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在哪里
初一 散文 1238字 206人浏览 非常开心的吧

明天我在哪里

初四六班 耿直

我是一只不知前世今生的鸟,迁徙是我的宿命。

自我出生之日起,我知道,雨林是温暖的,富饶的。我只是一只小鸟,没有闪亮的羽毛,也没有清亮的叫声,我只过着自己平凡的生活。我可以飞得很高,但我从不逾越雨林中最高的望天树。它是雨林的制高点,鸟的家族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雨林中,望天树是鸟族的神。

羽翼丰满了之后,我离开了父母。这时的我是那么的快乐。生活在浓荫可蔽日的雨林里,几乎连太阳都照不见我。我是一只鸟,是雨林中绝对的弱者,我的处境危机四伏,但我仍然感到安全,对生存充满了希望。鸟族的望天树正顺畅地呼吸着。雨林母亲,是我永远的依靠。

有一天林子里的鸟忽然多了起来,我找遍大树的角角落落,没有找到一条可吃的虫子。鸟群引来了蛇群,在这片雨林里,生活越来越艰辛。这群羽毛被熏黑的鸟来自哪里,谁也不知道。那天一条花蛇盘踞在树上,没命的一口咬下来差点让我成了它的腹中之物。这地方是待不得了。

我被迫开始了迁徙。我的心中没有苦楚。妈妈亲口喂给我的第一只青虫就来自这片雨林。走到哪里,我都仿佛会看见妈妈从叶间飞过的身影。我知道,只要望天树不倒,鸟的家族永生永世受到森林的护佑。

广袤的森林好像永远没有尽头。熟练地衔枝筑巢,我做着我一只鸟儿应该做的事情。东边的火鹤全都盛开了,火红火红的,漂亮。

那天细密的露水丝丝缕缕钻进我的鸟巢,昏昏欲睡间,我听见了几声巨大的响动,连树上的猕猴都给惊动了,它们慌乱地窜到树冠的最顶部,踩落的一颗浆果落到我的巢里,把它砸了个大洞。我懊恼极了,没有其他办法,我只得自己把巢补好。猕猴们这是都已经逃走了,他们是流浪者。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最终被迫跟在猕猴的身后,逃离了这片地方。那是个宁静的中午,稀稀的阳光透过细密的叶子投射下来,我安静地睡着。这时树下的声响惊醒了我,一个从未见过的生物正站在树下,我瑟瑟缩缩地躲在巢里。在我的眼里,他与毒蛇一样危险。树下传来阵阵轰鸣声,昔日温暖的鸟巢里全是烟尘,我在瑟缩,树在恐怖的颤抖。恐惧使我全身的羽毛都竖立起来。突然,我听见轰鸣声停了,以为那家伙已经离开了,可是紧接着却传来了大树筋络断裂的劈啪声,接着,大树不可阻挡的倒了下去,枝枝杈杈打断了周围很多树木新发的嫩枝。它倒地的那一瞬间,刺眼的阳光照射进了我的眼睛,我忽儿什么都看不见了。鸟的本能使我从巢中逃脱,远远的飞到了另一棵树上。

恐惧驱使着我远远离开了那块土地。我振振翅膀,提醒自己“我还活着”。我希望我能回到我原来生活的地方。那里只有蛇,没有这样恐怖的生物。可当点点火星映入我眼帘时,我被扑鼻而来的浓烟熏了个半死,我再也不必担心这里有蛇,因为他们都已被烧焦,和树一起化成了灰。这里出现了好多最令我害怕的生物,他们直立行走,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最擅长制造灾难。

我抿着鸟儿稀少的眼泪离开。我还有希望,我相信雨林的力量,我相信望天树仍然青翠欲滴。我是一只不知前世今生的鸟儿,迁徙是我的宿命。如果望天树也不再青翠,森林就失去了生命力,那时,我还能向谁发问:“明天我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