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那一轮太阳
初一 散文 956字 235人浏览 暮云紫梦

我心中那一轮太阳

让她自己上学去,有车子不骑,天天这么娇惯她,我看这天下不了雨,下了雨再说!爸爸一把拉住了正要去开车送我上学的妈妈,我渴求的看了妈妈一眼,妈妈无奈的摇了摇头,谁叫家里爸爸是“老大”呢?我恶眼狠狠的向爸爸翻了个白眼,“咣”的一声把门摔上,飞快地跑下楼。

这种情况时常发生,在我的印象中父亲这个词向来是冷漠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自己一点都不关心我,却还要阻止妈妈疼爱我,在我的身边的似乎从未感受过父爱。 乌云越压越低,狂风吹的树木在风中乱舞,明明才刚刚上午却已快要像晚上一般的黑暗,雨如同我“存”在眼里的泪水,即刻便可倾泄而下,它是否也受了委屈呢?

我用近乎飞的速度冲到学校,谢天谢地,还没下雨,走到班里,我见同桌丝毫没被风吹过的迹象,便问:“你怎来的?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冷”。她得意地笑了笑说:“我爸看天气预报说要下雨,非要送我上淀粉,怕我出校门的时候淋湿还特意给我带了伞,我爸好吧?”我目光呆滞的看了看她,点了点头,回了一个勉强的微笑,然后一步步挪到了座位上。她的话如刀子般一点点剌痛我的心,原来父爱真的存在,只是我未曾感受到。

该来的总是会来,雨如期而至,千万雨丝霎时间倾盆而

下,隔着窗户也能听见“哗,哗”的雨声,我的也情也越来越压抑,扒在桌子上,泪水不自觉向下倾泻。

但至少天无绝人之路,在我既将放学时,雨渐渐停了下来,但天依旧未放晴,太阳还是不肯露面,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推车子走出校门。在我刚要骑车子走时,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叫住了我,我知道是爸爸,我呆住了,心想:他来干什么?一定没什么好事,我不情愿地走到他身边,冷冷地说了句:“干嘛?”他看了看我,随后递给我一把伞,我有些惊奇的看了看天空,又问他:“不是没下雨吗?送伞干嘛?”他说:“刚下雨那会我就来了,怕你浇着,在这儿等二个多小时,怕你回去路上挨浇,给你送把伞,行了看见你没挨浇我就放心了,回去吧!”

我骑上车子,手中紧握着那把伞,它此刻变异常沉重,这时我才回想起,小时候陪我玩风筝的是妈妈,风筝掉了捡风筝的是爸爸。我考了99分鼓励我的是妈妈,在一旁板着脸看我错题的是爸爸; 我学自行车,在前面扶着我的是妈妈,放手让我去做的是爸爸,父爱无言,原来它一直在我身边。

我抬头望天,太阳终于露面,我心中也升起了一轮太阳,那太阳里满是父爱,好暖,好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