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在江南的烟雨中
初一 散文 4074字 165人浏览 _Shieh_丶

蓝天是尘土飞扬的心。太阳是通过灵魂的佛。一道清香,一道芳香,穿着温暖的过去,在风中飘荡的山间河流中。孤独地悄悄地滑落,在多年的深处,朦胧的天空陷入了朦胧的雨中,洒出了江南墨水丹青。

认识你,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事故。雨后天空,没有明亮的彩虹,有刺激的蓝色。你站在湖泊和山上,田园里的香草,穿着白色,令人惊叹的水落下。什么是边缘?只有在那一刻,心跳的悸动。什么是爱?只有在彼此面前无意中瞥见。也许寻找一千年的等待,也许忘记了等待的时间,这一刻会变成永恒的。心,是一生。最美丽的生活,比遇到的时刻,影响的精神和肉,温柔美丽的江南。

温柔,如玉,惠心蓝心,我拿什么来形容你。你在经典的女人身上优雅,陶渊明的隐居,李庆照的安静,温暖,潮湿,在水南行走,写优雅的诗歌韵。不温暖,不宣传,因为这江南雨,飘飘,汝矣岛,朦胧 我的梦想。成熟的心灵,同情心,悠闲的花朵,云菊花。像一个瞬间,沉淀出你的微弱优雅,你是一个智力和深层的女人。痴迷是我的心醉汉,是我的爱。灵魂拉,梦英。每一朵花,每朵花,与你的香味; 每一个水的声音,是你的歌颂。云水禅心,你外红,静静站在我心中的佛。

走在朦胧的雨南,沿着河堤的曲折转弯,看着鱼的歌剧波浪,风浪,任何相思云填满。像那个苗条的刘思,像你长长的头发在风中,优雅的古典浪漫。绕街,石坑,亭子,诱人的一丝想法。是春天,你的心还在睡着吗?桃花开了,再次感谢。杨柳叶子秋天和绿色。那个雨在香蕉里,也下垂的人枯萎了巨大的叶子,淮苏一直到千年。你看到了吗?清澈潭,群鲱鱼,口水植物,漂浮在丝藻中,享受自由自由。落花满是碧干,草满山坡,我在春天徘徊,但我的心只有你。还有一个奇怪的绿色 鱼,但是喜欢回来的旅行,好像叛逆我,总是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刘思在一个孤独的亭子,亭子空荡荡,而桂莺自怜悯柳在一起,在碧波迷雾雨中忧郁。

它就像这个神奇的土地,这个土地是一个小的传说中的花园。这是城市的中心,最后的纯土地。数百亩的花园,数百年的历史。穿过一个小水池,上坡,还有一个小水池。所有的路径通过安静,所有的古老和灰色。古樟树和古槭挂在品牌上显示,这些古树已经有200年或150年的历史。最年轻的月桂树,有几个世纪。站在桥栏上看鱼,听水ling ling,好像在世界上古老的紫藤,沿着老树,蜿蜒茁壮和固执,紫色紫色,辉煌进入春天独特,是一种花瀑布?浇出一种雄伟又深刻,仿佛你是独特的优雅和浪漫。天空和雨。鸟儿啁啾,在这么一个纯净的土地上,他们的歌是最脆弱的,他们的声音,只知道爱,我不知道恨。鸟类如自然的声音,伴随着水,伴随着花,在深处的阴影,在孤独的深度,在禅的深度。

在石桥下是 一条运河,排水在河里很焦急,但更清楚。藻类如混乱中的风,小鱼苗,如尖端,如细丝,如雨珠,如妇女的睫毛,在流窜的洪流中。排水边是碧塘,几个台中,进入碧塘,古石碑,但不是渔夫。它是少了一点绿色萝莉,绿色我相似,风雨不必回到古老的意义,真的想和你在一起,菲米米戴丽,手看,在这雨,我是钓鱼,你正在钓鱼数千年的浪漫。花芬芳的鼻子,好像你的身体香,安静和优雅。远离一个亭子,Bangshui 建了,红色墙壁的黄色瓦,门锁,旁边装饰了很多岩石。岩石,水亭,古树,花反射水,鱼好像在岩石,水亭,古树,花通过散步,巡航和天堂在天堂。你拥抱,拿着一本书,慢歌唱诗歌,在南方的雨中,让水反映我们的脸,在平静的时间流逝,慢慢变老。最后用这个纯自然的整合和整合。湖的尽头,也是一座桥,桥孔连通,也是一个游泳池。红大鲤鱼,摇尾,慢慢通过桥洞

