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话对你说》
初一 记叙文 797字 2814人浏览 冬梅番薯妹

心中有话对你说

昼夜的更迭,时光的变换,竟让我发现,你一直是在独守寂寞。我仍记得,那个喜欢仰望天空的女孩,终是伴着萎落的叶,永远散在没有花香的春天。

——题记 凝,你是没有自由的鹰,纵然拥有傲然的翅膀,却被生了锈的铁链死死困住,也许,你同我一样明白,一旦挣脱禁锢希冀的枷锁,那么我们等到的将是血肉的模糊。突然想到许多年前坐在篱笆外的两个小丫头,信誓旦旦地许诺海枯石烂,日久天长,然而心愿未了,却被种种原因迫不得已的生生阻断。回忆一下戛然而止,停留在你嫣然的笑靥上,纤长的睫毛在和煦的柔光下反射一片金黄,像落在花朵上透明的蝴蝶翼,晕染出阵阵温柔。那些关于你,关于我,关于从稚嫩蜕变为青涩的点滴,被我念作幸福。

凝,当窗台上小小的含苞待放的茉莉花被你捏碎于手心时,你有没有感受到痛呢?对,就是那种抽搐的,长久噬心的痛。我声嘶力竭的哭喊着不要毁了它,但你只有短暂的停顿和微微的颤抖。你平静而又深沉的眼眸,透着刺骨的寒冷和淡漠,随即毫无留恋地转身就走。芳华殆尽。

你说你不喜欢童话,那是甜蜜的毒,也许公主的归属不是王子,而是瘸腿的士兵。我对你说,这真是惊悚的结局, 你对我不屑一笑,只是更沉默的望着天空。一片虚幻的蓝,死在欢声笑语中,褪成灰白。

入夜是殇,弥漫于纸醉金迷之上。我从来都读不懂你,尽管我们是如此熟悉。当我疑惑不解地问你为什么喜欢仰望天空时,你依旧抬头望天,说出我不懂的答案——因为,那是离幸福最近的距离。如梦呓般的话语,却让我不得不在意。

凝,你总是扮演着两种不同的角色:一个是红袖添香的温柔,一个是桀骜不驯的强硬。你一直对我的天真嗤之以鼻,但你知道吗?当年许下诺言的,不是我独自一人,我渴求的唯一一份渺小的承诺,也终将是被你当作一种天真的任性。那时的风拂过脸颊,却吹乱了你我之间原本笔直的轨迹,擦肩而过的瞬间便再无交集。

但是,我总是相信命运的安排,就像你仰望天空的身影此时有定格在眼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