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爱洒向每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初一 散文 1596字 90人浏览 zxcvwell

把爱洒向每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浅谈如何对待特殊学生的一些启示

在我们班有一个“小名人”叫邓珂,全年级的老师皆知。他因为大脑原因,易冲动,易激动,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经常去惹是生非,打骂同学,有一次甚至还咬伤了同学。上课有时突然会叫出声来,有时会钻到桌子底下玩半天,有时就在纸上乱写乱画,学习成绩就更不用说了,字迹潦草,作业经常不交,同学们都对他“退避三舍”,老师们也拿他头疼,无计可施,一节课,只要他安静就是理想状态了。

这学期,刘校长任教我们班的健康课,她一上课就发现了邓珂,但她对他没有听之任之,有节课上,她让邓珂当值日生,专管叫“起立”、“坐下”,开始,邓珂很不情愿,后来在刘校长的鼓励下,他细细地叫了,刘校长送给他一个大拇指,也许是尝到了“甜头”,刘校长说那节课虽然邓珂没有发言,参与到学习中来,但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没有影响他人,也没有钻到桌子底下,下课的时候他没要老师提醒就叫好了“起立,下课。”

也许是刘校长的智慧给了我些许的启示,在这学期的小组学习中,我把他编排到了最能干的一组,并且要求组内学习时一定要带动邓珂,让他参与到其中来,不会说的教他说,不会读的教他读,总之不能放弃他。有次上台汇报的时候,那组的孩子们安排邓珂带读三个词语,读不出来时还在旁边小声提醒,邓珂结结巴巴当了一回小老师,后来在评价时,底下的孩子们都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对这组给予了高度赞扬,尤其是表扬邓珂能勇敢上台,大胆带读,非常棒。此时站在讲台上的邓珂不再是那副扭来扭去嬉皮笑脸的样子了,似乎变得庄重了,眼里充满了兴奋的神情,乐滋滋地下去了。

也许这样的孩子一直缺少一种真正的尊重,他们也许不是聪明的,但也能读懂你目光里的含义,当他们习惯了那种斥责、漠然甚至歧视的时候,他们就用自己的方式表现着自己,引起大家的关注,内心深处,他们是渴望关爱、渴望重视、渴望赞赏的、,也是渴望进步的。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教育,真正做到了爱每一个孩子吗?无论他们是聪明还是愚笨,无论他们是漂亮还是邋遢?无论他们是乖巧还是调皮?我开始静静地观察邓珂,我开始不把他放在特殊孩子一类,要求其他孩子做到的同样也要求他做到。一次放学检查抽屉,有三个孩子的是脏、乱、差、其中包括邓珂的,我要求他们整理好再回家,另外两个三下五除二就整理好回家了,只剩下邓珂弄了半天还是一团糟,他冲着我咧嘴笑,“老师,要得了吗?”我决定手把手教他,虽然他的抽屉很不干净,书本也不是那么整洁,但我帮他把抽屉里的东西全摆到桌子上,然后告诉他怎样摆放课本,怎样整理作业本,饭盒、水杯怎样放,然后把他整理好的抽屉拍了张照片给他看,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满意地回家了。

也许他觉得老师的态度友善了,就越来越喜欢亲近我了,有一次下课,他举着自己的手指头冒冒失失冲进了办公室,“老师,快看,我的手出血了。”我一看,有个手指头擦破了点皮,有很少的血丝渗出,我问他怎么弄的,他说是在家玩的时候弄破的,我拿来一个创口贴给他贴上,贴时他还嘀嘀咕咕说没贴好,有个地方没遮住。我强忍着生气,安慰了他几句,又把创口贴仔细贴紧了点,他这才笑着离去。

近段时间,他的表现“正常”多了,作业按时完成了,上课见我走到身边会马上坐端正,或读书或写字,我也时常去看看他的抽屉,指导指导他写字,课余也

时常找他聊聊天,问问他感兴趣的问题,虽然他有时仍会“犯傻”,但态度却诚恳多了,小脑袋也能像“鸡啄米似”的表示接受意见了。

前苏联著名的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讲:“这些孩子,不是畸形儿,他们是人类无限多样化的花园里最脆弱,最娇嫩的花朵而已”。 班主任的神圣天职,就是在别人对他们失去信心和希望的时候,仍然能满怀信心和希望,善于发现这些孩子自己都未曾发现的才能,给予明确、肯定和扶植,创造出几乎连他们自己都估量不到的成绩来。坚持把爱洒向每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让每一缕阳光都折射出自己的光芒,期待有一天,收获不一样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