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爬泰山
初一 记叙文 4022字 315人浏览 winniiiii

以梦为马 浪迹天涯——记16年7月22日晚夜爬泰山

从泰山回来已经第三天,说要写篇随想用来日后回忆,三天来一直有事,工作或者生活。今晚闷热,看气温有39度,睡不着,正好。

从进入16年开始,就在忙于收拾心情准备各类“考试,笔试的、面试的、学历的、学位的、比赛的„„工作是日常不能纳入。终于生病,挂水,嗓子几乎报废,加上梅雨季节,只觉得自己快要枯萎发霉变成没有养料的渣渣,赶上周末不值班不下雨不防汛不抗旱,便生起坚决要出门的心,挑战一下自己,看看自己到底弱成什么样,一发而不可收拾。

总有那么一次,要一个人,说走就走。心中眷恋的美景太多,从北到南,在一生中不得不去的几个地方挑选,结合天气、日程、时间,终于决定一个人去夜爬泰山,当晚便定好车票,查好攻略,选好向往的青年旅社,记清路线,想好必备物品,存了几处当地急救电话,甚至决定要穿上棉麻的上衣来搭配自己的心情,只等时间到了,以梦为马,马不停蹄„„龚小姐有意同行,很欣喜,于是一个人的夜爬变成两个小村官的夜爬。

22日晚11点,和龚小姐在红门青年旅社吃了一桶泡面,就开始上山了,不得不说青旅文艺的气息让人很舒服,老板很好,告诉我们要带上小拐棍。那晚没有月亮和星星,只有隐约的灯光和熙熙攘攘断断续续的人群,湿漉漉的雾气和人群发出的声音。

在出发之前,我告诉自己,看到黑夜里晃动的影子不准尖叫,踩到软软的泥土不准尖叫,碰到不明物体不准尖叫,总之,不准在黑夜尖叫。直到下山,还是表现不错的,除了在山顶吃面时无意间看到一只黑色的肉虫正在我的袖口蠕动,说实话,我没有尖叫,只是不敢看压低了嗓音怕得直跺脚,直到龚小姐帮我解决掉,我承认再过一会就要飙出泪来,所以总惹的有人说我比男人还男人又比女人还弱不禁风,至于这点,我也很无奈。

从红门开始上山还没到售票处,两人就觉得腿有点酸,当然不会放弃,买好票拄着小拐棍,欣欣然前往。夜爬的人很多很多,比自己想的还要多,完全不用担心一个人会遇到什么危险,总有一个队伍能让你跟上脚步,也就是这样,省了照明的电筒,哈哈。原谅我记不清一共走过多少个牌坊,只记得每走一段路就要随地而坐,休息的人很多,所以完全不计较自己坐的这块石头是否干净,有一块石头能靠便已经很不错。夜很黑,人很多,只看得见脚下的路和身旁的人,龚小姐美妙的嗓音,支撑着我走了不少的路。每到一段距离,就会发现一块高地,有热闹的商贩,新鲜的水果,热气腾腾的煎饼。我和龚小姐说,每个人都很艰难,为了生计这些人整夜不能睡觉。终于,我们带的两瓶水都喝完了,奇怪的是,同一瓶水山脚2元,再高点5元,再高点又2元,再高点8元,再高点就没问了,我们喝饱了„„途中没忍住诱惑,买了一块8元一斤的西瓜,和一瓶最差劲的水,没有牌子的矿泉水才是5元,农夫山泉8元,喝不喝?

