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山佛塔的美学意蕴
六年级 记叙文 10343字 242人浏览 笨蛋15个

1 普陀山佛塔的美学意蕴

田蛮蛮

浙江海洋学院人文学院,浙江 舟山,316004

[摘 要]普陀山佛塔是我国佛塔文化的集大成者,它与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紧密结合,蕴藏着中和、神韵、气韵、意境四种古典审美意蕴。同时,普陀山佛塔受舟山特有的海洋文化影响,形成了形象美、动态美、象征美、世俗美的美学形态。(下边,还可以再加一句话)

[关键词]普陀山 佛塔 审美意蕴 审美形态

Aesthetic pagoda in Mount Putuo

Tian Manman

Abstract: Stupa is a perfect example that is combined with foreign civilization and national culture. it spreads from India with commemorating the birth and nirvana of Sakyamuni Buddha. Afterwards, it becomes the building for burring the dead eminent monks. Then it develops into the Chinese grotto temples accompanying the Buddhism pass in China. Putuo Mountain Stupa is an agglomeration of pagoda culture, which close integrates with Chinese history and culture. Mountain Stupa culture has formed unique beauty of neutrality, beauty of romantic charm, beauty of artistic conception, beauty of poetic imagery, beauty of visualize tendencies, beauty of symbol and beauty of common customs. The aesthetic characteristic of Stupa is mutual blended, which embody the diversity in unity, and go forward and surpass step by step in history. Though it is introduced into china from outland through millennium, it always occupy an important position on reflecting the middle way in Zhejiang province’s native culture.

中文摘要改了,英文摘要也要修改。

Keywords: Mountain Putuo stupas aesthetics

一、佛塔的演化

佛塔是外来文明与本民族文化完美结合的典范。塔的原型及其宗教含义是从印度传入中国的。“塔”字首见于东晋葛洪(公元284-364年)的《字苑》,是梵语“Stupa ”的省略音译,此外还有“堵波”、“窣堵坡”、“塔婆”以及“浮屠”等译名。意译应为“方坟”、“圆冢”、“灵庙”等。印度的塔有两种:一种是埋藏舍利、佛骨等的“窣堵坡”,属于坟冢的性质,开始为纪念佛祖释迦牟尼,在佛出生、涅槃的地方都要建塔。后来塔也成为高僧圆寂后埋藏舍利的建筑;另一种是所谓的“支提”或“制底”,内无舍利,称作庙,即所谓塔庙。“支提”式塔传到中国来之后,发展成为中国的石窟寺。原来有舍利的塔,与中国原有的建筑和文化相结合,发展成为中国式的寺塔。中国现存的古塔,大都是这种塔。

2 塔是早期佛教寺院的建筑主体,四周环绕楼观廊庑,塔后建殿。随着佛教本身的发展和中国原有的庭院建筑布局对佛寺的影响,自唐开始,寺塔关系发生变化,塔的地位逐渐衰落,为念经拜佛的殿堂开始升级。先是塔在殿前而后是塔、殿并列成左右相对的形式;再往后就是塔建于殿旁、殿后或另建塔院殿堂,主要建筑殿堂内的佛像成了人们主要的膜拜对象。

佛塔传入中国后,智慧的劳动人民融合了中国建筑传统、审美心理和审美习惯,创造出多种不同的审美形态。从建筑材料来看,中国的佛塔不再拘泥于印度石塔,而是淋漓尽致地发挥了砖、木、石等结构材料的长处,和谐地配合使用,出现了木塔、砖塔、铁塔、铜塔、金塔、琉璃塔、水晶塔、玉塔、珍珠塔等;从所纳藏的物品来区别,有舍利塔、发塔、爪塔、牙塔、衣塔、钵塔、真身塔、灰身塔、碎身塔、瓶塔等;从塔的形制来看,形成了阁楼式塔、密檐式塔、亭阁式塔、花塔、覆钵式塔、金刚宝座式塔、宝箧印式塔、五轮塔、多宝塔、无缝式塔等。多姿多彩的佛塔体现了不同时代的审美情趣和建筑风格。但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形制的塔并没有完全严格的界定,许多塔被中国的工匠们组合在一起,以适应审美的需要。如楼阁加复钵、密檐加复钵或三者合一。

