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余秋雨散文的创作意识
高二 散文 8646字 392人浏览 大杉流船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成人教育

毕业论文(设计、作业)

题 目: 浅析余秋雨散文的创作意识

学生姓名: 层次:

所学专业: 班级:

指导老师: 职称:

2014年3月23日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成人教育毕业论文(设计、作业) 评语表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成人教育

原 创 承 诺 书

我承诺所呈交的毕业论文(设计) 是本人在老师指导下进行的研究工作及取得的研究成果。据我查证,除了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的地方外,论文中不包含其他人已经发表或撰写过的研究成果。若本论文(设计)及资料与以上承诺内容不符,本人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毕业论文(设计)作者签名:

日期: 2014年 月 日

【摘要】余秋雨散文以其鲜明独特的创作意识拉开了当代散文新时期的帷幕。他的散文实践以广阔的视野、宏大的胸怀、深邃的思想、强烈的忧患意识、人文精神意识、及人文山水的独特创作意识。读他的散文, 总能让人耳目一新, 在一种生命意识、历史忧患意识与民族意识被强烈唤起的同时, 获得巨大的艺术享受,是当代中国散文一种独具风格的范式。

【关键词】传统文化 人文精神 人文山水 文化伦理 历史意志 文化人格 忧患意识

第1章:多维结构立体化的主体意识

(一)、让自己鲜活的文化生命融人笔端。

余秋雨的《山居笔记》中绝大部分篇幅,都写到大家熟视无睹的“暗角”,谈的是历史人物或事件,但却具有振聋发聩的现实意义。《遥远的绝响》写的是魏晋时代嵇康、阮籍等文人活动状况。文章以嵇康为主线,作者行文的心情是一种少有的景仰与钦羡,雅致与抒情中流露着沉痛之感,可谓是岁月跌宕中的情感顿挫。但在秋雨先生的眼里,魏晋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标志出一种自觉的文化人格”的时期。如果没有对大时代的真切把握,而要写出人物的神来,无异于缘木求鱼。

余秋雨的文字之所以有很强的感召力,根本在于作者将自己鲜活的文化生命融入笔端,而此间文化生命又是由沉重深厚的现实历史积淀而成。其神韵不仅表现在思想文化境界上,更表现在强烈的主体意识方面,它直指民族心灵的深处。他的文章既有感性体验又有理性思辨,感召力极强。其重要因素是作者把自己鲜活的文化生命融入笔端,从而走出了散文多少年来的那种小体会,小哲理的模式,树立独立的主体形象。作者主体意识的表现在于他对历史的洞察力,对现实的忧虑感,对未来执著的追求精神,他把对民族的情感付诸于山水之间,而他“心中并不完全是自然山水,是一种人文山水”。

余秋雨描述历史时,不是对僵死的白描,而是把历史作为奔腾不息的长河,用文化连接古今来推动我们的民族。“莫高窟可以傲视异邦古迹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一千多年的层层累聚。看莫高窟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标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作者不是单纯的欣赏古迹而是再现了几千年的历史风貌。

(二)、余秋雨的散文摆脱了以往的审美规范,树立起了一座真正高大独立的主体形象。

真正纯正的主体意识,需要对现实的忧患,对历史的洞察,对未来的执着,对整体人类文化的感悟。而由更高的层次对历史现实进行极其深切的眷顾,其间的忧思、苦恼、欢愉、欣慰,都与历史、现实、未来相契合,和当前的高尚与卑微、深刻与虚浮息息相关,由此而构成了散文的多维结构立体化的主体意识,这种主体意识以其丰富、高大和纯净的特质把当代散文推向了一个新的里程。由此构成文章结构的立体化主体意识。

余秋雨散文对当代散文的超越,不仅表现在思想文化境界上,还表现在强烈的主体意识方面。余秋雨散文中强烈的主体意识固然来自作家渊博的文史知识和良好的文学天赋,但如果只是这些,也只能写出掉书袋式的怀古悼亡之作,决不会将一座“精神道场”弥漫于天地之间。余秋雨的散文之所以有很强的感召力,其根本原因由深厚而沉重的现实历史积淀而成的。他视文化生命如“万斛泉源,不择地而出”,于是,一处处人文景观便成了历史的浓缩,再由历史显现出文化,最终由文化而透显出民族的存在状态。就这样,余秋雨的散文终于摆脱了以往40年散文的束缚,从“小体会”“小摆设”“小哲理”等小家子气的审美规范中走出来,树立起了一座真正高大独立的主体形象。因此,真正纯净的主体意识,需要对历史的洞察,对现实的忧患,对未来的执着,对人生的定力以及对整个人类文化的感悟,借用先贤的话说,就是要摆脱“小人儒”而达到“君子儒”的境界。

