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的八月
初一 记叙文 1097字 194人浏览 redofapple2012

七G班

王璐佳

夜已深,人不寐。窗外有寥落的几颗星,皎洁的月圆满着,却是凄清,幽冷。明月哪会解人心中的离恨,兀自透过云层将那万点清辉漫散于高处仍蓊郁葱茏的树梢上,冷轻的房屋在夜色下更显得冷峻苍茫,依依的西风不经意的拂过篱笆墙边白日里翠生生的藤萝。我踱步在这条静谧的胡同巷子里,寻觅着外公曾在这留下的足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外公很老了,两斑很白,头顶中间光秃秃的,周围是稀稀的几根头发,脸庞圆圆的,整天笑眯眯的,肚子挺得高高的。他整天离不开紫檀茶壶,走路的时候捧着,看报的时候摸着,就连睡觉的时候也要把茶壶放在头边。外公总是仁爱待人,只要是别人拜托他的事,他都会把他办得妥妥的。外公最大的乐趣是养花,在他家,随处可见的就是花,他尤爱文竹,在众多花中,唯有它,开得最为茂盛,应该是这一点,才会让外公喜欢它的吧?。

一次偶然的体检,外公被查出病,活不过一个月,我们都惊呆了。于是,我们这个平静的家变得惊慌。哭的哭,忧的忧。到是外公,好像不是自己有病似的,仍安闲的给花松松土,捉捉虫。还意味深长的教导我们:反正人有一死,该来的还是会来,何必抱怨呢!外公的一席话,给了我很大的震撼。

秋风萧瑟的一天,外公端着他那离不开紫檀茶壶,带我去逛茶馆,这也是他的乐趣之一。走在热闹的小巷中,外公还是有礼貌的和熟人问好,“老李,今天卖菜的挺早嘛!多少钱一斤?”“不贵,八毛外公微微皱了点眉头“嗯…那这样吧,我给你便宜点,六毛。我可下血本了,买不买?”外公调皮的一笑“买!”李伯伯笑了,外公也笑了。八月的寒风很冷,但在此时,我的心暖暖的。茶馆到了,陈伯伯马上迎了出来,“老王,好久没来了,我买了进口的乌龙茶,正愁找不到人一起品呢!”随后,便和外公边叙旧边品茶。严寒的天,北风无情的拨弄着树条,茶馆里的我,品着苦香的茶,听着浓浓韵味的戏剧,想起外公即将离去,不禁苦涩起来。风吱呀吱呀地吹打着未关紧的木门,外公他们突然传来朗朗的笑声,我突然想起了外公曾说过的话:反正人有一死,该来的还是会来,何必抱怨呢!我不禁微微一笑,很轻快,很舒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气越来越冷了,花儿也忍不住枯萎了,尽管外公竭力保留。这时候的他没有当时的那么轻快了,叹息声一声比一声重。终于,在八月的下旬,外公悄悄的走了,在花花绿绿的鲜花的簇拥下,度过了人生。当我第二天来到外公的房间时,一切都还是一样,那只外公离不开的紫檀茶壶那盆一直被外公宠爱着的,一只茂盛着的文竹,不知何时,悄悄枯萎了……

夜,更深了。我徘徊在小巷中,瑟瑟的寒风吹着我那颗惆怅的心。在微弱的灯光下,几片叶子随风飘落,蝴蝶一般轻盈、悠悠的、缓缓的,是这样的柔美、这样的洒脱。

啊!这个落花的八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