遐想
初二 散文 1492字 186人浏览 孟诗1

初夏,刚刚下了一场透雨,在一个农家的院子里,地下的蝉从松软的泥土里钻出来,爬上了高高的大槐树,它用力脱去在地下时穿的那身黄色的外衣,当它那长吻变得坚硬,便马上刺入细嫩的树枝中,拼命地吮吸鲜美的汁液,一边吸一边拉长了声音高唱:“美啊,美啊,美啊——”这时一群蜜蜂正忙着采蜜,树上那些浓密的槐花早就谢了,它们仍然不辞劳苦,从院外飞到院内,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发出嗡嗡嗡的声音。但在院子的主人听来,蜜蜂的声音更像是歌声,而蝉的吟唱更像是噪音。

“吵得人睡不着觉!”中午,躺在树下休息的农民开胡思乱想,他的思想从他的躯体里飞出来--这对那些思想永远在牢笼里的上流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他飞到蝉那里,“你是不折不扣的害虫,而你的那些女伴们更坏,她们喝饱了,便会把卵籽产在幼嫩的树枝里,然后那些树枝便会枯死。那些蜜蜂比你们强多了,它们那么勤劳,我今年已经品尝到了甘美的槐花蜜。”

“但是,在古代,蝉却是清高的榜样,而那些蜜蜂是善于钻刺的典型。”蝉为了同类的尊严进行反驳。于是农民的思想飞向了古代。当然,他去了蝉最受尊敬的唐朝,首先飞进了虞世南的书房。尔时虞世南正做着高官,被皇帝主子称赞为人品、才学、翰墨三个第一,正在得意地吟唱:“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农民觉得这有点借题发挥,并不是真正的赞美蝉。接着,又飞进了骆宾王的囚室。怀才不遇的骆宾王被人陷害,正在失落地吟唱“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农民跟着伤感了一番,仿佛觉得自己就是那个顾影自怜的才子。接着又飞进了李商隐住着的客栈。才高八斗的李商隐因为恩师与岳父不和,自己在中间受夹板气,被害得一生奔波没有出路,他正在烦恼地吟唱“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这当然也是借用蝉的境遇来为自己鸣不平,虽然如此,农民还是跟着不平了一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看来清高并不总是让人舒服的一件事情。事实上,蝉也没有那么清高,他们活得很滋润,不像那些病态的文人们描写的那样清苦。文人们对蝉完全是一个错误的认识,而对于蜜蜂则简直是故意的诋毁”。

于是农民的思想飞到了明朝吴承恩的书房里,这位才华横溢的才子,因为不肯投机钻营,不肯违心地创作那些“时文”――也就是马屁文章,混了多半辈子也没能在官场上混出个样来,他反复带着愤恨和敌视来描写蜜蜂:“口甜尾毒,腰细身轻。穿花度柳飞如箭,粘絮寻香似落星”,“翅薄随风软,腰轻映日纤。嘴甜曾觅蕊,尾利善降蟾。”“翅黄口甜尾利,随风飘舞颠狂。最能摘蕊与偷香,度柳穿花摇荡。”

“人们用了两千年最终认识到蝉是害虫,而蜜蜂的行为完全是为了劳动和自卫。”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宗教的信徒们说万物是上帝创造的,科学的信徒们信仰物质的演化和生物的进化,但真理的客观存在不依赖于学者们的情绪、视觉、想象或研究。那些自视甚高的学者们,总是按着自己的喜好,用自己的功利的标准来评价一切。学者们发明了世上所有著名的谬误,把它们牢牢地握在手里当作“真理”。他们用自己的观念来影响世人,甚至使黑白颠倒流传几千年。而当谬误和强权结合在一起,那些发现和敢于说出真相的人,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托勒密说地球是太阳系的中心,这符合教徒的心意,因此,一千五百年后,在政教合一的中世纪,布鲁诺因坚信日心说被活活烧死。斯大林时代的李森科说环境是物种性状的决定因素,他获得了暴君的恩宠,而那些坚信基因存在的科学家则被成批地处决。”

农民的思想发现自己跑得太远了,于是回到躯壳里,“别把自己搞得那么累,我要学一学庄周梦蝶,要是能梦见自己化成蝉或者蜜蜂也好,我倒是想到荫翳的树冠里体验体验。”那天中午,他睡得很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