到更清澈的浅湖,并逐渐隐藏在岩石中看不见。路堤是草坪,草绿是有光泽的。在草之间的雨 ,充满烟雾。

房屋,或檐口,古董; 或高大宽广,现代强壮。在绿树上起飞,经过几次曲折,深沉的阴影,荆县一个兰花。一遍又一遍的兰花,瞥见优雅,只有知道世界上所有的花,都有点粗俗。蓝色的开放山谷,仿佛隐藏的世界你。洁路在人性化的环境中,没有车噪音。被问到的希赫心远离自我。自花菊东风,悠闲地看南山。山起日落。鸟相和。有真实,想忘记的话。隐藏的人喜欢蓝色,我只是一个菊花。你是蓝色的,我是菊花,优雅在南方的雨中。蓝色,沉默在雨中。紫色的花,白色的结束,轻而优雅,轻盈的花瓣,薄如洋葱皮,像丝一样运行。它是巫师的雨,云的灵魂,梵文的梦想。蓝色的清芬,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鲜花可比。它真的是通过精细的声音的灵魂,在发射的瞬间,半透明进入佛光的空隙。蓝色,优雅开放,在世纪的老树下,也许他们不需要太多的阳光,只有一点雨,够了,就能打开世俗的花。蓝色,充满土地,每朵花,有一个你在花瓣上摇曳,摇一摇一个地方 诗意。

因为你,它是温暖和温暖。孤独在孤独的雨中,享受你的幸福的心。转身蓝池,那200年的风丰田天,唤醒了我的睡梦。不屈不挠,全能,充满疾驰,慷ous 悲伤的歌,我是一个人的一天。真的想要金币和铁,骑在战场上,马皮包裹尸体,交叉诗歌。我是一个英雄,你是美丽的,你躺在我的怀里,安静的眼泪,泪水湿我的衬衫,写孩子们的爱浪漫。我靠龙,剑剑长歌,生活英雄。因为你,我的世界不再孤独,那地方流光的叶子,而且在一个柔软,落花,死叶,草的脚下总是混在一起,混合着真正微弱的情绪; 因为你,我的文字与手腕的翅膀,飘渺的心情,浪漫的感觉。老树茂密,直入天空,这是怎么一个古老而安静。建筑隐藏在古老的木材,偶尔暴露一个角落,彩色的花,点缀的同时。白色的橙色花,黄色的春天,红色的山茶,紫色的桐木,分别在不同的地方,在你的无意中,与你打了一个满。因为你,我的旅程不再孤单,不是一个人看到风景,在那一刻,与你清楚。你就像空气 在我的呼吸,在我的心和肺,在我的血。你就像一朵花,进入我的身体,我结合了一个。谢谢你,在我心中,在我的身体,你无处不在。在南下的雨中,遇见你,好你拿着一个油纸伞,谁分配了兰花的气息,眼睛波浪英盈,诗意在我的生活中。你在我的生活吗?

烟雾充满,毛毛雨开始下降。生活,一如既往,平,偶尔忙,偶尔休闲,闲暇时间阅读,忙时你错过。渴望见到你,在这朦胧的雨中。渴望知道你,在这个春天在南方。渴望爱上你,在这个生命角。渴望爱在这个地球上的城市。渴望与你在这片被遗忘的纯土机上度过。我们在地球相遇,纯净的土地变得温暖,地狱充满了幸福。但你不知道,我只是默默地想,孤独的享受,这个个人的土地到时间的尽头。

小姐烟,浓雨,雨花。我喜欢这种浪漫,像滴在毛毛雨,我觉得你的存在。你的小手在我的大手湿润,你的头发在头发 我的肩膀很软,你的身体在我的心和肺里流动,你的笑声在我耳边徘徊。雨,安静,温柔,面团。你是安静,温暖,美丽和美丽。眼泪通过脸,潮湿的裙子,洗心脏的忧郁。我等你,在南方的雨中,等你,生命,你会来吗?也许这一生,你不会出现,不会来,你只是我的一个梦,在雨中,江南雨,自由千年。我的蓝色,你在哪里

