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同写高考作文题
初一 散文 2161字 152人浏览 忘记是天使

烟台作家同写2007年山东高考作文题:我们无悔

作家同写高考作文题_我们无悔

烟台作家 林深

我们这代文人,有幸成为文人又不幸成为文人。成也箫何败也箫何。如此而已。

十七岁时,我参加大三线建设,来到郭沫若先生的故乡乐山。在那里我结识了郭老的原配夫人,结缘了文学,开始了文人生涯。从此就有了人生的许多幸与不幸&&

当代文人的不幸大致相同,有幸却各有篇章。我最有幸的是接触了郭老原配夫人。是她要我好好打打底子,敎我读《四书》《五经》,读《道德经》读《庄子》《墨子》&&大学之道,在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非攻,兼爱&&多少道理深深根植在灵魂之中。本为打文学底子,却打了人生底子。其实,文化是人类千百代留下的最深刻的记忆,它不仅是一个人的底子,更是一个民族的底子,一切的基石。

最有成就感的还是儿子。自小我就给他好好打底子。让他尽知人类最美好的记忆,建设自己,武装自已。到高考前,儿子已学富五车,自成思想体系。由于英语差些,儿子没考上一流大学,而是被延安大学的中文系录取。儿子宽慰我:不在学校如何,而在如何学习。黄埔、抗大最简陋,出的都是民族精英。孔子上什么大学来?可他是万世师表!

我告诫儿子:万世师表来自韦编三绝,来自三人行必有吾师&&

儿子说:知道啦,还有学而不倦,三省吾身&&

我知道,儿子长大啦,二十年的底子我没白打!我不由掬一捧热泪&&

儿子一副天下为己任的样子携行囊赴学上路了。

儿子在大学果然很优秀,各门考试全部通过,评为优秀团员,全校多个文学社合成一个大社,他是社长,并是校报总编。他为文学社制定的宗旨是弘扬延安传统,创新优秀文化这就是下一代。

一代一代弘扬创新,文化人类这最深刻的记忆一切的基石,不会风化,只会光大!

我们因此而无悔!

林深介绍,中国作协会员,发表作品六百余万字。曾获第三届中国文学百花奖,第五届山东省精品工程奖等多项文学奖。现任《新山东》总策划,厦门大学客座教授。

作家同写高考作文题_冬日呓语

烟台作家 于全胜

时令的脚步渐渐远逝,以它独有的匆忙走过生命的又一个轮回。于是,在某个静若止水的暗夜,蓄满寒意的风悄悄地自梦中凛冽地袭来。嗅着那鹤唳一样啼号的风泣,幽深的旷野禁不住开始一阵萧瑟。

风撩巨麾,为曾经的轮回唱下一阕落花流水的挽歌。

天寒地凝,纷扬的大雪在一夜间就封滞住所有苍翠的记忆。

微明的曙光中,最先醒来的山鸦缩着脖颈蹲在枝头,它先是抖落净间杂着织雪的羽衣,然后歪着脑袋打量起这个苍茫的有些陌生了的世界。覆盖着皑皑白雪的远山,辽阔松软静寂无边的旷野,和脚下兀立着的斑驳树干,都禁不住令它记忆中的世界开始有些模糊。面对着被时令改变了模样的世界,山鸦的阴郁是无法言说的,蹲在枝头的山鸦就像个歉收的农夫禁不住满怀忧伤。但是,生命的延续决不会因为时令的轮回而停滞,就像美好的记忆决不会因为时间的流失而销融。

忧伤中的山鸦同样明白,时令的改变只是一种惯有的释放。虽然眼前的一切令它黯然神伤,但生命的本能却不可遗忘。面对着苍茫一片的旷野,它毅然抖动开翅膀,循着生命的本质觅食去远方。而在它翅翼掠过的下方,在那床覆盖住世界的硕大的雪被下面,新的爱情正在悄悄开始,曾有的一切正循着血脉深处不可更改和销蚀的记忆正在重新孕育。那景象就如一棵树的梦想永远源自一粒种子,哪怕海枯石烂,哪怕地老天荒,一粒种子永远都会怀着对一棵擎天巨树的念想。就如美丽也有腐朽与死亡,而再生的结果,仍然依旧是美丽的结果。

于全胜介绍:烟台市芝罘区文艺创作室创作员,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发表、出版各类文学作品百余万字。多篇作品被收录进不同选本。

作家同写高考作文题_残阳如血

烟台作家 孙美玉

记忆这个东西很美妙也很无奈,它总是顽固地把人带到那些逝去的情景里不经意的一句话、一张照片、一个牵动心弦的风景,便会把人拉回很遥远的记忆中。

多少年了!每当我看到如血的残阳,眼里便涌满泪,涌满无以述说的疼痛和破碎。那时的我并不理解你内心的苦痛,却又不愿探知你灵魂的秘密。

那天,你告诉了我你保守了多少年的秘密,你说,所有的故事里最恶劣最无人性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父亲在女儿身上的兽行却被母亲原谅着。那晚,我没有看到月亮出来,星星也躲了起来。我被冰冷包围着。我理解了你骂畜生般的男人和动物般的女人时的心境和疼痛,理解了你身为妻子的无奈!

然而,谁也无法解脱你。

你孤独不甘的灵魂总想冲出现实的羁绊,你想以歌唱谋生游走世界;你想成为作家,写出你的苦难;你还想&&你有太多太多的理想,然而却偏偏跌入疾病的恶梦。癌细胞早已进入你的身体,你带着疾病苦苦地挣扎着。看着你因疼痛而扭曲的脸,泪水铺天盖地,你在病床上承受炼狱之苦,而我只能无奈地看着你的生命被癌细胞一天天地吞噬。

那天为送你的灵魂远走,我一路颠簸呕吐着赶到你的家乡,永远也忘不了那晚停电,野地里漆黑一片,漫长的等待,漫长的守候,最终,你还是化为一杯尘土。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时间并没有使记忆风化,你仍然鲜活地存在在我的记忆里,并不时地出现在某个夜晚,灼烧着我的记忆。

你瞧,你又出现在残阳如血的风景里,督促着我要活得透彻,要努力把握只有一次的生命。

孙美玉介绍,烟台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专业作家。著有散文集《涉世无忌》、《奔跑的风》,长篇小说《独自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