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伯家的苔丝》——一曲女性的悲歌
初三 读后感 0字 256人浏览 火心狼爱娜娜

《德伯家的苔丝》——一曲女性的悲歌

《德伯家的苔丝》是哈代的代表作,是“威塞克斯系列”中的一部。它描写了一位农村姑娘的悲惨命运。哈代在小说的副标题中称女主人公为“一个纯洁的女人”,公开地向维多利亚时代虚伪的社会道德挑战。

偶然的机会使苔丝的父亲知道自己是英国著名武士家族的后代,家庭的拮据使她的父母想要利用这个古老的姓氏改善生活的想法。他们希望漂亮的女儿能到附近一个郡上与同姓德伯的富裕家庭攀亲戚。苔丝本来不愿接受这一提议,但因为不小心害死了家中仅存的一匹马,她觉得必须负责,所以不得不接受这一提议。德伯家的公子亚雷看上了苔丝的美貌,处心积虑诱惑她,利用苔丝的绝境诱奸了她。苔丝愤而离开了德伯家,不久怀孕生下一个孩子,不幸孩子过早夭折。苔丝第二次离家做工,在牧场上遭遇了安吉尔·克莱尔的热烈追求,两人渐生情愫。苔丝对文质彬彬颇有知识的安吉尔十分崇拜和热爱,几次想把自己被奸污的事情告诉他,都阴差阳错地没能办到。到了新婚之夜,苔丝终于找到机会将以前的事向安吉尔全盘托出,本以为会得到他的谅解,没想到安吉尔没能原谅她。这以后两人分居,安吉尔独自去巴西发展事业,而苔丝则留在家乡艰苦度日。命运却在这时安排她再次和穿上牧师黑袍的亚雷再次相遇。亚雷对苔丝的情欲很快击败他那根基不牢的宗教信仰。他不顾苔丝已为人妻的事实,对她死缠烂打,利用苔丝娘家的窘境逼迫她同他同居。不久,安吉尔从国外归来,找到妻子表示悔恨自己当初的冷酷无情。在这种情况下,苔丝痛苦地感到是亚雷使她第二次失去了克莱尔,并愤怒地将其杀死。她找到克莱尔并与他度过了欢快的五天时间,最后她被逮捕并被处以绞刑。

苔丝在作者的笔下是一位美丽淳朴的乡村姑娘,作者哈代将她塑造为爱和美的化生,对她的悲剧命运赋予了极大地同情,他在小说的副标题中称女主人公为“一个纯洁的女人”,一个女人纯洁与否不在于她是否曾经失身,而在于她的精神是否纯洁,她是否有改变自己处境的愿望。很明显,苔丝就是从作者道德评判标准中走出来的文学形象。哈代通过对苔丝这一悲剧形象的塑造和对她的褒贬态度,向维多利亚时代虚伪的道德标准发出挑战。

苔丝的悲剧显然是当时的整个社会环境造成的,不是仅由一个因素,一个方面导致的,悲剧的形成不仅有家庭的,社会的原因,也是有苔丝自身的性格导致的。

首先,纵观整本书,得到的初步印象,苔丝的悲剧与书中的两个男人亚雷和安吉尔有着直接的联系。富家公子哥利用苔丝的年幼无知,骗取了苔丝处女的贞操,使她成为人们眼中“堕落”的女人,受到社会舆论的非议,成为一个有罪的人。亚雷对苔丝的伤害不仅是在名誉这方面,而且对苔丝的整个身心的伤害也是

持久难消的,她使苔丝从心里上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罪的人”,使她在追求自己幸福的时候有所顾忌,不敢放开,导致后来苔丝婚姻的失败。在第二次见到苔丝后,尽管他已经做了牧师,但却很快被自己的情欲打败,再次接近苔丝,他利用苔丝陷入的窘境,逼迫苔丝做出选择,成为他的情妇,使她失去了重新拥有安吉尔的机会,窒息了她追求幸福的愿望。所以说苔丝的悲剧很大一部分是由这样一个花花公子导致的。出生于资产阶级家庭的亚雷,经济基础殷实,他不仅是粗鲁卑俗、胡作非为的乡间恶棍形象,而且是虚伪的宗教和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代表。苔丝再次和亚雷见面的时候,亚雷居然已经当上了牧师,向农民滔滔不绝地宣讲圣经。作者通过亚雷形象的塑造,毫不留情地暴露了英国社会的黑暗和宗教的虚伪,其批判的力量力透纸背。