在西方国家,人们采用哥特式的教堂建筑来体现宗教直指苍穹的超越世俗性、提拔耸立的威严崇高性以及独一无二的忠诚纯洁性等审美特征。而中国却用其传统文化的强大的张力化解了以出世为终极指向的宗教精神与强烈的人间关怀之间的悖论。其中禅宗一派主张在日常生活中,在活泼的生命中,在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中达到妙悟,去体验那无限的、永恒的、空寂的宇宙本体。在这一美学思想的指引下,中国的佛塔不再只具备塔埋藏舍利、藏经奉佛、供信徒礼拜的功能,还衍生出了诸如登高游览、瞭望敌情、导航引渡、点缀寺庙的功能,如杭州钱塘江畔的六和塔除了登高周览江山景色外,塔身上的塔灯是夜航船舶的航标,河北定州的料敌塔顾名思义建塔初衷为观察敌情。当然了,高峻挺拔的佛塔形象打破了传统建筑惯于平面的铺展的格局,如《洛阳伽蓝记》中提到的永宁寺“合去地一千尺”,然而这种高峻又很快被群体组合建筑惯性所吞没,不再单一和突兀,与周围的寺庙、自然景观融为一体,逐渐发育成为古迹名胜而引人瞻仰欣赏,此时的佛塔,不再不以体现佛教象征主义、神秘主义美学思想为目的。但是我们无法否认佛塔独具一格的审美文化价值,它从浓重的佛教神圣氛围中显现出来的崇高和优美、千秋伟构、姿容万千,给人以精神的陶醉与美的享受。

二、普陀山佛塔的古典审美意蕴

佛教自唐代佛教传入普陀山后,历宋、元、明、清直至于今,千余年间,虽经几度沧桑劫难,但屡废屡兴,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丰富多彩的普陀山佛教文化,与山西五台山,四川峨眉山,安徽九华山,并称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扬名世界佛坛。普陀山素有“海天佛国”、“南海圣境”、“第一人间清净地”之称,山上寺院林立,佛教氛围浓郁,鼎盛时期,全山共有3大寺、88庵、128茅蓬,4000余僧侣,史称“震旦第一佛国”。古今无数的帝王将相,文人墨客,善男信女在此留下了许多的诗词歌赋、楹联匾额、摩崖石刻、疏铭传表、山志、游记、碑刻、序跋等。其中寺塔建筑典雅精巧,佛蕴深远。佛塔不但是宗教崇拜的象征,而且是中国传统建筑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审美对象之一,为我国人民所熟悉,所喜爱。研究普陀山佛塔的美学意蕴,旨在让观赏者深刻领悟佛塔文化的价值意蕴,明确普陀山宗教文化的历史地位,提升和弘扬普陀山宗教审美精神,丰富宗教文化的审美理论研究与应用。

1、 普陀山佛塔之“中和”美

“中和”是儒家美学思想的重要概念。最早见于《礼记·中庸》:喜怒哀乐之未发

3 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有焉。这里的“中”是指对立的两个因素或两个极端的中间。佛家在艺术和审美领域提倡“致中和”,即所谓“尽善”、“尽美”、“文质彬彬”,所谓“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发乎情,止乎礼仪”、“温柔敦厚”等等。中和是中国古人的人生境界感性显现,表达对天地境界的贴近和对和谐的生存样态的向往。它的基本内涵和审美特征包含着对立因素的折中、调和,包含着多样性的统一。因此中国的文化善于容纳、吸收新出现的、外来的对立因素和有差异的因素。当印度的佛塔来到中国,那层层向上挺拔的塔身将人们目光引向上苍诉说着佛门教徒摆脱现实苦难的至诚愿望。然而中国传统建筑由于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多是向平面展开的组群布局来烘托宏伟、浩大的气势少有强调单座建筑。此时,中国文化显示了强大的化力,用多重的水平线来削弱佛塔的拔高之势,从而在立面上取得一种垂直与水平构图的“中庸”之美。

