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记忆(南下十九)
六年级 记叙文 1012字 29人浏览 走·灵

就在我从新庙回家还不到一个星期,在东安桥边上开铁匠店的张师傅找我,问我是否愿意去他那里做朋友,每天只干上午,下午不干,半天工资一元,我同意了,因离我家就二十多米远,又只干半天,再说我在社里的两个同学月工资才17元。

就这样我在张师傅店里干起了活,张师傅开工很晚,早上8点开始做,中午11点半就收工了,他有个儿子比我小一岁,他儿子拉风箱烧铁,我拿大榔头和张师傅打农具。每到下午我就会去河里游泳,而且我游的时间长,而且远,从我家的东石桥要游到三里桥整一个来回,大约三千多米的路程,也就在这年我在河里救起了两个人。

一个就在我游泳时的附近,救时也比较容易,因他比我小五岁,说来人也有点怪,他是70届毕业生(二届生)后来安排到我厂工作,但在文革中,领导叫他写篇批判文章,他整整写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精神突然失常,(有精神病家史)几天后单位要送他去湖州精神病院治疗,他谁的话也不听,沒人能控制住他,而且还要动武,但我过去他好像听话得孩子,並说:你是我救命恩人,你话我听,但要你送我去后来我也只能跟了去。

另一个比我小二岁,那天我和两个一起玩的好友,三人比谁游的快,从东安桥往东石桥游,(大约60米左右)我当时游的很快,在快到东石桥时听见有人叫我快点游,去前面救人,我向前看,只见人己沉在水下,隐而还能见他头发。

当时我脑子在想,怎样来救他,东面水很深,两面又全是东洋草,他比我小二岁,如果被他抱住会一起沉下去,如再沉在东洋草下就更没命了,但又想到他不会游泳,不马上救他肯定沒命,这些想法全在一瞬间,我只能冒死一救了。

我快速游到他旁边,从水下看准他的一只手臂,抻直自己的手臂,用手抓住他上半个手臂把他托出了水面,他头露出水面能吸到空气就不再挣扎了,因当时我不用双手划水已能踩水过河,所以很快就把他弄到河滩上。

当时他水己吃饱,一动也不动,但眼是睁开的,由于当时我根本不懂救护知识,所以我用双手去挤压他肚子,他一点水也没吐出来,(后来懂得他这种情况不用抢救,会好的)。 这时的孩子们全围了过来,他弟弟这时对我说,他哥哥这事不能让他妈妈知道,不然要挨打的,我对周围的人说,听见吗,这事从今天起谁都不许提,大家都同意了。

直到1985年我回新仓去看看以前东面的地方和老邻居,他妈妈问我:你63年时救过我儿子,我一直不知,就今年春节在喝酒时弟兄两人说起你,如当时没你救我大儿子他早死了我说:那还是小孩子时的事,早忘了,其实谁都没忘,人生经历永远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