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三 散文 4857字 2474人浏览 飞飞哥——

21.阅读下面材料,按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

在纽约的一场旧物拍卖会上,拍卖师拿出了一把看起来很破旧,磨损得非常厉害的小提琴。他拔了一下琴弦,发现它已经严重走调。会场发出了一阵笑声。拍卖从10美元期价,直到0.5美元也没有人拍下。这时,一位老人走上台,他拿出一张纸,细心把琴上的污痕和灰尘擦去,一丝不苟地给每一根弦调好音。然后将它轻轻放在肩膀上,开始演奏。美妙的旋律从这把琴中流淌出来,所有的人顿时全神贯注这是他们有生以来听过得最美妙的音乐。拍卖师再次出价。最终以6000美元成交。

要求:自选角度,自定立意,自选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得套作,不得抄袭。

二、立意分析

本次作文属于新材料作文,讲了在一个拍卖会上,一把破旧的小提琴由名不经传到众人热捧的故事。找结果的原因:小提琴为什么变成了有价值的东西,一是有老人的善于发现,二是小提琴本身的价值并未消亡,仅仅是被掩盖了。由此可以得出“借你一双发现价值的慧眼”、“请擦拭心灵的灰尘”等写作角度。此则材料中有两个叙述主体:其一、古琴;其二,调琴的老人。这个颇具象征意义的故事的关键词语为小提琴和老人。在立意时,可以就两个叙述主体任何一个进行分析切入。

比如,

着眼于小提琴,可以有以下几种立意:

①千里马与伯乐。②这个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③美不自美,因人而美。④自身的功底与恰当的机遇。⑤是金子总会有闪光的时候。

比如,着眼于调琴的老人,可以有以下的几种立意:

①点琴成乐。②千里马更需伯乐。③发现人才的人最可敬。④为伯乐击掌。⑤社会需要千里马,更需要伯乐。⑥厚积方能薄发。

为伯乐击掌

世上千里马常有,而伯乐罕见。故常有千里马埋没于庸人之手,骈死在槽枥之间的怪事产生。

当下,人们总埋怨周遭的人才鲜有,我得追问一句:你周遭有伯乐吗?你是伯乐吗? 所以,世上有一伯乐比世上有万匹千里马重要得多,没有伯乐,再多的千里马在屠夫眼中都是马肉一堆。可惜!可叹!

在纽约的拍卖会上,拍卖师与小提琴之间的悲剧跟屠夫与千里马的悲剧毫无二致,没有慧眼识珠的本领,所以,拍卖师在拍卖会上的演奏显得蹩脚十足。但经过老人的三弄两调之后,同样是这把小提琴,它却流淌出天籁之音。试想,没有老人这个伯乐的发现,这把小提琴将永远与尘埃为伴,消失在历史的风尘中。可见,事实再次告诉人们,这个世界不是缺少人才,而是缺少发现人才的眼睛。

琴王子郎朗在成名之前,他走了一截不小的弯路。

他曾在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求学,少年郎朗对他的恩师格拉夫曼说,自己要努力把所有的成人比赛全部拿下!老师追问了一句:你难道还没比够吗?接着建议:学尽可能多的新曲目,等待时机,你能一炮打响。

怎么打响?兴许能遇上著名的音乐家突然生病,你可以当个“超级替补”。 公元1999年,郎朗只是第六个替补,即便是著名音乐家突然生病,也得前五个替补都生病才轮得上他,但郎朗按老师讲的做了。而事情竟真的像老师说的那样,他等待的机会来了,郎朗当了著名音乐家安德烈•瓦兹的替补,一举成名。

正是恩师格拉夫曼这个伯乐,让郎朗这匹千里马在最孤寂最无助的时候,沐浴到了伯乐的赏识之乐。

上海杨元元事件,给我很多启示,一个自尊的女孩被都市的冷漠杀害了。杨元元毕业于武汉大学,在就业的道路上困难重重。试想一个毕业名校,并能把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朱丽叶这个角色演的风生水起的女硕士生,需要多大的勇气才会把生命交付给上帝。这么一个有尊严的女性,最终没有被伯乐发现,而是在寒冷的冬天,用毛巾把自己解决了。如果,上海海事大学有伯乐伸出援助之

手,杨元元会在这个冬天悄然地离开人世吗?世上不是缺乏人才,而是缺乏发现人才的伯乐和为人才提供施展才华的舞台。

时代需要伯乐,我们将为伯乐的出现击掌欢呼。

拥有一双上帝之手(文 尹蒙)

“上帝这双手”这一说法源于基督教,是指耶和华上帝把混沌的原始世界改造为人类家园的那一双“圣手”,喻意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材料中的老人用双手把0.5美元的旧琴轻松升值为6000元的珍品,无疑是拥有一双“上帝之手”。