以普陀山上的元代名塔多宝塔为例。此塔位于普济寺莲花池东侧,因塔顶作宝箧印经塔的形状,故归为宝箧印经塔。五代时期吴越王钱弘俶,仿照印度阿育王建造四万八千塔的故事,制作了八万四千小塔,作为藏经之用。因其形状好似一个宝箧,内藏印经,故称宝箧印经塔,又名阿育王塔。

多宝塔四面五层,双层塔座,每层挑台石栏刻护天神狮和莲蕊,与西方哥特式宗教建筑用坚硬的石头,垂直向上的尖顶体现崇高美,表现宗教的意识狂迷不同,高 18.17米[1]的多宝塔显出其“敦厚”的气质。它是平和的、宁静的、渐进的,不再具有“一览众山小”的盛气凌人之势了。

汉地佛塔的级数,一般为奇数,多宝三层塔身;塔的平面边形为偶数,多宝塔亦属此之例。古人认为,天数为奇数、阳数,有上升、前进、生长等意;天在上,向高处发展要用天数即奇数。地为偶数、阴数;地在下,平面展开要用地数即偶数。佛塔建筑的这一奇偶结合,象征天覆地载,吉祥如意。这似乎能验证先秦老庄美学中“与天地并生,与万物齐一”的最高审美理想。且《易经》中乾卦的“飞龙于天”,象征着阳刚之美;而坤卦的“牝马行地”,则象征着阴柔之美,两相比较,前者于运动之中见气势,后者于运动中见韵律,两者结合,即生成“和谐”的审美意蕴。

中和之美还表现观音的由男变女的转变上。话说观音从印度来时是男性形象,在敦煌佛画里的观音就留有印度式的两撇小胡子。至唐代观音已完全变成女儿之身。由此可见来自西域的观音已然被中国化,成为典型的慈眉善目的东方女性了。

2、 普陀山佛塔之“神妙”美

“神妙”有一含义为描写对象的内在精神本质,“妙”这一审美形态是由先秦道家美学的奠基者老子率先从哲学层面提出来的。先秦时候将”妙”作为脱离了哲学的审美概念也已出现。如宋玉《神女赋》:“极服妙彩照万方,振绣衣,被袿裳。”汉代以后,以妙为美的范围及至技艺之美、声乐之美、女色之美、器物之美、书画之美、文学作品之美、自然之美„„因“神”与“妙”有着内在的一致性,故近代将其组合,为“神妙”一词。

“神妙”的审美意蕴突出表现在龙华珍珠塔上。此塔现陈列在普陀山文物馆内,这是上海许源号珍珠商店老板许蓉初为参加1915年在巴拿马举行的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特地请技艺高超的珠宝工人顾仁生、刘云章等人仿照上海西郊龙华塔花两年多时间制作而成。它采用3648颗人造珍珠饰瓦盖,4328片人造翡翠做底瓦,用大小不一的彩色玻璃小珠串扎檐柱、门窗和栏杆,色彩明朗又古朴大方。塔高108厘米,底径26厘米,八

4 面玲珑,飞檐翘角,每一翘角都悬挂一只人造翡翠小钟。塔身七层,层与层之间有梯相通。每层八面门窗,周设回廊、栏杆,塔刹至上层飞檐翘角皆悬挂彩色珠链。塔内原供有弥勒和罗汉等佛像,今已散失。[2]上海龙华塔是北宋初期的阁楼式塔,此龙华珍珠塔用精湛的工艺,以珍珠、翡翠、玻璃小珠代以砖木混合,更添玲珑秀丽的外观特色。观此塔实令人惊叹、惊喜。黑格尔有句名言:“美只能在形象中见出。”[3]龙华珍珠塔作为审美客体,用其形体、结构材料、色彩、装饰、质地、肌理等构图要素及其所构成的完整、和谐、生动、鲜明的关系,激起观赏者的“愉悦性”美感,牵动着审美主体的情感神经。

