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一路走好
初二 散文 1013字 220人浏览 爽朗的我很帅

认识舅,是在婚后,听老公说,本来舅小时候都一直是正常的,学习还挺好,可在他十几岁时,因为琐事,家里与邻居发生了争吵,凶残的邻居对还未成年的舅动手了,从那以后,舅的精神受到了极大地刺激,总是吓得东奔西走,人也疯疯癫癫的,那时候农村人吃穿都成问题,谁还有能力去为他治病呢,几十年了,舅的病也愈来愈严重了。在我的记忆中,舅身上总是穿家人的旧衣裳,手脸脏兮兮的,但舅在清醒的时候,对别人的话总是言听计从,让人忍不住掉下同情的泪。

还记得婚后第一年,我们这儿的风俗是要挨个到亲戚家走一趟,认认门。舅的家就像一弯风雨飘摇的破船,低矮的土屋,斑驳的墙壁,漆黑的灶台,到处是深坑的地面,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连一把凳子都没有找到,站在屋里,心里是一种难言的酸楚。就这样,就还从褴褛的衣兜掏出压岁钱硬要塞给我,说是习俗,我知道,这也许是舅为别人赶牛的报酬,也许是爬山采药换来的,我咋能要呢舅每次到家来,婆婆总会用大碗给他盛饭,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这些家常便饭在他眼里也许只有在这儿才能吃得到。

这几年,舅的病更厉害了,以前还能种庄稼养活自己,现在靠药物也不行了,他总是几天都不见人影,婆婆年龄大了,找回来又会不见,后来家人商量还是送舅去医院吧。去年冬天,我们一起送舅去医院,那天舅出奇的安静,他只知道送他去治病,当体检结束,为他取生活用的脸盆等用品时,他才孩子似的央求别把他放在这里。回来的路上,我们都没人多说一句话,心里都沉甸甸的,后来每逢节时,姊妹几个总会去看看,舅的病好像也好了不少,这样一家人心里也有了一点儿安慰。今年六月,医院说舅的眼睛不知怎么啦,红肿不见好。于是老公第二天一早就开车接舅去去医院看病,医生诊断说是结膜炎,滴些眼药水就好了。想着舅在那儿生活不知怎样,我回家将孩子的饼干都给舅装上,婆婆还给她买了泡面,就看到这些,他又像孩子一样哭了,惹得所有人眼睛都红红的,此刻我看着婆婆佝偻的身子,有种深深的凄凉与无奈涌上心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噩耗传来那天我还在单位开会,听到突如其来的消息,我愣了一下,前天婆婆说他去看的时候,舅还是好好的,今天凌晨怎么就……舅的后事一切从简,但村子里的乡亲都还是来了,就没有子女,我们子们几个为他披麻戴孝,看着舅安息在河对岸的山脚下,心里总像堵了一团棉花,让人窒息。

舅,也许就像村里人说的那样,那边没有人间的饥寒冷暖,没有尘世的白眼与讥讽,没有人世的艰辛与磨难,舅,也许你在那边会不再卑微,不再难过,舅,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