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号伴我蒸蒸日上,小名随我一路走红
初一 散文 674字 66人浏览 孙建国导师班

人们都认为叫他人的外号是对他人的不恭,给他人起外号是对他人的不敬。但我并不以为然,相反,已经长大的我体会到妈妈叫我小名的那种亲切味道。我觉得妈妈的呼唤是深深的爱意,是融着浓浓的儿女亲情;同学伙伴的呐喊是深深的友情,是超凡的手足之情。

在低年级的时候,我希望同学们叫我的外号——小豆粒。因为潘长江说过“浓缩的都是精华”。正所谓“人小鬼大”吗。

在中年级的时候,我希望同学们叫我的外号——马大哈。因为这表示我做题时是粗心大意,并不是不会做。记得四年级的时候,我的数学考98分,分下卷子一看,一题忘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高年级的时候,我希望同学们叫我的外号——小螃蟹。因为这表示我上初中是一路走红,无可代替。这小小的外号变换角度便是同学们衷心的祝福。

在失败的时候,我希望同学们叫我外号——失败之子。因为失败乃成功之母,所以失败之子便是成功。表明同学们鼓励我重整旗鼓,还我成功。也许昨天、今天失败了,但对未来憧憬的那把火依然在我心里烧灼着“成功”二字。

在我成功的时候,我希望同学们叫我外号——易感人群。因为骄傲是我的“克星”,而我是这个“克星”里易感人群的一员。同学们这样叫我就是保护我不被感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我站在游泳旁,而迟迟不敢下水的时候,我希望同学们叫我的外号——旱鸭子。这样,我会为了维护我的自尊,而毛遂自荐,主动让妈妈教自己凫水。

不管大千世界如何变迁,地球怎样动,希望之路怎么崎岖不平,回宛曲折。同学们对我的鼓励和支持是暂时的,但我对同学们的敬意是永恒的。时光能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却冲淡不了我对外号的执爱,洗涤不了我对同学的恭敬,擦拭不了同学在我心中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