当然,此塔的艺术品格不但只因它具备“形式美”而给人以愉悦,还在于它的“艺术美”的底涵,对人类社会的现实生活做出积极而独特的反映。如此“费尽心机”的美塔,包含着许蓉初虔诚的佛教信仰。人们从此塔营造的气氛上,感受到佛光普照的光明,心灵获得皈依。

3、普陀山佛塔之“气韵”美

“气韵”一词首见于谢赫的《古画品录》,为绘画六法之一。气韵是超乎形式与技法之上的总体审美形态,审美对象在直接提供给主题的形象和形式之中,使人感受到不可捉摸的心灵脉动和气质情调。西方的建筑如卢浮宫以相对集中的“实体”造型取胜,表达“天人对峙”、“主宰天地”和“超脱自然”的理想观念,而气韵是我国古代独特的审美形态,强调灵动,挥洒自如、不拘一格,强调变化万千、多姿多彩,与神妙共舞。如多宝塔中形态各异的佛像,皆有飞舞跃动之感。

藏于普陀山文物馆的《楞严经》字塔,充满了人的生命所向往的充沛、饱满的状态和活跃、灵动的特征。此塔系1856年大歙三宝弟子李国宁所书。《普陀洛迦小志》中描述:“用蝇头小楷将77036字的《楞严经》排列成塔形图案,抄写在六尺宣纸上。字塔分七层,高200厘米。基部作须弥座,枋、枭、栏头、回廊栏杆,层次分明。层层塔檐、飞檐翘角,系有铃铛。门窗做拱状,内印饰佛像。塔顶有刹,形如宝瓶。所有图形全部用文字组成,布局清晰,比例和谐。”这座字塔是李国宁花7个半月时间焚香习书,排出心中“浊气”、“戾气”一气呵成之作,气韵顿生。从整体上看,俨然是一座精美的宝塔,然留于纸上,有飞檐、回廊、铃铛诸物,象是一幅佛画,且此字塔由《楞严经》的77036字构成,用蝇头小楷写就,亦是一幅书法作品。塔乎?画乎?书法乎?模糊之中,只感到一股不可抑制的生命的活力汩汩流出,生命的波动中又具有一定的节奏和规律性,似塔中翠铃微响,如梵音入耳。字塔徐徐脱离纸面,飞向前来朝拜的信徒,在其心中筑一座佛之宝塔。

此情此景此感,信徒仿佛得醍醐灌顶之聪慧,这即佛教教义上的“顿悟”。顿悟为佛教关于证悟成佛的步骤和方法,与“渐悟”相对,所谓“一刹那间,妄念俱灭,若识自悟,一悟即至佛地。”

4、 普陀山佛塔之“意境”美

意境最早见于托名为唐代诗人王昌龄的《诗格》一文,为诗“三境”之一,然而它与今 天人们所说的意境相去甚远,不能作为对意境的界定。美学意义上的“意境”是《周易》“意”、“象”和老、庄“象”、“言”、“意”等范畴的结合体,概述为:意境就是人在审美活动中,用心灵去关照外界对象(包括艺术形象)。在把握和领会对象的基础上,充分展开想象,在自己的思想领域里超越外在的形象,从而创造出新的意蕴和境界。[4]意境是个人活动的产物,它

5 以对象为基础又超越对象形态,达到主体心灵与对象形态的水乳交融。这与佛经常说的 “境”、“境界”又有所不同。佛经中的“境”,指心所攀缘的外物,“境界”指人的自我意识所达到的佛家觉悟境地。“境”、“境界”都不是指客观物象和环境,而是指人的主观对客观的感受、体会、认识。美学上的“意境”要比它广泛得多,但在具体的运用中,亦无处不外乎这些基本内涵。