而另一个男人——安吉尔,虽然是苔丝极端崇拜和热爱的接受过新思想,有着离经叛道思想的新青年,但在面对苔丝失身这个事实时仍无法摆脱传统观念的影响。在得知苔丝曾经失身之后,他的本能反应是“多么令人心痛啊,世界上再也不存在这么好的苔丝了!”,他完全不顾曾经对苔丝那么深刻的感情,他只关注苔丝已经不是处女这个事实,他觉得苔丝欺骗了他,将他的生活推入了暗无天日的深渊,所以,他带着这个想法与苔丝分居,甚至将苔丝抛下自己独自前往巴西。是他间接将苔丝再次推向亚雷,推给苦难。很多人也许会为他辩解,说他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被骗的事实,他最后不也悔恨了并想与苔丝重新归好。但,只要一想到苔丝再见到他时,悲哀地呼喊着“太晚了,太晚了„„”我就无法原谅她对苔丝所做的一切。如果他当初肯站在苔丝的角度看待那件事情,肯放下那些所谓的自尊和世俗偏见,怎么会太晚呢?苔丝曾经向他写过那么多信,带着乞求,带着呼告,如果他真的肯用心去感受苔丝心里面真实的情感,那他怎么会无动于衷,在那么长一段时间里对苔丝不管不顾,以致苔丝陷入经济和心灵上的窘境。苔丝最后会选择走上那条不归路,是因为她已经动摇了对安吉尔的信心,为什么安吉尔从不给她希望,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回复,苔丝都会坚持下去的,可是他偏偏这么狠心,他以为只要他想要,苔丝会随时随地感到他的身边。我觉得安吉尔对苔丝的伤害更多的是心灵的,他不顾苔丝那颗想要被拯救的心,在那颗心已经带伤的情况下又撒上盐,使苔丝的伤势更重了。

苔丝悲剧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她自身的性格导致的,典型地体现了哈代的宿命论。苔丝是一个美丽,善良,孝顺,真诚的女子,这些品质本该被称颂,但在这部作品中却是苔丝最终走上毁灭的内在动因。苔丝秉性淳朴,厌恶趋炎附势,她本来根本不可能会答应父母到富裕的德伯家攀亲戚。可是因为她与弟弟去送蜂蜜的时候路上出了意外,把家中仅存的一匹老马弄死了。苔丝觉得这件事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因于她的疏忽,她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助家庭摆脱困境,所以才会答应去德伯家,这就为她的失身埋下了隐患。对于德伯家的花花公子,苔丝也一直保持着警惕,但德伯帮助她脱离了被人围攻的困境,并告诉她自己如何给她的家人带去优惠,正是因为苔丝对德伯心存感激,才会使她放松了一直绷紧的神经,让德

伯有机可乘。苔丝后来遭遇了自己的爱情,她本来可以和克莱尔有幸福的婚姻,可是认为自己有责任把自己的一切都让爱的人知道,否则对他就是不公平,所以她把不幸的过去向丈夫坦白了,结果丈夫没能原谅她,使她不得不承受新的苦难与折磨,这样的悲剧也是由她的性格导致的。另外,当她第二次遭遇德伯时,她明知他存心不良,会毁掉她向往的新生活,可是由于自己的父亲刚刚过世,母亲带着年幼的弟妹生活困难,她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助他们过得更好,所以最终答应与仇人同住一个屋檐。这件事依然是苔丝的责任感在起决定性作用。

很多人会说,苔丝的个性不是应该被肯定吗,虽然她的个性导致了她的悲剧,但还是无法否认这些优秀的品质有存在价值啊!没错,苔丝的很多品质都应该帮助她过更好的生活。但当时的环境显然是制约她追求幸福的阻碍。她对帮助她的德伯产生感激之情是人之常情,是一个正直的人该有的反应,但偏偏她遇上的不是一个真正无私帮助她的好人,而是一个带着目的施舍的恶棍,她利用苔丝的放松警惕占有了她,作者借此披露当时社会的黑暗,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对乡村淳朴善良的风气发起进攻。苔丝向安吉尔坦白过去的事实,是一个真诚的人的表现,可是得到的确实安吉尔冷漠的对待,那是因为当时的整个社会仍无法原谅少女失身这件事,男人可以在外面肆意破坏女子的贞操,而社会却无法容纳一个失身的女子,即使女子是被欺骗的。当时的社会是多么虚伪。当苔丝再次遇见德伯时,苔丝之所以放松警惕,是因为她以为宗教信仰对于德伯具有约束力,德伯不会对她怎样,可是事实是,德伯可以很快穿上牧师道袍,也可以很快脱下,宗教对人的束缚在他身上根本不起作用。哈代借此也讽刺了宗教的虚伪。

一百多年多去了,伟大的哈代先生也离我们远去了,但他塑造的苔丝形象却永远留在世界文艺长廊中,成为其中悲剧形象的典型。我们读《苔丝》,不仅读到作者对传统道德的超越,也读到了苔丝所拥有的巨大的人性魅力和灵魂魄力。转换了时间与空间,名著成为了永恒,但希望新时代不会再有另一个“苔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