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的色彩
初一 说明文 820字 110人浏览 休息yx

夏的色彩

夏,无疑是最让人心动的了,不在别的,单单是它的色彩,当蚊子的嗡嗡声交织成了夏的底色时,我想,夏应当是橙色的吧!于是在我的眼前是:在一片橙色的光晕中,夏安静走来,含笑的嘴角,肆意的双眸,真的是令人着迷而绝望的,骄傲的烈焰灼痛了农人的背脊,干燥的热风吹皱了禾田的青绿。夏,真的是绝情的,一下子,如洪水般汹涌而来,扼住了我的呼吸。我清晰地看到了他眼中的狂傲。是的,唯我独尊――王的风范,王的气概。红色,红得足以绚目,他高傲的将大地踩在脚下,冷酷而傲慢地咆哮着,他要呼唤出世界所有的激情,让它们如熔流一般淌过每一条沟渠,每一道缝隙。于是,农人逢人便说,看,夏是个暴君。

农人没说错,可夏也没有错,夏一面在疯狂地呼唤,一面,却在潜滋暗长着,比如江南。温柔而细腻的江南感化了暴虐的夏,她做得这般轻松,只是一个巷尾的回眸,只是一个羞涩的抬头,就让这粗野的夏学会了浅吟低唱。他也融入了江南的温柔中,唤醒了所有美的来路,也吟起了江南女子的幽幽情愫。夏也是多情的,他被感动得哭了,于是江南的雨就这样多了。朦胧的烟雨中,隐约还能听见夏的歌声,是灰色的。柔软而沉静的灰色,包容了夏所有的是非与伤痛。夏在灰色中安静下来,我们也在江南的烟雨中醉了。

安静下来的夏变了,在江南的熏陶下也多了几分书生的温文尔雅,少了些许王者的目空一切和暴戾。他懂了,懂得了用纤长而斯文的手指轻轻地拂过草地。森林。于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于是,有了静谧的海边仲夏夜;于是,有了玉阶台上扑流萤。这时的夏,是一身绿色的长袍,清新。活泼地游走,跟每一个生命打招呼,于是,笑醒了花儿,乐翠了新草,摇碧了那满山的树儿。目之所及,哪里都是绿的,夏也绿了,那温柔的绿呀!

夏,一会儿是令人痴迷的橙色,一会儿是疯狂的红色,一转身,他又变成了沉静的灰色,再一看,却又披上了绿色的长袍。我不明白,我所钟爱的夏,他究竟是什么颜色呢?

佛曰,不可说我恍然大悟,原来,只有所有的色彩交织而成时,才是真正的夏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