主客统一、情景交融、时空转换、有无相生、言有尽而意无穷、辨证的哲理智慧是意境的六个审美特征,它们彼此相通,相互渗透。意境作为主体的人——包括人的全部情感、意志、认识——与作为客体的审美对象在人的思想领域中的统一。[5]主客统一的极致是“物我两忘”,想那李国宁作字塔时达到精神的自由超越,想必是进入庄周梦蝶之境了吧。

人的内心是无比丰富的世界,“全体的奥林波斯都聚集在他胸中”, [6]当身处于佛教文化浓郁的南海普陀,面对用太湖美石砌成的多宝塔,面对精工巧匠仿制的极具“神韵”的龙华珍珠塔,面对佛教徒潜心创作的《楞严经》字塔,面对浮雕五百罗汉朝观音图的妙湛塔,面对存放名僧谢世后骨灰的四十八愿塔,善男信女们的心在这海天佛国自由释放,收获菩提之心。

席勒曾经指出,在审美的国度里,每个人都是“自由公民”。他说,“在权利的力量的国度里,人和人以力相遇,他的活动受到限制。在安于职守的伦理的国度里,人和人以法律的威严相对峙,他的意志受到束缚。„„在审美的国度里,人就只须以形象显现给别人,只作为自由游戏的对象而与人相处。通过自由去给予自由,这就是审美王国的基本法律。”[7]文人们来了,名僧们来了,他们览胜抒怀、歌讴美景、唱和寄情、参禅悟道。且看元代著名文学家、书画家写下的《游普陀》:“缥缈云飞海上山,挂帆三百上潺湲。两宫福德齐千佛,一道恩光照百蛮。涧草岩花多瑞光,石林水府隔尘寰。鲰生小技真荣遇,何幸凡身到此间。”[8]表达了他对佛法的崇拜仰望之情。

三 普陀山佛塔是现代审美形态

舟山群岛四面环海,大海在人们眼中是个雄伟、壮丽、富庶、神秘的世界。智慧的舟山人民在与大海接触、磨合的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海岛海洋文化,这一点也体现在普陀山佛塔的浓郁的宗教审美文化中。上述普陀山佛塔之中和、神妙、气韵、意境四美,是中国古典审美的集中体现。在佛塔的发展过程中,亦根据现实需要,发挥了海岛人民的创造力,拓展了佛塔审美的外延,丰富审美情趣。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

1、 普陀山佛塔之“形象”美

佛教无相而有相的美学思想创造了为俗众所认可的千姿百态的对象世界的美,以达到“托形象以传真”的宗教目的。

普陀山是著名的观音道场,其实观音菩萨信仰能顺利进入舟山, 并最后“岛岛建寺庙, 村村有僧尼, 处处念弥陀, 户户拜观音”, 与舟山独特的海岛自然条件有关, 与大海有着密切联系。舟山寺院庵堂多供奉观音圣像,佛塔也不例外。1993年6月建成的五百罗汉塔(又名妙湛塔)成四方形,高27.6米,三层塔身均以观音为主角,有鳌鱼观音、毗卢观音、净水观音、紫竹观音、如意观音等,多为众罗汉礼拜观音的盛大场面,观音像雍容大方。在此借用南宋甄龙友对观音像的题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值得一提的是,观音塑像尤其反映了宗教文化与海洋文化的完美交融,如鳌鱼观音是观音像与鳌鱼相连。妙湛塔上518尊浮雕罗汉或老或少、或胖或瘦、或高或矮、或交谈或静思,形象生动,

6 既有了“平民化”的亲近感,也宣扬了佛法平等,不论贫富贵贱,不论贤愚智慧,都有可能修成正果,人人皆可立地成佛的佛家智慧。

佛塔之形象美还体现在造型的对称均衡上。中国古代建筑一个特质便是对称,大至故宫、民宅、陵墓,小至桌椅、首饰、酒樽,无一例外得体现着对称之美。这种美给人以匀称、连贯、流畅的感受。普陀山上的佛塔亦彰显此建筑特色,大都呈四方形,显得安稳而庄严。

