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社会的看法
初一 记叙文 2191字 1193人浏览 菜菜菜菜96

星期五,和往常一样,爸爸不知道又飞哪去了。于是第一眼看见的,还是那天真的弟弟,坐在电脑旁边玩着。很自然,我是对游戏不是太感兴趣,但看到别人玩自己也真的很想玩。于是我就跟弟弟一起玩了起来。

一直到九点接近十点左右,爸爸回来了。不,不是回来了,而是在房间里刚出来。我估计也是睡到现在的吧。他看了看我们,没说什么,直线朝浴室走去。我游戏正在打BOSS的最后一条血的时候,爸爸出来了。大声吼了一句,真搞不清楚到底谁招惹他了。我闷闷不乐,因为这个BOSS我打了可是接近10分钟的啦!可恶,不过也算了。被赶走就被赶走吧。本想顺手把Q下掉,却招惹了再一次的吼叫。到底谁招惹这头谁都不想鸟的狮子啊!我硬撑着下掉了Q,心里可是扑通扑通的响啊。回到房间,躺下,看着天花板,静静的闭上眼睛正要睡觉,却被自己裤子里校卡的别针扎到了。痛得我直跳起来。“喔喔”的摸着自己的大腿。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校卡的时候,发现自己里面还有两块钱和一盒“炫脉”牌子的口香糖,下午回家跟同学一起吃掉了4条,里面只剩下2条。我自己拿了一条,拨开纸,直接往嘴里扔。搅了起来,心情明显好多了。我边搅边想,一个自己以为是恶作剧的念头飞过,一个校卡;一盒炫脉,里面只有一条的;两块钱,和我写一张纸:

我是一个公学初三学生,在回家的路上捡到了一个校卡,那是官田学校的学生。我几乎每天都有课,所以我基本没时间把校卡送过去。希望哪位能帮忙把这个校卡和两块钱送回去。里面有一条炫脉,祝你搅的开心,好人一生快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写完之后,我看了看时间,公园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关门了。我快步走了出去,直线朝公园走去。上了公园的山顶,我在一个石板做的桌子旁边的石板凳子坐下来,大口大口的吸着新鲜的空气。即使很晚了也有很多人在公园里散步的,那些脖子上围着毛巾,穿着运动服的叔叔们在排成一条线,围着公园打。过了一会儿,公园的保安上来提醒人们时间了,其实就是叫我们出去嘛。我躲在偏僻建筑的后面,直到外面没有了一丝毫的声音,我才从建筑物上面跳下来。走到刚刚的石板桌前,思考了片刻,我就从口袋拿出了那些东西:一个校卡,两块钱,一盒炫脉(里面只有一条的),和一张纸。我把纸平展开,把钱放到了中央,校卡压着那两块钱,炫脉就放在校卡的旁边。我知道纸轻又打,所以在地上捡了一个石头放在上面。便匆匆翻墙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在学校没有见到一个把校卡送来的好心人。当然,一开始我就没指望什么人会送来,以为现在的社会,简直黑暗到了最底层。可是,我的想法却被打败了。

在一个让人心里郁闷的雨天。我和往常一样,两手捧着脸,无精打采的听着老师讲课。直到放学,和我一起回家的兄弟先“跑”了。我一个人,在这个下着牛毛细雨的小路上低着头走着,有伞也不打。当我正要走出校门的时候,一个瘦削的大伯叫住了我。他全身脏兮兮的,衣服破破烂烂,背上还背着一个麻布带,大大个的。手上还拿着一根拐杖。我就知道这个大伯一定是个要饭的。在我还在打量这位大伯的时候,我就已经听到不远处的同学们好像在议论着我们。对着我们指手画脚。我就马上觉得不耐烦了。我正要发火的时候,哪位大伯从后面的包包里面拿出了一个被抹黑的校卡。他拿出来后起先是看了看,然后又拿自己的袖子把上面的黑色污迹擦掉。然后手拿着校卡伸到我面前问:“这是你的吗?”我突然头脑一阵,醒了过来。只是手接住了校卡,在一旁愣愣的发傻。那位大伯接着说:“我没读过多少书,那张纸上写的我不打清楚,我只是觉得写那张纸的人好像要我把它到这里来。我是跟着这个校名来的。“哦对了纸上好像写这什么两块钱,我没看到。”然后他就身离开了。我还是呆呆的望着他许久。他在走下学校下坡的时候,脚滑了一下,我也紧张了一下。不过他没有倒下,还是弯着腰,背着他的大袋子继续走着。接着我又愣了一下,望了望手中的伞,快步追了上去,把老大伯叫住了。他迷茫的看着我,我把手中的伞放到大伯手上。轻声说了一句:“你拿着吧,小心路滑。”便身走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回到家后,爸爸妈妈质问我伞的下落。我始终对这些一个字不说,爸爸也因此发了很大的火。我也挨打了……

这件事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几乎快忘却。但是那个瘦削的身影,那是在我晚上吃夜宵的时候。看到他做在隔壁邻居家店门口的阶梯上。他坐着,手里端着一个盆子,盆子里有四分之一的清水,水上泡着一个烧饼。他在用手翻滚着那个烧饼,显然是让烧饼吸水多一些,这样开起开就膨胀了许多。在我的脑里瞬间飞过一个感觉,那个感觉不知道怎么表达,只是在那个时候,我全身发冷了一下。于是,望向远处的“武汉九九鸭”,然后身朝烧饼的地方走去。我把吃夜宵的五块钱全都买了烧饼,提着那个袋子走到了这位老伯的身边坐了下来。我从袋子中取出三个饼放到他的手上。自己拿起一个吃了起来。他手里拿着饼,愣愣的看着我吃,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把饼放到盘子里翻滚起来。我看了他一会,他对我笑了笑,我便迅速低着头吃了起来。虽然现在很晚了,但我还是感觉,有不少的路人在低声说着什么。我不理会他们,吃着自己手里的烧饼。就在我快吃完第二个的时候,大伯站了起来。盘子里的烧饼一口都没动过。他身走了,我看着他消失在不远处的弯角。迅速的吃完了手里剩下的饼回家了……

那次过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瘦削的身体了。但现在想起来,总是会有些叹息:为什么好人却不能和平常人一样生活,那些没心没肺的人占据世界,却没有得到一丝毫的惩罚,难道这就是上帝的公平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