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不说家乡美
初一 记叙文 1959字 420人浏览 嘀嘀咕咕乐园

笔架山游记

——谁不说我家乡美

“不识名山试问樵,樵夫笑指白云高。天堂景美千年在,古邑民风万古豪”。位于中原第一峰大别山脚下,一个民风淳朴、景色优美的土地——我的家乡九资河镇。

春秋战国时期的鸠兹邑,如今小有名气的旅游镇,这座古老而又年轻小镇随着近年来的大力开发,更是飞速发展。对于这片养我的家乡,我自然有一通数不清道不完的情愫。

我家建在路旁,中间隔着几家共建的操坪和池塘。出门就能看到远处一座山石裸露的山峰。因其两底一高的山尖神似一个巨大的笔架,故名“笔架山”。儿时缺乏机会,不能亲往。此次,终于借着室友来游,才能去一睹庐山真面目。简单的准备后,还没弄清楚路线,就迫不及待的出发了。

出门沿着柏油路前行,当看到几棵雪松时右拐,经过一个“大别山生物园”的石碑,绕着桃园的山路寻觅而上。仿佛冥冥指引一般,毫不犹豫的走过几道岔路。车行不久,忽的眼前一亮。

犹如一个隐士之所,高耸的杉树环绕,桃柳映衬其中,菜园里黄花吐放,一颗开满“鸽子”的梧桐树长在一侧,中间几座土房建筑,再加上旁边的小桥流水。不需要任何的夸张修饰,已然是一处神仙之处。步入这份意外的欣喜中,画卷一般,温暖如斯!

倘若几间民房尚未荒弃,拜访一下主人,听上一盏清茶,聊聊这山中异趣„„不禁想起孟浩然的《过故人庄》,深切体会到了诗人在一片山村风光中,与老友畅饮美酒,洽谈农务,将一切琐事抛之脑后

的幸福味道。真是想想都让人大呼美哉!

留车于此,继续前行。踩着山道上一层大山为游人铺就的松针地毯,别有一番风味。伴着吱吱的响声,前行了近乎个把个钟头,友人已开始打退堂鼓,嚷嚷着走错了。可我硬是‘固执己见’,不撞南墙不死心。突然,一阵谈话声传入我们的耳中,大家顿时喜笑颜开,使出憋了好一阵的力气,争先的追了上去。

年轻毕竟还是有好处的,一气狂奔之下,几位游人进入视线。一番询问,他们也不清楚,不过已有人前去探路,还笑我们大山的子孙掉在大山里。等待中大家闲聊起来,至今有一句话还记忆犹新。我问他为什么没去天堂寨那边(那边开发得好一些)。他笑着说“旅游就要去没有开发的地方。”是啊,走出社会生活,欣赏一番祖国的大好河山,就是想贴近自然,拥抱一份宁静,又何必拘泥于开发得好不好这样的想法呢?一语惊梦中人,没想到不觉中,自己已是满身的俗气。

恍然大悟之后,我们不等找路的人回来,就接着前行,既然是来此游玩,又何必非的走一条路呢?规律总是心态越放松,越能跟上幸运的脚步。爬着仅三人宽的山道,遇着了探路的游人,知道了我们没有走错。这一段。这一段路略显陡峭,走得也费力些,不过穿行灌木之中,好鸟相鸣,树形各异,连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小溪也又现在了眼前,所以也是趣味繁多。边走边游,边笑边聊,来到了一处平坦的阔地. 这里到处长满了野生的黄花、绣球花和参天的杉树。

阔地旁有两处供人歇息的石凳,前面是蜿蜒到尽头的石阶。于是大家提议先补充能量,再“攻关”。一拍即合,每个人都拿出准备好

的干粮,“有辱斯文”的吃了起来。“大杀四方”之后,大家清扫了一下战场,捡了几颗巨大的松球留作纪念,又攀登起来。

石阶就架在眼前,一声深呼吸,加油。一味的抬腿伸腿不免有些乏味。大家聊着几本小说边吆喝着球队的‘野战万岁’,不觉的在山林间留下一串串的欢声笑语。

走了一会儿石砌的山阶,在大家没注意中,景色已发生了很大变化。高耸的树木已然不见,只剩下奇形怪状的不是名乔木和盘虬卧龙的油松。他们如同隐居山林的居士一般,特立独行、桀骜不驯,不与俗世为谋, 向我们展示那厚重的古老积淀。每棵都不相同,却又让你感觉万分和谐。此情此景,也只我们这些身无点物,不带一官半职的人能够体会吧!

走走停停,风景又是大变,两边的草木愈渐稀少,山石逐渐裸露出来,如同瘦子的脊背。巨大的岩石弃在两旁,在外面就是看不到底的岩石。贴着一抹薄雾,走在小径上,有些心惊胆颤,生怕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险岭不长,大约200米。走过就到了终点——笔架的笔尖上,也是山路的尽头。如同一位哲人的额头,又像是一个巨大的驼峰。站在山顶,不觉就有了大声呐喊的冲动。山尖很圆润,有一块很小的能活动的地方。旁边有一块刀型的巨石,宏妹爬上刀口,一脸匪气的高呼‘我是天下第一’。两株杜鹃花在山脚同类早已凋零的时候,依然娇艳开放,感染的大家的笑容也如这花儿般绽放。

即已登顶,心情自是大好。照相机、手机这个时候就派上了用处。

有人手扶鲜花,有人坐上迎客松,各种表情、动作,好不快活!面前陡得让人心悸的短切面,我们也不服输的想尝试一下。试了试,比较粗糙,大家就在上面躺着、蹲着、做俯卧撑„„玩着玩着,耳旁传来身后一批游人的声音,我们便起身下山了。

上山比较费力,下山却格外轻松。一阵疯狂的山歌里,我们回到了停车的地方。几声轰隆声打破了山里的宁静,惊起一群林鸟,我们顺手向飞起的鸟儿道声再见,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