2普陀山佛塔之“动态”美

舟山是岛屿组成的城市, 千年的发展, 使舟山这座城市富有了浓郁的海洋文化气息。海洋以动态的身姿傲然于世,灵动的身姿让当地的生产方式、风俗习惯等都具有了动态的灵性。佛教文化是舟山海洋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承载其思想的佛塔很好的表现了其海洋文化的动态美。

佛塔主体——塔身,它是佛塔传入中原后汉化最多的地方。秦汉时期,我国广泛流行神仙方术,以为神仙住在虚无飘渺的天空,有“仙人好楼居”之说。所以,秦始皇、汉武帝都曾组织修建过高楼台榭,以求仙望气,承露接引。正是这种建造“仙楼”的经验和神仙信仰心理,使得来自印度的佛塔来到中国后在型制方面与原先大相径庭,半圆形的覆钵体衍变成了多边形的阁楼式。这种印度佛塔与汉地木构高楼相结合而成的楼阁式塔身,自东汉问世以来,历经唐、五代、魏晋南北朝数百年不衰,成为汉地佛塔塔身的经典样式。多宝塔为宝箧印经塔,这种形式的塔原系楼阁式塔、亭阁式塔塔刹的形式,虽然全塔用质地厚重的太湖石砌成,然而取楼阁式、亭阁式的造型特征的神妙之处,使整塔看起来并无笨重之感。且佛塔的32只雕工精美的张口作吐水状的螭首,塔身底层蟠龙柱上的绕柱蟠龙,自下而上,昂首张嘴,发上翘,体态雄健,给人以动态的美感。

3普陀山佛塔之“象征”美

舟山群岛四面环海,海洋的浩瀚、变幻和海洋生产的艰险、困苦,自然地促使岛上民众寻求一种方式祈福避祸、祈求平安。他们需要有一位“保护神”来护佑出海捕鱼的家人。“度生念切,救苦心殷”、“寻声救苦,有感即应”,有着慈容曼体的观世音菩萨应时而生,让广大渔民找到了精神寄托。多宝塔第三层曾塑有观音三十二应身(文革时遭毁),妙湛塔以五百罗汉朝拜观音为主题,她的美,不是具体的一个美丽的妇女的优美,不是个别的美,她是人们美好祈愿的象征,是希望的寄托,是集诸“美女”之大成的理想美。她的美不仅在于匀称的体态、宜人的表情,也是吸引信众注意力的带给人力量、信心和内心安宁的慈美。

佛塔上的雕刻继承了寓意于物的传统美学风格和传统,反复出现庄严的莲花、浮云、螭首等,都不是仅仅为了表现它们的形态,而是表现人的一定的意念,烘托一定的意境气氛。石栏的望柱柱头饰莲花,这是佛教传入中国的建筑花饰。根据佛经记载:佛陀本为天上的菩萨,准备下凡降临到迦毗罗卫国王净饭王家。佛祖降临前呈现出八种祥瑞之物,其中之一是池沼皆突兀生长大如车盖的奇妙莲花。后来佛教艺术和佛经中就常以莲花来象征佛和教义的纯洁高雅,使人们产生了佛即莲、莲即佛的观念意识。如《华严经》中述,莲花有四德:一香,二净,三柔软,四可爱。莲花便为信徒所礼拜。仰宝瓶状的塔刹,意为佛报生的净土。多宝塔基座四周由下而上分别饰有湍流水波纹、如意祥云、五组重山, 寓意须弥山外围之九山八海,以此衬托佛理之博大精深。塔座上最引人注意的是32只螭首,其中第一层有螭首20只,第二层有螭首12只。螭首,蛇状神物,相传螭首为龙之子,在建筑中多用于排水口的装饰,称为螭首散水。这里用此来装饰塔座,孕育吉祥,免祸消灾。

