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小姑夫
初二 其它 2179字 241人浏览 天涯小浪子雨剑

1 怀念小姑夫

今天是小姑夫病故后的“头七”,也是亲人们感念最深、痛楚最深的时段。远行的他终将一去不复返,身影和容颜如同掠过天际的一抹弧线,转瞬即逝,淹没在浩瀚无垠的苍穹。难抑无尽的思绪和悲痛,只能潜藏于心底,但又时时萦绕心头。感叹上天的无情,纵然不去挽留他匆忙的脚步,惟有寻觅他定格在人间短暂而清晰的人生轨迹,作为一份怀念、一份追忆。

小姑夫人生的片段很短暂,但他尽到了责任。从二十出头与小姑结为夫妻,至到他四十八岁英年早逝,短短二十多年里,经历了少小成家、以德立家、勤劳持家的艰辛与曲折,作为父亲,教子育女,倾注心血,用大山般的爱呵护他们成长;作为丈夫,尊妻爱妻,无怨无悔地践行着爱的诺言;作为男人,大事难事敢担当,小事琐事不计较。始终用一颗赤诚的心、火热的心对人对已,以顽强坚韧、无私无畏的品质立身治家。他短暂的人生很充实,用半辈子的时光履行了别人一辈子的使命。他短暂的人生很精彩,留下许多人们津津乐道的故事和可圈可点的事迹。

小姑夫生前和我叔叔、大姑夫家一样,从事废品回收生意。这并不起眼的行当既是冀中一带人的传统支柱产业,也是他们发家致富的首选,可以说家家户户齐上阵。经营方式

2 多有父子搭档的,有兄弟合伙的,生意圈波及全国各地,祖祖辈辈,深耕不辍。小姑夫上道早、人缘好,硬是在这个行业里打拼了十多年,练就了精明,筑造了家业。先后盖房置地买车,娶媳嫁女送老,日子过得也算殷实。和吃苦耐劳的小姑一道把这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红红火火。本想几十年风风雨雨,不肯停歇,儿女皆已成家立业,家里也有一些积蓄,到了苦尽甘来、含饴弄孙的时候,却已和病魔结怨。抑或是积劳成疾,或是突来横祸,不论何故,终将未能渡过这一关。

他人走了,留下了英明,让人高山仰止。他生前走南闯北,阅人无数,对世上的是与非、冷与暧、恩与怨、真与假洞若观火。以深谙世情、通晓事理的精明穿梭在不同的交际场合,游刃有余;他仗义疏财、乐善好施,以酒交友,上至富贾、下至平民都能成为他的座上宾;他为人大气,与亲与邻见忠诚、见真心,对老对少讲孝道、讲慈爱。亲戚朋友、四邻五舍、十里八乡有口皆碑。

再好的人、再能的人也有他的不容易、也有他的不如意。小姑夫在家外能伸能缩,让人信服。但他在我爷爷眼里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爷爷一生经历坎坷,数度劫难岿然不动,家族威望甚高,是我们全家族的精神领袖。小姑夫能言善辩,善当演员,不屑观众,众人面前,他是当之无愧的“金话筒”。夺取了家内的“舆论阵地”,眼里不揉沙子的爷爷岂能容忍。

3 小姑夫的特长在这位把形象地位看得比命更重要的老丈人面前纯属成了“不懂规距、班门弄斧”或者是“不知天高地厚、挑战权威”。脾气火爆的爷爷毫不吝惜对这们小婿的“关爱”,呵斥与痛骂成了教育最多的方式。当然在强势的岳父面前,知趣的小姑夫,不恼不羞,没有据理力争,只有洗耳恭听,没有一争高下,只有委曲求全。亦然时间久了,这也极容易引起外人的猜测和误读,但我始终坚信,爷爷的内心里绝没有偏爱谁、对谁不满的意思,无非是情感的另一种表达方式而已。小姑夫由敬生畏、知止知退,但绝没有心生怨恨,因为他懂得“孝为天、上为大”的做人道理,这样的恪守礼节、遵守孝道陪爷爷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而今时隔七年,不太受他待见的女婿也紧随而去。我想,但愿爷爷泉下有知,能否对这个女婿高看一眼,不要再对他百般挑剔了。因为至亲无法改变,态度可以转变。

我们老刘家世代为农,受良好家风的熏陶和老一辈人传承,这个大家族以崇德实干、严谨治家为本。人人牢记祖训、严守家规。人人讲实干,人人讲道义。特别是到我们这一代有上辈人的言传身教,堂兄弟、表姐妹亲密无间、甚至恨不得把心掏给你,哪怕是一句多余的话或者无关痛恙的话都万般谨慎,都只怕伤害到彼此。大家都能保持这种距离和默契。小姑夫性情开朗、爱说爱笑、无拘无束,他的突然离去让我们这个大家庭顿时冷清起来,爽朗的笑声没了、调节气氛的

4 话题少了,要适应这一变化,让人很不自在,很压抑、很煎熬。想想小姑夫,他快人快语,探讨事理一针见血,直来直去,表达观点从不拐弯抹角,是非分明、爱憎分明。有时候,习惯了听好话、听顺耳的话,他突然来个“连环炮”,尽管让人一时无法理解,让人措手不及。但细想一下,作为长辈,他哪一点说错了?哪一点是为自己?哪一点是言不由衷?

由于历史原因和地域限制,我随父亲生在山西、长在山西,在亲人们的眼里实为“流落他乡”,再加之求学工作占据了我绝大部分时间,平时和伯伯、叔叔、姑姑多以电话联系、亲情间接转达,但亲情毕竟是亲情,没有因为时间和空间的阻隔而有丝毫的暗淡。但相距千里,着实带来大大的不便,见一面难,走个亲戚更难。想想在去年春节,我时隔十九年回老家探亲,在有小姑夫的聚餐宴上,不知是看到亲情的那份激动,还是互诉衷肠的宣泄,我痛苦一场,严重失态。如今忆及那些事,而今早已物是人非,内心充满了纠结和不安。想想我和小姑夫的在一起共处的时光不超过十天,在得知他身患重疾到撒手人寰的二十天时间里,我一再告知自己,无论多忙都要去送送他,但终不能遂愿,也正应了一句老话“子欲养而亲不待”,心中的负罪感那般强烈。

痛定思痛,写下此文,深表怀念,愿逝去的亲人能安息,安在的我们能秉承遗志,砥励前行。

5 刘建兵

二〇一五年八月 于山西临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