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人家·在水一方
初三 散文 1575字 42人浏览 欣戚两忘cs

我的家乡有一条小河,虽然是一条小河,但她却是家乡人真正意义上的母亲河。 母亲河从北面烧香港的风水宝地潺潺而来,途经我的家乡,我住河东,在水一方。 说她是小河,原因是横跨邹家塘桥只需几步,而且一般的地图难能找到她。小河自从盘古开天地,历经千年万载,像母亲般无私无悔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 孕饮水思源,难忘母亲河。 家乡人无论走到何地对母亲河永远是难以割舍的情结。孩提的记忆里,母亲河从未因季节变化而断流过,大到洪水滚滚,小到涓流溪溪,春夏秋冬一直默默地交替着。 和煦的阳光,伴随微微的暖风亲临大地的时候,冰开始融化,盼望春天到来的小鱼儿活跃起来,时而顺流而下时而逆流而上,淅淅的河流中成了展示自己魅力的舞台,好不自在。 河滩上冰封的花草开始蠢蠢欲动,一夜之间探出了头,伸直了腰,带着晶莹的身体,胖胖的,嫩嫩的,好象襁褓中婴儿,着实让人喜爱;寂静一冬的沿河树开始吐绿,缀满垂柳枝条周围的小芽,俏立杨树枝头的芽苞,垂柳小芽像剪刀,杨树芽苞似花蕾,各自争着俏模样。这时人们开始忙碌起来,种瓜、种豆、浇麦,当河水流到自己的地里时,他们总是兴高采烈,因为他们知道浇灌的是一年一季的希望。 下午放学是孩子们一天的期盼,因为他们再没有纪律的约束,再没有老师的监视,约着自己的同学,挎着自己心爱的小篮,到河边掐薄荷,挖苦菜,当夕阳西下的时候,他们把篮子里的薄荷、苦菜倒入河水里洗净带回家,妈妈将薄荷淹制便成为一家人的上等咸菜,剩余的苦菜一般就是家兔的饲料,随手抛给等候的家兔,唰唰的转眼吃个精光。 炎热的夏天,庄稼五天一大旱,三天一小旱,抽水机将河水推入几米高、几百米远的水稻地,恹恹哒哒的禾苗重新振作起来,茂茂苍苍,微风来了,那叶片好象人们的手臂舞动起来,哗啦啦作响,它们是在感谢小河给自己送来了甘露,感谢小河给了自己展现自我的机遇,感谢小河给自己送来了丰收的希望。 夏季的小河,是人们休闲纳凉的好去处,劳动累了的人们,来到小河边找个幽静处,坐一坐,歇歇脚,困了也可以找个纳凉处来他一觉,渴了就近扒坑,等水沉淀洁净,喝在嘴里,凉爽在心里,精神会为之一振,实在热了,就到小河湾里无拘无束洗个澡,温度适宜的河水亲吻着疲乏躁热的身体,和河水融为一体,很快使人心静,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心静如水的感觉吧。 天黑了,小河便成了妇女的天地,妇女们往往约上几个好友,走进河水,让河水尽情洗刷一天的汗水和疲劳。 夏天最是孩子们喜欢的季节,暑假一到,早晨起得床来,不等惺忪的眼睛睁得大开,就三人一伙,两人一对,沿着再熟悉不过的小河逮鱼摸虾粘知了,当来到幽静避人的河湾处,一声吆喝,下得水来任意嬉闹,打水仗、玩皮球,时不时也还学着大人的样子仰泳、蛙泳,玩的不亦乐乎才肯罢休,腻了烦了,赤裸着身体来到河岸,直到身体没了水珠才肯穿上自己的衣服。 中午开饭了,不见孩子回家吃饭的大人,沿河叫着喊着找来,一顿训斥,孩子们才不得不跟在大人屁股后面回家。一次、多次,孩子们总把大人的训斥当做耳旁风,还是永远重复着自己的错误。 刮下春风下秋雨,淅沥的秋雨涨满了小河,人们又是把河水送去麦田,为明年小麦丰收打下了坚实基础。 秋水夜晚静悄俏,这时小鱼再也没有往日的活跃,把自己潜伏在水底,只有耐不住寂寞的螃蟹爬上岸来,便成了手拿手电筒人的桌上佳肴。 冬天河封冻,小河成了孩子们的滑冰场,自制器具一一来这里展现,木制的、铁制的,五花八门。每当这时,刚刚学滑冰的孩子,总是表现的尤为勇敢,跌倒了继续爬起来,本来非常痛苦的自己,还是装没事人似的,苦笑的样子让人哭笑不得。 冬去春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母亲河奉献的是自己,给家乡人送来的是丰收和快乐。 家乡的小河,家乡人的母亲河,是我永远割舍不掉的情结,真诚的我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 独步全球,家住河东;天上人间,在水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