7 4普陀山佛塔之“世俗”美

世俗美是指平常、凡庸的社会美。普陀山佛塔的世俗美是指其所蕴含的佛理逐渐与社会融合,给你以触手可摸的境界。是将佛教神圣性的宗教经验经由社会化的宣导与转化,成为世俗群众普通共有的信念。是指佛教认同社会的有机结构与互动的成就原理,能与群众共同来维持或建构生命存在形式的理想规范,调整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维持社会正常运作的生活秩序。普陀山佛塔的世俗美另一表现是成为了一种佛家文化的符号,与世俗社会相结合构成了文化美。中国佛塔建筑文化, 既是中国建筑历史研究范围内的一项重要内容, 也是中国佛教文化下面的一个分支。 作为佛教文化的表层结构, 佛塔建筑文化在其发展过程中, 又与世俗文化、地方文化, 以及其它宗教文化相互影响、相互交流、相互渗透, 形成纷繁复杂的关系。把文化当做一种象征符号, 一种信息系统, 研究文化传播怎样受社会心理特征的制约和影响, 是一种文化的互动现象。

小结

普陀山独特的地理位置在带给它“海上仙山”美誉的同时,也使佛教几经兴废。当海寇骚扰严重时,统治者便实行海禁,普陀山被徙僧毁寺,山上建筑的风貌很难被完好地保存。由于佛教本身在中国化过程中的丰富性和多样性,普陀山佛教也不断变化和发展,历史上主要是以禅宗为主,也有一些高僧专精弘阐律宗、天台宗、密宗和净土宗。故佛塔的审美特征也呈现出多样性。如在《浙江旅游景点导游词》中提到,多宝塔佛龛中供奉的佛像“属于古代蒙古族统治者所信仰的佛教密宗的造型”。[9]尽管在普陀山佛教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曾流行多种宗教派别,但强大的中庸思想始终根植于传统文化,又使山上佛塔审美特性相互融通,紧密而不可分割,于多样性中体现统一性,又在历史运动中逐层递进、不断超越。在海洋文化的长沉浸下,佛塔的古典审美意蕴愈发的深厚,而佛塔的现代审美形态也不停地与社会融合,形成了特有的韵味。

总之,普陀山上的佛塔比例合度、结构精密、宏伟壮观、静穆安闲。它们融入海天佛国远离尘嚣的自然环境,与岛上寺院庵堂等宗教建筑完美结合,一起渲染了普陀山浓郁的佛教气息,使人们对净土的追求在视觉、心理上得到呼应而产生对佛教的皈依感。

注释: [1]陈舟跃. 普陀山多宝塔考析. 浙江海洋学院学报(人文科学版) ,2007.(3)

[2]刘侠胜. 普陀洛迦小志. 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1992.31

[3]黑格尔. 美学(第1卷). 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1979.161

[4]朱立元. 美学.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246

[5]朱立元. 美学.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247

[6]黑格尔. 美学(第1卷). 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301

[7]席勒. 美育书简. 南京:译林出版社,2009 .145

[8]王道兴. 陈金生. 普陀山古今诗选. 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1992.6

[9]祝炳松:浙江旅游景点导游词.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4.290

参考文献:

[[1]

彭菲. 论中国辽代佛塔的建筑艺术成

8 就 .http://epub.cnki.net/grid2008/detail.aspx?dbname=CMFD2008&filename=20072254

52.nh. 2007.12.27

[2]路秉杰、杨宇峤. 普陀山多宝塔修缮研究,古建园林技术,2006年(3)

[3]朱立元. 美学.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

[4]陈舟跃. 普陀山多宝塔考析. 浙江海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3)

[5]陈顺宣、张乐初、吴惠清、何梦祥:中国寺庙与菩萨. 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0

[6]刘侠胜. 普陀洛迦小志. 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1992.31

[7]黑格尔. 美学(第1卷). 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

[8]席勒. 美育书简. 南京:译林出版社,2009

[9]王道兴、陈金生. 普陀山古今诗选. 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1992

[10]祝炳松:浙江旅游景点导游词.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