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嫌疑人X的献身》有感
初一 读后感 2084字 1910人浏览 xwzxkxh

这是一本推理小说,也是一本爱情小说,作者是东野圭吾。我很喜欢他的叙述的风格。一个个毫不张扬鼓弄情绪和玄虚的字却道出了一个极为震撼的故事,我很敬佩。现在看书,很在乎这种平实却真正蕴涵妙处的写法,极简才极真。

小说的主人公石神是一个数学天才。五十多岁,头发稀疏,脸又圆,眼睛又小,总之面貌不好看。他是一个单纯的人,对周遭的一切都不敢兴趣,除了数学。数学是他的全部。是他毕生追求。直到他无法成为一个研究数学的教授,他成为一个就算不及格学校也终会编理由让学生升学的数学科目的老师。生活无意义。自杀之际,遇见了靖子,她美丽的眼睛给了他新的希望,新的愉悦,他要保护她,甚至是不介入她生活地保护她。石神不求什么,就像对待数学一样,他觉得发表论文是为得到赞扬得到名利只会玷污他对数学的尊敬与热爱。与他爱她一样。只要她好好的活着,就能拯救这无意义的自己。只要每天默默得关注着她就好。

事情的急转直下是某天靖子误杀了前夫,惊慌失措,石神自己挺身而出,“我可以帮你,如果你不想自首。”石神用他的天才数学逻辑思维布下一步步棋,一步步警方绝不可能解开的棋,永远抓不住真凶,却又能完美自然地抓住“真凶”的棋。石神是一个单纯的人,寻到一个目标,他就会全心投入没有后路,要么赢得全部,要么输得彻底。

小说的结局让你根本猜不到,让你震撼,让你流泪。石神为了保护靖子母女,竟然自己杀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就算消失也没人会在意的人,并毁其面貌,手指,再通过层层设计使警方将此人认作死去的靖子的前夫。石神杀人,一是为了“偷换概念”,使警方始终认错尸体,那靖子最终肯定没有嫌疑,因为这人确实不是她杀的,她无任何证据留下。二是当事情瞒不住时,让自己没有退路可退,因为自己确实杀人了,所以最终的自首已在他的计划之内。他不在乎,因为他完美地保护了靖子,这个拯救了他生命的人,给了他人生新的快乐的人,哪怕这个人和自己无任何关系。可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石神的一厢情愿。

当靖子发现石神为她顶罪去自首时,自己依然按照石神的吩咐做得天衣无缝,没想过不该让石神为自己承担如此之多。却在得知石神并不仅仅是为她顶罪,而是真的为了她杀人时,良心发现,愧不如生,去自首了。此良心是最讽刺的一笔。此良心见证了人性的极致自私,为使自己好过,全然不顾牺牲之人所为是甚,至始至终,花冈靖子根本没有认真地去感激这个与自己素昧平生却帮自己承担杀人罪的人。此良心,为石神崇高的爱情滑稽的打上了最响亮的一棒,打碎了他人生的快乐,打裂了他活着的意义,他用生命去保护的美好,被那可耻的良心摧毁了。他只是想她能幸福的生活啊。而这幸福的生活里,他从来没有算上过自己。

爱情有时十分现实,有时太过飘渺,它是一团迷雾,萦绕左右,却又毫无感觉,至死不

渝,哪怕呕出灵魂。

从始至终,天才数学家达摩石神只是一厢情愿地崇高地爱着。这挺美。但没有人成全他极力保护的梦。他是天才,可对方却是个凡人。我想起《海上钢琴师》1900选择与船同沉时,他的好友至少成全了他,也成就了一个美绝的神话。我看《海上钢琴师》哭了,但欣慰,因为“死得其所”。石神没有1900的幸运。我的哭是沉甸甸的惋惜。石神,只是独自一人的孤独献身而已

匪夷所思的骗局,不留后路的赌注,天才智商的较量,整个生命的献身。费尽心机营造一个个像方程式般缜密合理的“真相”,但是突然出现的未知数给原本天衣无缝的逻辑设计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于是天才与天才开始较量。但是双方都以惨败告终,他失去了自由,他失去了朋友,唯一胜利的是法律和人性。如果将法律作为评价的标准,那么警察是最终的赢家;如果将人性作为评价标准,那么所有的人都是赢家。

我们不能奢望法律对犯罪的人网开一面,纵使他们所遭受的有多么痛苦,纵使他们有多么令人同情,纵使引起他们行为的情感有多么简单纯粹、多么催人泪下,纵使我们多么希望他们得到幸福,但法律终究是法律。犯了的罪永远都不会被抹去,看似天衣无缝的“谋篇布局”也一定存在破绽,完美的make up 也只是“人为产物”而已。存在的即是合理的,正如汤川所言,“这个世上没有无用的齿轮,只有齿轮自身才能决定自己的用途。”是啊!就算是一个看似毫无生命价值的游民也有他存在的合理性,所以不要奢望让一个人不留痕迹地在人间蒸发,那只能是自欺欺人的幻象。

感性的我真心希望靖子重新开始幸福的生活,同时我也知道有良心的她肯定会在深深的愧疚与悔恨中度过余生,她自己也十分清楚这一点,“隐瞒真相何其痛苦,就算抓住了幸福,也不会有幸福的真正感受,只会终生抱着自责,终生得不到片刻安宁”。但那时靖子觉得,“忍受这种煎熬,也算是一种赎罪”。但是良心告诉她“那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自己心中将永无放晴之日”,为了使自己能够安心,能够摆脱时时被阴霾遮盖,她选择了承担责任。作为一个理性人,我们不得不接受令我们心痛的现实,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这也是一个现代理性人乐于接受的温暖到心酸的结局,既捍卫了法之为法的尊严,也保留了人之为人的温情。

诚如韩国《朝鲜日报》的评论:“一位天才作家的天才作品,两个天才对手的天才对决。” “最好的诡计,最纯粹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