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比喻句
五年级 记叙文 2419字 8025人浏览 小舟轻泛

有趣的比喻句

胡子像一束干草.

天色很快就暗下来了,葡萄色的黄昏,紫色的黄昏。

太阳是榨过汁的葡萄紫,夹杂着勃艮第红,田地是爱情和西班牙神秘剧的颜色。

他想象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他心想,我再也看不到充满神话般恐惧的天空,也看不到自己将被岁月催老的脸庞”,让人顿觉惊艳。

谁都知道荷莱特大妈不过是个老骗子,作为老师她水平没有,误人有余。她年过七十,耳聋得厉害,戴眼镜还是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她所拥有的所谓教学设施不过是一根藤条、一面黑板、几本翻成卷心菜样的语法书和二十几张有臭味的书写板。

这个人长得没说的,是个长得凶神恶煞的小个子,一张脸长得跟狼脸一模一样。

但我当时所做的工作便是无所事事。海洋在海滩上轰鸣,雨在窗户玻璃上流个不停——还有一整排书在某个人靠着小屋的墙搭起的书架上跟我对望。自然而然,我开始一本本读起来,一开始不分好坏,跟一头猪在垃圾堆里一路拱过去差不多。

囫囵吞枣读了下来,就像一头鲸鱼游进了虾群。我完全陶醉其中不可自拔。

“他真是一位道学先生。他自己最近也说过,颇有几分道学先生的气质。跟他打交道得处处留神,话别说得太多,免得他唠唠叨叨教训你一番。不过他的话倒是动听的,说起来头头是道,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每句话,流畅而有吸引力。当我听他讲话时,我心里觉得好像有许多新鲜的圆面包一只只滚出来。”----------《局外人》

走到湖边,里面有两只天鹅和六只鸭静静浮着,干净安详得像瓷做的禽鸟。他们又走过一个坐在椅子上的青年女人,她在膝头上摊开了一本书,两眼抬起来看着前面,灵魂在幻梦里翱翔。

她像一座蜡像似地一动不动。这是一个难看、卑微、穿着简朴、那种不求享受派头的姑娘,也许是一个小学教师;也许是一句话或者一个字使她神魂颠倒,将她送进了梦幻的境域里;也许她正在她的期望推动下续写书中已经开始了的故事。

奥利维埃重想起了那些流逝的岁月。他仿佛感到有只苍蝇在他耳朵里嗡嗡嗡,让耳朵里充满了隐约不清的往事纷纭。---------莫泊桑《死恋》

在没有自由主义历史基础的地方,所谓的自由主义者只能是一批自由主义理论鉴赏家。他们是无根的游士、精神上的异邦人;注定是知识世界的孤星、历史世界的流星、政治世界的装饰品。流星掠过中欧晦暗的天空,照亮另一种可能发生的历史;但日耳曼民族浑然不觉,一步步穿过小径分叉的花园、走向自己的命运。

它是天下有一无二的思想和宗教的中心哪——存着这个国家学问和精神的大仓库啊。那儿干什么都静悄悄,不那么人来人往闹哄哄的,万有运行,无声无息嘛——借个有名作家打的比方吧,好比陀螺转,瞧着就跟没转一样。”

“天啊,我就选择这块地方为你给我带来的不幸哭泣。在这里,我的泪滴将涨满这小溪里的流水,我的不断的深沉叹息将时时摇曳这些野树的树叶,以显示我心灵饱受煎熬的痛苦。

爱情并非如柔带, 却似皮鞭向我抽击,

桑乔说,“请您宽心,我的大人。您的心眼儿现在小得比芝麻粒大不了多少。

“新娘穿戴得完全不像农妇,倒像是宫廷淑女。天哪,我看见她戴的胸章是珊瑚做的,那身昆卡出的帕尔米亚呢绒是三十层的!你看,饰边是用白麻纱做的!我敢保证,那是缎子的!再看她那手上,戴的若不是玉石戒指那才怪呢。那戒指太精美了,上面还镶满了凝乳般的白珍珠,每一颗的价值都很昂贵。嘿,婊子养的①!瞧那头发,若不是假发,像这么长又这么金黄的头发,我这辈子还从来没见过呢!无论是气质还是身材,你简直挑不出一点毛病来。还可以把她比喻为挂满了果实的能走动的椰枣树,她头发和脖子上的各种首饰就像树上的一串串椰枣。我从心里发誓,这才是高雅的姑娘,才值得一娶哩。”——

天哪,多好的天气!你知道那种一般在三月份某个时候出现的天气,到那时,冬天似乎突然没了劲儿。过去一连好几天天气一直极差,也就是人们所称的“明亮”天气:天空是冷冰冰的蓝色,风像钝刀子一样割人。然后突然间,风停了,太阳有了胜利的机会。你也知道那种天气:阳光是黄白色的,树叶纹丝不动。远处有一点薄雾,能看到山坡上散布着羊群,像一个个粉笔头。下面山谷里点了几堆火,烟柱盘绕着往上升,直到跟薄雾融合到一起。路上只有我一个人,天气暖和得几乎可以把衣服脱下来。

我踩下油门。单是想到要回下宾非尔德,已经对我产生了好的作用,你会了解我的感觉。上来透口气!就像大海龟划拉着到达水面,伸出鼻子,往肺里吸进一大口气,然后再沉下去与海草和八爪鱼为伍。我们全在一个垃圾箱的底层闷着气,不过我有办法到上面:回到下宾非尔德!我的脚一直踩在油门上,直到我的老爷车达到了最高速度,时速差不多到了四十英里。她咣当得就像个装满了陶器的锡盘子,一片噪音中,我几乎要唱起来了。

瞧这该死的天,连片云彩都没有,就跟一张又大又蓝的搪瓷煎锅似的。

他不止是个恶棍,他是个——我该怎么说呢?又词不达意了。他让我想到了一只披着人皮的鳄鱼,他具有鳄鱼的奸诈、残忍和兽欲。

林中的树木伸出几千只灰色的胳臂和百万只银白的手指。青石板似的、暗淡的天空中,碎冰块状的星星放射出耀眼的寒光。这片居民稀疏的多树的郊野,象是被洒落在上边的易烯的寒霜所冻僵。树干间黑暗的镑隙,就象北欧神话中那冷得出奇的无底的黑地狱。北面那座异教教堂的方形石塔,也象是古代野蛮人在冰岛海瞧上留下的遗迹。要在这样一个夜晚去寻访一所墓园简直是桩咄咄怪事,然而,从另一角度看来,也许真值得去探究一番。

他笑了,露出黄色胡子下的两颗狗一样的门牙。

他渐渐忘掉那个鲁钝的人,他生动的脸和像鱼一样张开的嘴巴。

他们学着蔑视整个世界而不是尊重天堂,谦恭才是天才之母。

布朗神父把这种死人般的凝视归咎于他的一只玻璃眼珠。事实上,神父的想象力已经给他安上了两只玻璃眼珠,他那种出神的凝视给人一种印象他正在打量和捉摸着眼前的这一群人。

他太单纯了,以至于不可轻信。就像火焰或者大海,看似平静、简单,却孕育着暴烈。

„抱怨换回的只能是别人的抱怨。沉默才会使我们坚强。‟如果她嫁个能理解自己的男人,可能会成为当今最优秀的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