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里的母亲
初一 记叙文 925字 184人浏览 zhuqingsjtu

烛光里的母亲 陈祥

夜里十点,伴着几句祝福,带着几许快乐,友人相继离去。只有我一个人留下,一个人。 原本拥挤的KTV 房间,突然变得空旷,空旷得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反复点唱着毛阿敏的《烛光里的妈妈》,一直唱到声音嘶哑,泪流满面。

直到无力地放下话筒,出门,下楼,我没有擦去泪水,就让这年夜街道上清冷的夜风和阑珊的灯光与它作伴吧。

又是一年!烛光里的母亲啊,离去整整五年。今夜你的世界里,是否依然点着一烛清冷的光,是否依然在做着布鞋,是否依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趴在桌上写作业的我? 儿时的乡村,蜡烛与柴米油盐一样,成为每家生活的必需品。

母亲说,煤油灯点着心里没个数,太浪费钱了,每晚只点一支蜡烛,只能点一支。 于是,许多个春夏秋冬的夜,我家就不再点煤油灯,而改作烛光照明。儿时的记忆中,夏秋夜晚的烛光,还不如月光清亮,更没有月色的趣味;但春冬之夜的烛光,却比月光好得多,尽管一灯如豆,多少给我清冷的小屋带来一丝温暖。

我的作业并不多,常常一支蜡烛燃不到一半就写完了。于是我就让开位置,让母亲坐到烛光前,而我则趴在母亲的膝盖上,睁大眼睛看母亲缝补衣服,或是纳鞋底。这时,母亲与我便说着我们那几句似乎永远不变的对话——

二儿啊,你长大出息了做啥啊?

进城买大房子。

买大房子给妈住不?

给妈住呢。

还有呢?

上饭痁买好吃的。

买好吃的给妈吃不?

给妈吃呢。

……

而每每这时,母亲总是停下手中的活儿,揉揉我的脑袋,美美地笑了。烛光里母亲的笑容,舒展得一条皱纹也看不到。

后来,乡村终于通上电了。可惜电灯光却不比烛光亮多少,加上经常停电,所以,晚上我家仍然不时点蜡烛照明。只是,这时常常是点两支蜡烛。

不知是不是因为我的作业渐渐多了,我很少与母亲在烛光里说话。常常只听见母亲像是自言自语——唉,这死眼睛……以前就着月亮还能做鞋呢……

但是,我穿的鞋却一双也不少,单鞋,棉鞋,布底的,皮底的……这烛光做成的鞋,伴着我走过初中,高中,大学……从故乡到异乡。

再后来,母亲终于不再烛光里缝补,做鞋了。这时,她的眼睛看她的二儿,都要慢慢走近了细细地看……

又是一年了啊!我烛光里的母亲啊,今夜,你定然不会在烛光里忙着缝补吧?你会看着墙上二儿的一张张照片,静静地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