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味道
初二 记叙文 2191字 830人浏览 毛子毛晨晨

父亲的味道

蒙蒙的细雨,浸透六月的温情,肆意飘洒,空气里都弥漫着父亲的味道,那淡淡的烟草香气悄然落在我的心里„„

父亲不善言辞,也就不会把爱表达出来。但是,我总是在他“能不说话就绝不说”的性格里,找到属于我的空间,那是父爱的小窝。回眸儿时,记忆的潮水把心灵的海滩冲刷得清爽干净,只剩下几个片段,像美丽的贝壳在我的人生路上展望。每次我都冲动的想要伸出手去抚摸,却总是空留一段虚无,任那无所不入的父爱也不能留住我的童年吗?只要回头,我就会看见一盏昏黄的灯光下,父亲抱着我在一圈一圈的踱步。我双手搂着父亲的脖子,头伏在他的肩头嚎啕大哭。那时,我脚一蹬一蹬的,已经踢到父亲膝盖了,应该有十一二岁了。父亲不会安慰我,只是沉默地抱着我。我嗅着父亲那淡淡的烟草气息,渐渐地哭声越来越小,慢慢的,哼哼唧唧地睡着了。有时一觉醒来,吸吸鼻子,父亲的味道还在,感觉还在父亲背上,我会接着安然入睡。如若不然,我会接着哭号,那尖利的声音突然划破夜的寂静,母亲忍不住斥责我两声,我哭的更响了,父亲还是不说话,接着抱起我一圈一圈地在屋地上走。直到今天,我也清楚的知道,我那时所受的“委屈”,不过就是打了一针肌肉注射而以,其实,也就是打针的时候有点疼,现在想想,我哭个不停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向父亲抱屈吧。听母亲说,父亲也会肌肉注射呢,左邻右舍的大人小孩都求过父亲给打针,可是父亲就是不能给我打,他下不了手。现在,提起谁家的孩子生病了,我都会想起那温馨的一幕:昏黄的灯光下,年轻的父亲抱着女儿在一圈一圈地走。睁开眼,父亲已不再年轻„„

在指甲美容之风吹遍城乡大街小巷的今天,我也没有留指甲的习惯,这也源于父亲。小时候,父亲白天上班,一整天也见不着他。晚上回来,父亲会帮着母亲干些力气活。每当这时,我就不再和邻家的孩子疯淘了,而是跟在父亲身后,说我总也说不完的话。总是我在说,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在听。吃完晚饭,父亲会让我靠在他的怀里,把长长的指甲剪掉,再用剪刀上的小锉一点点挫平,有时发现某个手指上有“刀枪刺”,也会细心的剪平,父亲做得很仔细,就像装裱他的书画一样,没有一处遗漏,更不留一丝“毛茬”。做这些的时候,父亲沉默不语,我也难得的安静,能听见父亲和我血脉相连、息息相通的心跳。如今,时过境迁,已为人母的我,看女儿靠在父亲怀里,恍惚间仿佛穿越时光回到昨天。

从上小学开始,我在父亲心中的位置越来越重。不善言辞的父亲开始不能免俗地和别人一遍遍的谈起我,我看见父亲把他的梦托在我心上,父亲的骄傲风华正茂。一路走来,我满足着父亲的虚荣心,张扬着他年少时的憧憬。我知道,父亲的心和我一起在追逐梦想。那时,父亲就像劳作了一春八夏的老农,嘴裂到了腮帮子上,满怀信心地等着秋天的到来。走进高中,我感觉自己就像一粒砂,被投进了茫茫大海,没有了自我,没有了锋芒。被希望蒙住双眼的父亲还浑然不觉周围的变化,没注意到我的失落和茫然。我说,爸,我想家。父亲让我

带上他的照片去上学。照片里的父亲,站在盛开的丁香树下,笑容里溢满了温情,让我安定了许多。

如果世界上有如果,就不会有那么多不想要的结果。意外发生的时候,高考在即,我像平时一样,走在下晚自习的路上,和平时一样,一边走路一边信马由缰的想些事。那天,也是这样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突然,我感觉气氛和往常不一样,风雨飘摇中竟是不正常的静,我的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我一回头,一双手扼住了我的脖子。霎时,我感觉大脑中一下失去了血液供应,一片空白,心猛地一跳,跳到了嗓子里,窒住了呼吸。我飘飘悠悠的失去了知觉。我这样反而吓坏了开玩笑的同学,谁也没想到貌似勇敢的我这么胆小。这场虚惊让我当夜高烧不止,睁开眼睛双眼充血。回到学校的时候,父亲细心的替我装上了那张照片。我把那张照片戴在身上,参加了高考。照片上父亲的味道弥漫全身,恍惚间,仿佛又回到多年前的雪夜,父亲牵着我的手回家,踩得积雪发出好听的咯吱咯吱声„„

可是,就在那一九九七年高考的考场上,我还是亲手撕碎了父亲的梦想。我没想到我的这次失败对父亲打击这么大,父亲一夜之间白了头发。失败像一条鸿沟,横在我和父亲之间。我害怕正视失败,害怕看父亲失望的眼神。在对自己失去信心之余,我对父亲有了绝望的感觉。我知道,父亲这一生也不会原谅我了。父亲不再爱我,我也不再对自己抱有希望。与其在争取之后得不到,莫不如放手吧。我把校园视为伤心地,不顾父亲眼中的伤心肆意横流,拒绝回校复读。我以为自己很了解父亲,自以为很有骨气地在亲友间宣告,不按父亲指示的做,我一样有能力成功。可是,一路走来,蓦然回望,才发现自己一直没能走出父亲的眼睛。不是吗?是父亲告诉我为人要忠厚,是父亲要求我坚强,是父亲„„父亲的血脉在我身上传承,父亲的性格在我身上张扬„„这一切,让我骄傲得潸然泪下„„

有一天,出门在外三天的父亲给我打电话,长途电话里,父亲开口第一句问的竟是我这几天吃的是什么,一下把我问愣住了,所以一时没说出话来,一向稳重的父亲竟然急了,忘了自己是外出旅游散心:“你再对付一天,我明天就回去。”是谁说过,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每天吃着老爸的饭菜,我竟忽略了这几十年如一日的爱。其实,无论发生了什么,父亲总是和我在一起的。

直到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才明白,当年一无所有的老公为何让我一见钟情?那天,我看到来接我下班的老公,站在盛开的丁香树下,灿烂的笑容里飘着淡淡的烟草香气„„

父亲的味道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