(三)、余秋雨的文字是独具的主体意识形态,余秋雨的文字是理性。

他将世界的人文景观看成历史的浓缩,再由历史显现出文化,最终由文化而透显出民族的存在状态。如在《洞庭一角》中,他写道:我们对这个世界,知道得还实在太少。无数的未知包围着我们,才使人生保留进发的乐趣。当哪一天,世界上的一切都能明确解释了,这个世界也就变得十分无聊。人生,就会成为一种简单的轨迹,一种沉闷的重复。因此,我每每以另一番眼光看娥皇、女英的神话,想柳毅到过的龙宫。应该理会古人对神奇事端作出的想像,说不定,这种想像蕴含着更深层的真实。洞庭湖的种种测量数据,在我的书架中随手可以寻得。我是不愿去查的。只愿在心中保留着一个奇奇怪怪的洞庭湖。余秋雨泛舟洞庭,不沉缅于洞庭的深遂与辽阔,只是直抒胸臆,将自己的理性思考与眼前美景相结合,将世人皆知而不可或说的道理直白地抒发出来,显得朴实而执着。他的《文化苦旅》《山居笔记》、《霜冷长河》、《千禧之旅》等等文集和游记,都留下了这样的印痕。在《千禧之旅——泰戈尔的可贵与明确》中,他写道:一种文明,能安顿个体精神已经不错,而如果能够安顿群体性的政治智慧和社会理性,则就更好了。在这方面,西方文明中那些启蒙大师们的论述不可小看,而中国先秦时代的

哲人也值得重视。他们胜于有宗教的地方,就是把个人的修养与救赎,与群体社会理性和社会秩序连在了一起,避免了限于一隅,走火入魔,也避免了不同宗教主张的互煎互熬、冲撞消耗。余秋雨是脱俗的。读余秋雨的文字,常常让我们产生一种错觉,不知身处何年代、何背景、何处所,他总是把历史的、传说的、古文明的东西信手捻来,轻揉慢磨,娓娓道来,让我们在阅读过程中记忆历史、感悟历史。

(四)、在追求表达的主题上,是力求表达自己,还是外部事物,这本身就是一对矛盾,如何将期协调好,实乃智者所为。

余秋雨散文对俗常生活乃至社会政治层面上的东西已无所依恋,而是从更高的层次上对现实历史进行着极其深切的眷顾,其中的欢愉、忧思、欣慰、苦恼都与历史、现实和未来紧密契合,与当前处境中的高尚与卑微、深刻与虚浮息息相关。余秋雨与其说成是散文大家,不如说成是一位辩思的哲人,正如一些评论者对他的评论:“系秋雨散文的最大特色除了它浓郁的学术味和文化味外,便是那种诗意的写作风格,而构成这种风格的,恰好就是那种雅致高贵的忧伤,神驰古今的浪漫,充满终极关怀的文化品位”。对此,对于我们大学生写作也有很强的借鉴性,也能够为形成自己的写作风格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而我始终认为,能够表达自己真情,就是好的,不必太拘泥于章法,本身“文无定法”,但同时也渐渐发现,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也不能总沉浸在小我的忧伤温情的封闭世界中,我们还要时不时地抬抬头,仰望一下古今,仰望一下中外,这个时代缺少一份大气、恢弘,但我们的文章却不能圈囿如此,我们也须怀着一份博大的文化良知。

至于风格的创新问题。既然是风格了,干吗还去创新?这听起来有点矛盾,其实未必,风格是要创新的,需要变化的。尤其对于本身固有自由精神的散文体来说,太常规化的风格〈或说成是格式吧〉也会渐渐成为一种僵化的套式,限制着自己的发展。细观余的散文,发现其中内含一种书写模式,譬如《文化苦旅》、《山居笔记》等作品都有“小说叙事+诗性语言+文化感叹”的创作元素。这种缺乏变化的话语模式最终让阅读者厌倦,因为它无法提供更多的阅读可能性。“小说叙事+诗性语言+文化感叹”这种僵化的三位一体话语模式与散文本身固有的自由精神是背道而驰的,格格不入的。“余秋雨的散文很容易就获得了世俗性的巨大成功,但在精神深度上却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文学不是抚慰品,不是按摩椅;文学是向阅读者诉说自己的愤怒的呐喊和良心的呼声。文学是让阅读者重温语言的初始意义,那就是言为心声的人生见证,说话,而且是说真话,而且是说出真相。”所以风格创新是非常必要的,作品的生命力也才会长久。

