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不换白发
高中 其它 720字 264人浏览 干净清洁

时光斑驳了记忆,流水而逝。些许春秋冬夏,印刻辽远的秋千花架,笑靥如花,摆渡回来世,雨落黛瓦。月遥可寄,空叹白头人。

额前缕缕青丝,风轻抚,一阵轻扬。缭绕着清芬的气息,墨发终归,只贪恋一时温尔。

孩提时,我便留了长发,如瀑布般倾泻的玄墨。那时太小,梳头发总是要麻烦大人,母亲每梳一次都说剪,我自然不愿,便留落肩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春风轻拂,我渐渐长大,却仍握不好梳子,便总爱去外婆家,外婆会梳各式各样的发式,而且从不嫌烦。坐在秋千架下,外婆轻轻梳着发。外婆的手有一些褶皱,划过头发,有一些别样的感觉。发,长长的,凤,柔柔的,吹动枝桠,有一些飒飒作响的叶子,暖阳轻射,照斜了外婆的白发,忽有银丝飘落似一片雪花,掺杂了一缕墨发。我突然来了兴致,拿起梳子,梳着外婆雪白的短发,像一层白色泡沫。草丛里的虫子轻轻的叫,外婆说,她小时候也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但后来迫于各种生活原因,只好剪了那长发。我望着外婆混沌的眼眸里闪着清亮的光,静静的,仿佛明月般。我躲在那暖暖的臂弯里,悄悄沉睡。

那一年冬天,雪下得好大,像极了外婆满头的白发,但那白色长发终没留住,暮秋时,她已凋落,和落叶一起埋葬在冬天,一刻便永远。

我跪在泥地之中,剪下墨发,熟稔的编好它,伴她长眠。泪像断线的珠子不住得掉,叶早已落尽,花早已凋败,但青丝还在,一直会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直到后来,忘不了那年冬天的大雪,像极了是外婆在过塑我,用尽青春的坚持一定要抵得过似水流年,经得过岁月的考验。那一天,含笑朱颜,用尽了时间却走不出那一个雪天。

又一年春,墨发重回,甚至更胜从前,却不换白头人再次梳理。

青丝长曳,留住了记忆,绺绺墨发,在雪地里留步步脚印,步步成血,漫天大雪。任风雪飘摇,时光打磨,无法湮没、消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高一:李新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