数以千计的回来,感觉是一块桉树林,直树干,是如此鲁莽,不知道一首歌,显然,甚至我的心。我喜欢那种直,直入天空,是如此傲慢,原来我的骨头或自豪,但只是忘记自己的傲慢。你喜欢它吗?这样的原始丛林。茫茫无边的山脉,延伸到一天的尽头。中间是几十

英亩的开放空间,开放和远处。森林安静,鸟鸣,微风徐,弥漫森林沙沙声,在森林里散步,黄色的叶子一遍又一遍,堆成毯子。开放空间的尽头,是新的果园,一大,一大,黄土,散发着一抹香味。外面的果园,是繁华的街道,同样的颜色的摩天大楼 ,只有一面墙,地球的喧嚣,堵住了外面。亲,这不是我们的心吗?只有一个篱笆,它会创造纯土的心灵。几只黑狗,几只棕色的绵羊,在葫芦上的草地上,觅食。不远处,一个废弃的窑,被蔬菜包围,从蔬菜中心通过中心,通往红色的墙壁的污垢路径。

沿着旁边的果园,慢线,篱笆,木柴,木屋,满是青蛙小塘,池塘覆盖着草。打开柴火,进去,看到新种的胡椒,茄子,以及开放的白萝卜,拿着黄色花菜花,整齐的蔬菜情节,爬行与许多未知的野花。一个新的摩天大楼,被称为城市绿岛的医院数十个大樟树,称为绿岛,相比豪华花园,我不知道是什么穷人。但楼上的人还是幸运和满足,在楼上也可以看到这片绿海,也希望梅渴。柴飞在花园里,已经延伸到摩天大楼的基础上,而摩天大楼,只有一个竹编栅栏分开,一对老夫妇,在建筑脚上的水果和蔬菜的脚。想想大楼里的人,你可以 玩偷偷食物的真正版本,毫不费力。真的天堂,青蛙鼓爆炸,感觉我们是采取锄选Kei 老夫妇,快乐和满意。只要心,数千英里远,为什么不。没有蝴蝶飞飞翼,一个小传的心,其实不用说。默默地关心,默默地理解,默默地等待,默默地祝福,一切都是沉默,有时真的可以沉默的胜利。没有世俗,没有麻烦,它是纯粹的爱的土地,天堂的感觉。逐渐漂浮在一片萦绕而温暖的空气中,通过千年的时间和空间,在白云的蓝云的生命中燃烧,浪漫的雨在南方的雨中。

路上没有尽头,一百条相连,过去,一条直路,路边是几个高楼,微弱地听到女人的青春笑声。远,充满了春天的活力,宣传和推崇。脚旁边一棵甜桂树旁边的几块石头,密封雕刻几百年前的浪漫,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包括那个建筑在青春的笑声。谁年轻,会慢慢长大,终于一杯尘土。一块地面,有几个塑料花,一堆燃烧的纸币灰,一些爆竹的残余核,花被一个新种植的月桂树包围,周围是 环。也许纪念碑是甜桂花的树的灵魂。如何生活,这是我们最后的目的地,与桂树成一个,也许是一个好的目的地。

雨渐渐深,天暖,云,风倾斜,懒惰懒。一个人在下午的花园里走,错过了一生的等待。如果你在,心就在。也许你在找我,也在这江南孤独和徘徊的雨中,安静,虔诚的等待,任何时候飞,几年浪费,没有一点点放弃。亲,真的想轻轻握着你,温暖你,温柔的生活。随着你听江南水上钓鱼船唱歌,看到沙漠日落沙漠烟雾; 一起等待纯土地的心,用钢笔的手,记录着浪漫的生活。认识歌曲,真理解释。认识是边际,感恩的命运,等待你,数千英里远。想念你在南方的雨中。也许这个生活,你不会来的下一个生活,我必须等你,在美丽的江南,无边朦胧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