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雪孤歌
初三 散文 860字 27人浏览 海贝白羊

凛冽的寒风四掠而起,一瞬间,雪便从天上四散地纷落人间,旋,飞舞,轻落,慢慢地融化在大地的阋轮稀

北方的烈雪便来了,渐渐地,狂风开始嘶吼,呼啸地疾驰过天地,迎来怒吟的骤雨,洗礼蔚空,霎刹之间,雪立刻狂舞起来,狠狠地勒紧了空气,刮得人们有些窒息,抬头只见满目银白,只剩下一片白茫茫的雪海涌动在天际,汩汩地泛出寒流,冷意透骨,只感到千万片雪花在空中飞动,畅舞,咆哮。

雪撕扯着空气,在空中狂傲不羁地笑着,吼着,狂奔着,飞动着。他麾下的雪战士已遍布天地,已然已成世界的主宰,世间的一切生灵,已被掩盖!他手执风的利刃,好像将要吞噬那无尽的宇宙,击落那毒辣的太阳,日月早已被千万银片所包裹!朔雪纵身飞出无数寒冰的锁链,死死地捆住了江河湖面,将他们丢进了冰的囚笼。属于他的银白旗帜漫山遍野,那峰岳山峦早被征服,湮没在雪战士的尸首之下,他的眼中只剩下胜利与死亡,他孤独,但他骄傲!他继续肆虐于天地之间,他怒吟,他狂吼,他咆哮,可是不再有人懂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大地浸染上纯净的洁白,显得那么明净素洁,那么单调,却又露出如此的绚丽多彩,因为那其中充斥着自由的气息,驰骋着自由的缤纷与欢乐。它嘲雨,没有自由,只能簌簌下落,因为雨没经历过它承受的寒炼;它笑浪,只能游走,永远无法体会自由翱翔,因为浪没经历过他所战胜的蒸炎。丝隙之间,云儿已凝,和着淡蓝的天空,好似已被严寒冻成了一块剔透的凹凸不平的冰雕镶嵌在银河的角落。

曾经,经历过一次南方的雪天,只见柔弱的雪花静静落在百草香花之上融成清凉的雪水,不禁摇头,失去了磅礴气势与霸气,就像是驯养的虎,已失去灵魂。南方的雪像是潺潺溪流的高贵王子,北方的雪则是狂泻飞瀑的好战将军,少一分儒雅,多一分追求与威尊。

不知何时,他已力竭神倦,他骄傲的骑士们已经静静的沉睡,他最后地狂笑一声,化作清风,拂过万物,他无悔,他战斗过,他把自己想要的诉说给了万物,他已让万灵觉醒。可是他不知道,曾经的曾经,有那么一些人,与他如此相似,戊戌君子的狂笑似他的笑,但丁的坚韧像他的坚持,列宁的笃定就是他的霸气。其实他,从未孤单。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初三:风之魂 龙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