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里的温情
四年级 记叙文 1463字 72人浏览 lvsedeyun717

这是冬天。房间里很冷,窗外更冷。我躺在床上盖着两床被子依旧瑟瑟发抖,被子下面的身体就像秋树上滑下的枯叶,在自由的飘落中开始了似乎无休止的惊栗。我抬头望着窗外,南方的天空灰蒙阴郁,就像此刻我的心情。我看到洁白细小的颗粒从天空倾泻下来,像磨碎的面粉或耀眼的砂糖滑向地面,肮脏杂乱的地面就像铺盖了一层薄薄的玉被。我知道,在这寒风刺骨的南方,雪不失时机地出现在人口绸密的小城,出现在我居住的楼宇之外。它们纷纷扬扬像一群群玉蝶,毫不迟疑地扑进大地僵硬冷寂的怀抱。就像此时的我,在空旷冷清的房间内,无法让冻僵的思绪舒展开来。

我望了望贴在墙上的一张山水画,就愈发感到寒冷了。画里展示的是春暖花开的春天,一丛花又一丛花妩媚地开在山野,一株高大挺拔的落叶杨,已经缀满了醒目嫩绿的树叶,一群鸟自由自在地在枝头上雀跃啁啾,还有一群鸟展开翅膀飞离枝头,向空旷的无边无际的春天深处飞去。还有一条清亮如练的小溪,从高高的山崖上从容地砸下来,我似乎听到了水帘的轰鸣和水珠纷呈跌落的喧响&&读着这样一张风景无限的春天的山水画,我更紧地掖紧了被角,我多么渴望我颤抖的肢体缩小再缩小,以抵御这个促不及防异常寒冷的冬天,可是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阳光明媚的春天挂在墙上,距离现在还相当遥远。而此时和冬天对峙甚至相拥的我,宛若在洁白的冰窖里无奈地栖身,我的肢体和思想,正在无情的冷却中变得麻木和坚硬。一本书静静地躺在床头,可是我已经无力打开或没有心思阅读。那是法国作家小仲马的《茶花女》。我知道,茶花女的恋人正在书页里永恒地呼喊或哭泣。当这位痴情的男儿打开玛格丽特下葬的墓棺时,这位花朵般的美人已经睡去了,在没有寒冷没有炎热的世界,羽化为一只无忧无虑的美丽的天堂鸟。而她却把深深眷恋的爱人丢弃在永远孤寂的人世间&&我冰凉的目光渐渐有些发热,我盯着那本在寒冷中沉睡的书,我惊栗的目光渐渐缓缓下坠,最终似乎坠落在茶花女凋谢的法兰西小城,在那里周围是长满耸入云天的青枫树的如黛的山峦。

我望望飘雪的窗外,又望望封闭的房门,我发现无力行走的我正在被这个世界遗忘和隔离开来,无法隔离的是寒冷,它们正在从肉眼看不到的孔隙钻进房间,扑到我有些发凉的肢体并直抵我的内心。这时我的脑海里会奇异般出现一种美丽的幻觉,这种幻觉使我警醒的耳轮如沐春风,我依稀看到落雪的街道上行走着一位红袖添春的妙不可言的女子,像梅花开在晶莹舒展的雪地上,然后那扇紧闭的虚掩的房门就被一双红稣手轻轻启开,再然后寒冷渐次退去,温暖的春天又站立在我喜悦的眉睫。但是这个美丽的幻觉并未出现。我的爱人正在遥远的地方,在北方一个比我更为寒冷的城市行走与歌唱。或许她正行走在回归的旅程上,我只是多么希望她早点归来,在这个异常寒冷的冬天,走近家门走近我,抖尽一身的风尘和风雪,深情地偎近我&&在寒冷的冬夜,相爱的人总是把彼此的肢体靠近。甚至心灵的距离也不再旷远,他们用各自的身体和心灵取暖,惺惺相惜,紧紧相拥,而窗外的寒潮依旧肆虐,疯狂地撕打着墙壁和窗棂,在深不可测的寒夜,两颗贴近的心可以酝酿一个姹紫嫣红的人生的春天。在爱人的怀抱里,冬天被拒绝在窗外,拒绝了你不愿抵达的冷彻和孤寂。可是我的爱人还在远方漂泊,就像开在山野的梅花,灿烂而遥不可及。我只是更紧的裹紧被子,在幻境中描绘着春天和同爱人美丽的重逢!

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入睡的我开始了漫长的心灵的飞翔。我降落在遥远的法兰西,我问躺在暮穴里的茶花女另一个世界冷吗?我问依旧在暮侧呼喊和哭泣的痴情男儿你冷吗?这对生死相依的恋人没有回答,只是满天的星星调皮地眨动着眼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