上帝如何创造世界我们无从得知,可老人如何“变琴”却是我们能够也应该分析与学习的。拭污痕、调弦音、奏琴乐,简单三步曲,就换来绝对让拍卖者笑逐颜开的神奇终局,感叹之余不难发现,是老人善于发现事物价值、勤于改良事物特性,勇于化腐朽神奇的特质让他成功完成旧琴的包装。

拥有一双上帝之手,也可如此简单。

“不要把珍珠扔给一条狗,它会反过来咬你;不要把黄金埋在猪圈里,那和大便没有区别。”这是《新约》里耶稣的箴言,告诫我们的正是“拥有一双上帝之手”的第一要务——要学会慧眼识珠、识金,不然就是„„什么?伯乐相马的故事我们自是耳熟能详,明君举贤的调调也是老生常谈,可是要做到明察秋毫,却又是千难万难。所以,我们不妨拥有一颗平和与包容之心,平和催生理解,而发现则源于平和。盲目排斥,狂妄自大是认识与改造的大忌,明清统治者就是最好例证,“闭关锁国”的策略不仅未能化腐朽为神奇,反而变“全封建”为“半殖民”,他们的手,恐怕只有中国男足的脚能与之相比。

这,便是做到“善于发现事物价值的基本方法了。

做到这一点,下步自然是“勤于改良事物特性了“。若材料中的老人只是对使琴升值的可能性以及具体方法了然于胸,而不付诸行动,一切便是枉然。“勤”是做,如果不做,岂不让你的双手辜负了你的两眼?而做,却又是另一门学问。时机、场合、方法缺一不可,设想老人拿着旧琴躲在一间黑屋子里深情演奏,还会有人掏出一个月的工资然后回家迎接老婆的劈头痛骂吗?自然不会。这就要求我们悟到好处地进行我们的“改造”。

而这自然引出了“勇气”的问题。一切开拓性的创造行为都会在拥抱胜利之前先行接受怀疑、非议乃至恶意伤害的洗礼。布鲁诺、塞万提斯、哥白尼等等都是明证——当然,我们不大可能那么惨烈,可迎接敌意、不屑的眼光的准备与勇气却是必不可少的。

成此几点,化腐朽为神奇、拥有一双上帝之手就易之又易了。

至少,拍卖师该微笑了吧

尘土外的阳光

擦去根根琴弦上的尘埃,调好音的琴弦奏出世间绝唱。

破掉丝丝蚕丝织的冗杂,炼成蝶的生灵舞出灵魂绚丽。

那些尘埃下的琴弦,那些蚕丝中的梦蛹,在刹那之间,感觉到阳光的温暖。金色的光芒在跳跃。让我们孕育希望,等待破茧的瞬间。

因为即使掩盖了光芒,尘土外的阳光依旧在呼唤,在等待。所以,不要放弃。 夜色弥漫,灯影幢幢。你看,那是谁彻夜难眠,心事重重?那是谁忍屈受辱卧薪尝胆地度以漫长时日?对,那是勾践,亡国之君勾践,一个掩盖漫天光芒的车夫勾践。苍天不负的眷顾,又是谁,英姿威武地破吴复国?又是谁多年辛酸后重登王位宝座?对,仍是勾践,充斥执著信念的勾践。他如同那些曾被尘埃岁月销蚀的琴弦,在苍天擦去他身上覆压的尘土之后,终于在世人面前奏出三千越甲破吴的凯歌。

一根一根的琴弦,蓄势待发,阳光在跳跃。

勾践望着多年来最蔚蓝的苍穹,没有忘记,坠江前那执著愤恨而又让人怜惜的眼神。还记得,你与那渔夫的对话,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那孤傲清高的眼神让人痛心。我佩服你那忠贞爱国的赤胆忠心,但是,为何你又那样固执呢?暂时的尘埃又算得了什么?即使是被尘土弄污了袍泽,为何不守得云开雾开见阳光呢?懂你的坚持,却不懂你的偏执。如果你未曾投江而死,而你的所爱的祖国也不至于如水快速地灭亡吧?那么,你的投江其实也是一种不负责任,就因无法忍受头顶的黯淡无光而用死亡来逃避,而弃你的祖国子民于不顾„„

屈子啊屈子,拥有那样卓越的智慧,闪光的光芒也在为你惋惜。即使作一根琴弦,也要等到那醉人的音符,何况,你还是顶天立地的七尽男儿啊!

