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新的一年
初三 其它 1492字 297人浏览 GoodboyEXO

写给新的一年(2007)

一场新到的风雪,没有寓意,如同这新到的一年,只是还要继续的生活。

如同此前的茫然,如许的犹疑与困惑仍未有消释,想过是否可以不再去做看似无谓的探寻,放弃这条旧路,一时的偏离或可得到长久的解脱。这一年中,确曾试图转移自己的视线,从天空而望至脚下,收敛心神而专注于厚重的书本,去过另一种平乏无味的生活。那一段时间,每日里复习资料不时地填充,计划改了又改,开始认真地读书,做题,且不时从头脑中清除那些足以扰乱其时心神的幻想杂念。我是在努力地排斥自从前生活中遗留下来的一切影响,而去适应一个存在着多数人的世界。直到今天我也不能否认,那确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虽有艰难,却实是可以通向一条光明的坦途。遗憾的,我选择了放弃,没有需要细述其间的反复,只能承认,我不是一个勤奋的人,也没有毅力和足够的坚韧,于此我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

我终于选择写作。在这样一座钢筋水泥的巨大丛林之中,选择写作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身边的人少有支持,我的心里也是仍有忐忑。生存是刀,有锋利的刃,慢慢的切割着那些桀骜不驯的尖锐棱角,我没有强悍狂傲的性格,却仍是因着本能的叛逆驱使而不能幸免。走在街上,有时会诧异于这座城市的繁化,迷离的灯火,汹涌的人潮车流,不断兴起的高大建筑填充着日渐拥挤的广阔空间,甚而在某一个熟悉的地方也会迷失了方向,抬头望去,整片天空都已隐藏在了楼宇之后。这是我生存其中的城市,也可算是我一时的归属,但我生存的意义是否也是包容于这座城市,又或者是迫切的需要着这座城市的认可而不能心存侥幸。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有这样一句台词,“有些鸟是不会被永远关住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是的,如若始终向往着自由,再过坚固的城墙也不能使人望而却步,昂扬不屈的生活,在未知的痛苦面前宁愿选择壮烈的生命而不屑于沉沦的苟活,既是自己的选择,便可以勇敢的担当。

而至于如何的担当又要时刻的保持警醒,不可偏执。想起在某一封回信中读到的一句话,“读你的诗和信让我感受到生命底层的一些苍茫与悲伤”。我若接受了这样的说法,相对于二十多岁的年纪未免显得有些矫揉造作,但在写出这句话的人和其他与我较为亲近的少数人看来,”生命底层的一些苍茫和悲伤”又未尝不是一句中肯确切的评语。又或者,我是个年轻人,总是过于看重自己,这样的趋势愈演愈烈,身上那些潜藏的症结便不可避免的凸现出来。一般情况下,这样的时刻发生的变化是难于自觉的,而在他人眼中就分外的明显,“苍茫”和“悲伤”只是相对委婉的说法,我的另一个朋友就不会这样的客气,每次打电话给她,她总是这样结束我们的谈话,“再好好想想吧,其实你呀,就是有病!”是啊,这确是一种病,因为时时都在发作而成了一种习惯,或许终于有一天会使我彻底地麻木,这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或者,在什么样的年纪就要做与之相合的事情,想与之相合的问题,至于是什么样的事情,什么样的问题自然因人而异,难以回避的是总会有一个自然存在的限度。但这样的限度又非是不可超越,只是需要聚积足够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是注定无法从那种病态的悲伤之中得到。坚毅,忍耐,健康地成长而不断地进步,如王小波在《关于幽闭型小说》中说到的,“要努力去做事、拼命地想问题,这才是自己的救星。”终有一天,我们会在无意间发现,在我们的有限的生命之中,包容着另一片宁静的深海,广阔无际,而延伸向永恒。

新的一年,或仍是需要祝愿,想起许久以前曾收到的一份珍贵的生日礼物,与那份礼物同到的祝愿之中有这样一句话使我记忆至今,“唯愿你可在多年之后回忆走过的道路,且可以骄傲的说道,岁月给了我生命的感悟,却未曾磨平我血气方刚的棱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