淘汰率,使学生必须努力念书才能毕业。据他表示,欧洲大学的毕业淘汰率甚至会高到百分之五十,台湾却顶多百分之一。其次,通识教育最好还是要围绕着人文思想才能真正发挥功用,例如哲学,它教导的不是一个专门的技巧技术,但它却提供了我们整体而根本的反省的训练,而这是每个人,不论学什么从事什么行业都需要的。美国著名的MIT ,虽然是理工学院,但是他们学校的人文学科教授却都是一时之选,这就是因为学校深知人文学科训练的重要性的缘故。最后,傅佩荣对生命教育的落实也有很好的提醒,他表示生命教育最好不要成为既定的课程,因为课程的编写与制定恐怕难以统一,如此一来,拥有同等资历与训练的教师难聘,况且课程的统一编写可能会遇到极大争议,反而难以推行,因此最好采取专题讲座的方式,每周外聘讲员来对学生演讲。最后他还指出,在人类的社会中,有两领域的原则是绝不能放弃的,分别是宗教以及教育,而这点提醒正和诸多生命教育的提倡者一样,其主张都是若合符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