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水浒传》读后感 水浒杂思
高三 读后感 1791字 86人浏览 xul_s

水浒杂思

(11工程班 肖康) 想起小时候看的98版央视电视剧《水浒传》,那一声“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从此《好汉歌》引发了《水浒》热,“该出手时就出手”也成了一句霸气外露的流行语,而后我只是偶尔翻开书本局部观赏,直到这个暑假才从头到晚仔细阅读了一遍100回的《水浒传》。简单说来,这本书从“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开篇到“宋公明神聚蓼儿洼 徽宗帝梦游梁山泊”收篇。记述了以宋江为首的108好汉从先后聚义梁山到受朝廷招安,再到大破辽兵,最后剿灭叛党方腊,却遭奸人谋害的英雄故事。

我辈男孩的少年乃至青年,一定都曾为金庸的侠义江湖所迷恋,甚至还会时常幻想些啥子。犹记得小时候看的武侠剧,看到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那么牛叉,到了马钰等全真七子这一代倒也称得上侠义中人,再往后传,真是不堪入目。那些人面兽心的后继者,成天脑子里捣鼓一些龌龊思想,完全弃侠义于不顾,真可谓是一肚子坏水。像这种品性,以一个正常人的三观都是能善恶分辨的。当我读水浒时,晚上睡觉就会经常在床上遐想偏偏:想着自己如果也是一百零八将中的一员——天罡星玉麒麟肖康?地贼星鼓上蚤肖康?听起来也蛮霸气,蛮搭配的哈。

思绪颇多,凌乱损。理毕,如下……

思绪一:“义”字当先

在水浒中,“义”可谓是整部小说名副其实的灵魂,如果作为一名水浒的爱好者,读完之后不谈谈“义”,真是无地自容。读完全书,在脑海中里烙印的最深的那个“义”字,我恰恰觉得,正如同老子言道曰之“道可道,非常道”,我辈则想山寨的说一句“义可义,非常义”。

但要想体现这一思绪中的“当先”二字,则需进一步剖析。例如那位天魁星呼保义宋公明先生,施公对其初次褒扬介绍为“刀笔精通,吏道纯属,更兼爱习枪棒,学得武艺多般”搞的我还以为公明先生也是为武艺超群的人,可是后来我们知道这些褒扬之言很难让人相信,一下略举三例:(1)在21回中宋江杀惜之后对于阎婆的发喊,表现是“慌作一团”;(2)在32回中清风山上小喽啰擒宋江更是轻而易举——“发声喊,把宋江捉翻,一条麻索缚了”;

(3)在48回中,二打祝家庄的时候,见一丈青飞马赶来表现的也很不淡定——“措手不及,便拍马望东而走”。可见其不会武艺,或者说武艺过于平平。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和梁山众多英雄相比,简直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却能成为大家的精神领袖,带领大家不断前行。真可谓得益于将“义”字表现的淋漓尽致——仗义疏财,被人称作能救万物的“及时雨”在江湖中可谓有足够的号召力,才在后来使得梁山不断吸引八方贤才。

“义”——虽然只有三笔,有时却要用一个人的生命去写。

思绪二: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

谈起水浒,大家总会第一感觉想到的都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可水浒之中,也有一些不是靠武力超群来占梁山一席之位的,比如地贼星鼓上蚤时迁、地文星圣手书生萧让、地巧星玉臂匠金大坚等,他们都是靠自己的一技之长为集体效力的啊。在此只借时迁略略言谈:其上梁山以后,在“大破连环马”中立下大功,被军师吴用派去东京盗得禁军金枪教头徐宁的宝甲,和汤隆一起将徐宁骗上梁山,教授破连环马之法。时迁被封为走报机密步军头领第二名,是梁山第一百零七条好汉。

思绪三:好汉们真乃义士,可有些却离侠者略远

不可否认,水浒中人均为能人异士,可是许多却是杀人如麻、嗜人血肉的人。先不说卢俊义、宋江等众英雄报仇雪恨之事,对于仇人,那鄙弃法度、不杀不快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武松、李逵等人的所作所为确实令人发指,如武松血溅鸳鸯楼一夜杀了几十口人;李逵劫法场救宋江这遭对于路上百姓也是削人如泥,死伤不计其数。

由此可见,虽然施公一笔带过了许多残忍血腥的场景,但是我们却可以从这些事实里看到一些义士们的另一面。这让我有些理解“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了,也让我更加理解了新版《水浒》将原著做的调整,比如:根据今天时代要求对原著中滥杀无辜的情景进行弱化调整,否则有些梁山好汉在今天看来,就是“杀人魔王”。

当然《水浒传》作为中国武侠小说的鼻祖,其具有浓重的时代特色和研究价值,也为后世武侠小说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例如当代以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小说见长,他们就在原有的“义”基础上加入了“侠”这一概念,开创了“武侠”之道,实为一大开创性进步。

总之,我们需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从梁山好汉身上学习那些触动我们心灵、值得我们去学习的精神,也不枉施公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