一直在上,不停地上,不知道自己究竟踏过多少石阶,回过头只看到一路明闪闪的光亮。途中听到一个人的随身音响放着《夜空中最亮的星》,突然好喜欢,接下来的几首歌,也很让人舒服,我跟龚小姐说,就跟在音乐后面,走了好一段路,我们竟不知疲倦。然后我们不累,他累了,他坐下休息,我们也休息,心想等等他,那时候我们不知道到了哪里,只知道路很窄很陡,我们都以为是在地图上的十八盘。好一会儿他还不走,我们只好先行。再后来他赶上来了,我们又跟上,然后休息,然后终于我们跟丢了,最后他跑的太快。

天哪!我们都不敢相信,爬了这么久看到了十八盘的路标,也就是说十八盘才刚开始,这时候已经过了凌晨2点钟,体力也快坚持不住,还好有红牛„„走不动的时候就一直告诉自己,就看脚下的台阶,别看太远,一步一步走,这样才不会被自己的目标吓到,这种心理支撑着我坚持到了山顶。在山顶的街市天街,我看到电话预定说要558一晚的仙居旅社,特地打量了一番确定不喜欢之后继续赶路。总是很好奇为什么一路上有那么多摊点在出租军大衣,要知道我是从山脚下就开始汗透了衣服,多亏一路上有阵阵凉风。3:40我们到了山顶,天哪!好冷!山顶的风原来和山脚下完全不一样,这里的风能吹得人想起寒冬腊月天,龚小姐租了一件军大衣,我庆幸自己带了一件薄外套,路边角落平地随处可见裹着衣服熟睡的人,三三两两,也有孩子和老人,我很佩服这些人,好顽强的毅力,不得不动容!

到了玉皇顶,风刮的找不到一个可以停留的角落,和龚小姐坐在石阶上等待天亮,我们都知道,这种天气是看不到云海也看不到日出的,很奇怪,所有的人都和我们一样,看不到又怎样?目标是登顶,留下脚印,证明来过。人群一阵骚动,我也抬起头,一团雾被强风吹走,露出明亮的月亮,前后不到20秒,还好我有抓拍到,夜爬到泰山抓拍月亮,也觉得不错呢。

天大亮了,能看到人脸和周围草木,还是浓浓湿湿的雾气,能见度不到30米,想起上次爬天柱山,一模一样的天气,额,我想我是不是不太适合爬山。我们在山顶吃早点,必须承认,长这么大从没吃过如此难吃的面条,我对那个做面的师傅盯了很久,想看出门道是如何能把面条做得这么难吃,饥肠辘辘也吞不下去一口,后来我想也许那个做面的人只是碰巧穿了厨师的衣服。还有难忘的黑色肉虫。

龚小姐去体验索道了,于是下山,变成我一个人。

从天街下来,我一直很亢奋,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爬到山顶还没有瘫痪没有不舒服。从南天门下十八盘,我惊呆了,70多度的坡度,浓密而窄的石阶,昨晚,我是怎样爬上来的???后来发现不只是我,身边的人也是这样惊讶。下山是个艰难的过程,必须扶着石阶边上的栏杆,不敢向下看一眼,腿真的会抖起来。瞬间想明白一个道理,昨晚能上来,不就是得益于脚踏实地,稳步前进,不好高骛远的想法么,换成白天看到陡高的栈道是否也会腿软退缩?又一想,果然是没有什么是不可挑战的,就怕自己连想都不敢想,到了山顶还不行,有本事下的来才好,这时候就觉得实力真的很重要啊,有实力可上可下自然不用怕了,再说一路上与人交流,相互鼓励,根本没有什么难处,平时生活工作也是这样的道理,哈哈,一不小心就想多了„„思绪带我飞„„„„„„

2016年7月28日晚续写。

自泰山回来之后,就觉得散步10公里是小case ,今晚绕柯大路一圈回来,洗过澡吹吹风,看时间还早,于是决定续写下山。

下山是愉快而轻松的。能看到沿途美妙的风景,回忆昨晚路上感受的凉风来自哪个河谷,看到灵动水声来自哪片水帘,目不暇接。没有了龚小姐的陪伴自然是少了很多乐趣,但下山过程中的偶遇也是一直不断。有的双腿已经不支,走一步歇两步,有的完全依仗拐棍,全身伏在上面亦步亦趋,更多的是能看到上山的人艰难并坚持着要爬向山顶。我轻快的打从下山队伍旁边走过,一路上不停遇到上山的行人询问还有多远,也看到有人在没到十八盘的地方抬头看无尽的栈道选择了放弃。