或许尘土外的阳光很远,即使身遭泥淖重重,但是,如那重获生命的琴弦,如那破茧成蝶的梦蛹,坚持,努力,等到上天揩掉你身上的尘土那便会有阳光肆意的味道。

尘土的琴弦,尘埃下的你我,朝着阳光的心灵,终会赢得光芒的亲睐。 你的价值,阳光会来证实。

见金还需吹黄沙

有道是:“金子哪都发光。”人们都说有道理。但有人在赞同之余,却又不禁起疑。不也有道:“吹尽黄沙始见金?”须知金砖长埋于地下,也会被尘埃秽垢掩去了颜色。从那地下挖出的金矿,便是最好的证明。于是我说:“见金还需吹黄沙。”

都说莲花有出淤泥而不染,谁又知那小荷初露之前,莲叶在污泥中的挣扎。如果莲花如同水草,扎在湖底的污秽中,终日浮在水里一如污泥一般,也就“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如果灵芝如同朝菌一般,过着所谓“不知晦朔”的生活,撑不出巨大的伞盖,而只寄身在朽烂的树干中,一定难免牛马的啃食。即使是翩然立于群鸡的鹤,如果匍匐于地,尽蚓虫之所食,大概也埋没于尘莽之中了,又何来白衣黑羽的卓尔不群?

所以,要想显露真金,埋在漆黑的地层中等待出头只会空费一生,要现出金光,直需吹尽黄沙。

少年才俊即使如王勃,也得作出万古传颂的诗序,才免于只做溺死的冤魂;斗志激烈如薛仁贵,也得有过三篇定天下的奇功,才不至于只做无闻的马前卒;雄才伟略如楚庄王还需要一鸣惊人的壮心和才干,才不只是个耽于酒色的昏君;胸中难平如陈涉,还需举以死国的悲壮,才不仅是个失期被斩的卒子。是金子还是泥土,虽然不由自己说了算,但长埋于地下不见天日,谁又能超乎常形而相马于牲牝?埋在粪土中的黄金,仅仅是地壳元素含量中的分数罢了,并不见得有自我安慰之外的意义,只有披沙拣金,淘尽黄沙,才能铸成镶珠饰穗的皇冠。

金子虽总会发光,却还需未被尘土埋没;提琴若异于柴禾,还需奏出天籁;炮兵上尉要当上皇帝,也得像拿破仑一般自我推销;全身瘫痪要拿到诺贝尔奖,还得学霍金自强。谁也不会给一无所长的矮子备上皇帝的马鞍,谁也不会为一无所事的植物人装上语音合成器。一如谁也不会将泥土造成皇冠,谁也不会将金子弃掷于地。

所以,坚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同时,不妨坚持是金子总让它发光。那宝藏若埋在地下,陷身幽冥,又何以让世人瞻仰?于是我说:“吹尽黄沙始见金,见金还需吹黄沙!”

人可生如蚁而美如神(文 刘昕星)

每个人生来都是那破旧走调的小提琴,而最终能否奏出如流之音,只在于能否擦去自己尘埃,调对自身音调。——题记

这个人,由万分之一的偶然,来到了这个世界。

一声啼哭,惊起了张张陌生笑脸,带着泪与汗的笑脸。

这个人此时是多么的丑,皮肤皱着,血丝积着,还哇哇地哭着。没有人能从此刻看出他日后能做出怎样的大事,怎样的成功,他就像破旧的小提琴,没人知道日后他能否奏出美妙歌曲。因为,他那么的丑,仿佛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丑得可怜,于是又继续可怜地哭着。

日子像调皮的孩子,踩着鼓点的跫响,越过人们身边。而这个人此时也正是一个调皮的孩子。没人相信他会做出什么大事,因为他太调皮了,他用弹弓把邻居的鸡打死了,又用木棒把树上的蜂窝捅下来,还嬉闹把邻居的孩子推下水了。

似乎是这样,他太顽皮了,顽皮到人们都觉得他会顽皮一辈子。但是,他的母亲却不这样认为。

只有他的母亲如此这般地相信他,指引他。

他不在乎孩子此时打闹的伤痕,不在乎顽皮唱出的反调,因为她相信他,尽管他丑得如蚁,但她坚信,他会美得如神。

十八岁的生日在一场雨季后结束。青涩的少年眉宇间也似乎多了份坚定。但是,那只有一点点,并且,一闪而过。在十八岁的夜里,他听着夜雨。回想到曾经的点点,自己用弹弓把邻居的鸡打死后,母亲将自家的带去,并带着辛酸的笑脸。自己把蜂窝捅下后被扎着头脸,是母亲爱惜地帮着擦药;自己把邻居的孩子推下水,是母亲连忙叫人帮忙把那人拉上来„„自己闯了那么多祸,但母亲总是那么微笑地教导,让他内疚不已,他懂得了什么。

转眼,盛夏披着它的潮湿与热气来到他的生命里,而他,也像盛夏的年纪,光芒而有活力。

站在人头涌动的十字街头,他昂着自信的脸,或许,没人会相信他是曾经那架破旧的提琴,就像没人相信那时的他会成现在的样子。但是,只有她,会那样矢志不移地相信他,帮他除去身上的尘埃,为他拨正弦音。此时,正在街的那头,微笑着走向他。

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她让你如蚁一样生出,又用她的爱让你如神一样伟大,让你从破旧的小提琴奏出高山流水。感谢她吧,也感谢帮助你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