如果下山和上山时都能看清楚脚下,把遥远的目标放在心里,一个个石阶去征服,旅途的过程就会轻松很多。我庆幸自己明白了这个道理,于是脚步变得更加轻快。一路上摩崖石刻,黄色的菜花,还有野山楂等等、、、都被我记录下来,细腻的不被发现的美景没有一个逃脱我的眼睛。途中遇到几位挑夫,卖力的登着台阶,忍不住又望了一眼走过的台阶,要想着当年,要花费多少人的毅力完成这么伟大的工程。下山正陡峭的地方,有一个泰山老奶奶庙,狭窄的洞口,传出红色的光亮,准备进去跪拜,惊现里面真的坐了一位白发苍苍的奶奶,

在藤椅上闭目养神,被红色的光亮包围着,模糊的视线让我看不清她的脸,我猜是灯油熏的空气浑浊,而我,也的确不敢细看,后来一想如果她睁开眼睛看我一眼,也许我能吓得腿一抖就这么跪了。发现之后,我不打算拜了,一来心诚则灵,二来奶奶年纪大了定是身体柔弱,不能再受烟熏刺激,三来一座庙里有一个真人,让人一眼看穿不想再探究竟。后来到一座庙宇前,虔诚的上了一柱香,给家人祈福。然后拿着我的小拐棍一路哼着歌,看到一棵杏树,心想现在的游客真的文明了很多,不加看护,杏子竟得以保存完好,停下来细看的空隙听到有人问我为什么停下,后说因为跟着我支撑着他走了不少的路。于是聊起来,原来是一位青岛的哥哥,和我一样的是为了登顶而来,不一样的是,我的双腿完好,他的已经不能好好走路,我问他为什么不坐索道下山,他说既然来了,不走完全程太过遗憾,跟我的答案竟然一模一样!于是,就这样愉快的决定慢走等他,一路同行。也是如此,我也许错过了部分风景。我说来自六安,他来自青岛,问我这里能不能看到太阳,我说白天有蓝天白云清风绿水晚上有明亮的萤火虫和星星蛙鸣稻香,就这一句话惹得他感慨好久,发誓似地说一定要来一趟六安霍山,额,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我的确说的是事实,没有夸张呀!礼貌的邀请我去青岛,我说没钱吃虾,哈哈。很快,到了红门,登山出发的地方,各自归程。买了两只冰淇淋,回去看龚小姐。青年旅社就在离红门百米的地方。我太爱那座旅社,红色的院墙,潘山虎的触角,文艺的气息,一定要睡的上下铺,小酒馆、明信片和红色邮箱,破旧的自行车,绿色的院子竹藤桌椅,走廊上各地路过青年的涂鸦„„我想,老板如果是我,青旅也就是这个模样,或者,可以再加一些元素,比如棉麻,比如枯木„„

自泰山回来一直计划写博客,兜兜转转,今晚才马马虎虎完工,漏掉很多风景和心情,但收获总是记得清楚,大概因为现在正在感受。

泰山在我的印象中神秘而高大,王的象征,权的表示,生命的重量,人生的高度,胸怀,气魄„„等等等等。曾想如果有一天能登顶感受荡胸生层云,感受一览众山小,我想我会被自己感动的不行。以为没有勇气没有能力做到的事,就是这样被自己证明可以做到,没有日出没有云海没有关系,我来过这里,这道石阶,曾经很多人站过的地方也有我的脚印,原来我也可以做到,比如夜里爬上泰山比如走出一段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恋,所以,最大的敌人真的是自己。重要的不是目标多高多远,而是脚下正在走的每一步路。雾气很重,照样觉得豁然开朗,感受到朗朗晴空,晒跑我身上久积的“高压霉气”,感恩生命美好!

我会爱上旅行,一个人的旅行,在有限的静好时光里,以梦为马,浪迹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