第1章:余秋雨独特的主体意识以其丰富、高大和纯净的特质把中华

民族人文精神的终极指归推向了一个更高峰。

(一)、忧患的美学意蕴

在余秋雨的散文当中,他常常以哲人的眼光洞穿历史。他可以不受身观局限而贴近历史人物的日常生活或置身于历史人物的灵魂深处,让其用最具说服力的事实去说话,使审美者对这些“事实”进行了理性思考后产生的对历史人物高尚情操予以认可并滋生的敬畏之情,这种敬畏之情源于对崇高的体验。在《风雨天一阁》中,作者尽情的叙写了以藏书为乐的范钦和甘愿放弃田产而继承“天一阁”藏书的范大冲。藏书对文化的积累与延续至关重要,因而古往今来颇受有识的士子文人津津乐道与青睐。众所周知,藏书的意义虽大,却没有经济价值可言。而范欣却苦心经营到80岁临终之时。更有甚者,其长子范大冲为了“天一阁”的藏书甘愿放弃了对田产的继承,其魄力不小,勇气可嘉。范大冲的人格、情操也因其得以升华。这种取舍直承历代文人的精神实质,值的讴歌与弘扬。范大冲其人也因其“壮举”而成为美的典型。这篇文章,作者以平和的语气娓娓道来,使人可信,感人肺腑。它不仅具有了刚健,雄伟的美的实质,而且也能使人产生一种惊心动魄的审美感受。当然,对崇高美的表述在余秋雨的作品中表现甚多,难以穷尽式的罗列。

(二)、沉重的文化忧患意识

纵观余秋雨的作品,无不与文化有关联,余秋雨本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说“自己特别想去的地方,总是古代文化和文人留下较深脚印的所在。”“我每到一个地方,总有一种沉重的历史气压罩住我的全身。”余秋雨的自我表白,正表明了他对文化的极度关注,因为这种关注,余秋雨才会以近乎严肃与执拗的学者态度,以浓得化不开的思乡情结,以对知识分子命运的切肤关注,为广大读者勾勒了一幅幅深刻而独特的文化意境,弘扬了一种久违了的崇高文化精神和文化至上的人文理想追求。其中心,是不断以道德与良知的独特视角重新审视中国文化历史的经纬,道出许多人没有想过或是智者不敢言说的思想真言。按照余秋雨自己说的话是:“我是真心实意的在游山玩水,又情不自禁的感悟到了它们各自的文化蕴涵。”这一点在他所写的大部分关照人文山水的散文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如在《道士塔》中,余秋雨写了敦煌石窟的历史罪人王道士为获取钱财而大肆向外国冒险家盗卖敦煌文物的可耻行径后,他对一个民族坚守不了自己的文化财产的悲剧进行了深刻反思。对朝廷官场保护不了文物,官员们不断私自鲸吞文物,加速失散文物等不合理现象进行了有力的抨击。最后他发出了这样掷地有声的喟叹:“偌大一个中国,竟存不下几卷经文!”这正是余秋雨的可贵之处,他并不掩盖中国文

化历史的疮疤,透过这些中国文化历史的一个个创伤,我们可以体会余秋雨为中国文化的厥失而痛心疾首,为中国文化研究的湮灭而捶胸顿足,他意在通过这些作品提示着这一代的文化人,中国文化历史不能再重新上演这悲壮的一幕。

(三)、传统文化的坎坷历程

在《莫高窟》中,他落笔如行云流水,字里行间充盈着越迈千年的睿智哲思。作者独特的视角,精练的文字将文章描写的熠熠生辉的同时又在寻找连接古今文化的纽带;寻找文化人的性格。余秋雨的文章既有感性体验又有理性思辨,感召力极强。其重要因素是作者把自己鲜活的文化生命融入笔端,从而走出了散文多少年来的那种小体会,小哲理的模式,树立独立的主体形象。作者主体意识的表现在于他对历史的洞察力,对现实的忧虑感,对未来执著的追求精神,他把对民族的情感付诸于山水之间,而他“心中并不完全是自然山水,是一种人文山水”。

作者从画像色流中,将几千年的文明看的透彻,把历史与文化相结合,呈现给读者的是一种启发,一种昭示;一种明快,一种洒脱„„“清褐浑厚的色流,那应该是北魏的遗存”,金戈铁马,“强悍与苦难的汇合,流泻到了石窟的洞壁”;华丽柔美的色流,是隋文帝统一中国后,此时,隋炀帝正畅游碧波荡漾的大运河;涡漩卷涌,万马奔腾,禽鸟在歌舞,雕塑有了脉搏和呼吸,人的生命在蒸腾,这便是唐代,传说中的飞天,掀起飘带漫天飞舞。“人世间最有吸引力的,莫过于一群活得自在的人发出的生命信号”;色流趋向精细,温煦沉着,清风栩栩,这是五代;色流走向灰暗,舞姿拘谨,辛弃疾,陆游的音色显得孤单,国土悲凉,颓势阴沉,这便是宋代;色流很难找到红色了,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古丝绸之路渐渐走向冷落,这是元代„„

余秋雨带着我们“像是赶了一次长途的旅人。据说,把莫高窟的壁画连起来,整整长达60华里”,作者不信“60华里的路对我轻而易举,哪有这般劳累”?

是啊!这60华里,坎坎坷坷,深深壑壑,走得艰难,看得艰辛,它翻起了昨日,连起了今日,携手于明日,让我的心潮跌宕起伏„„

(四)、个体的生命忧患

作品中还充溢着悲悯的人文情怀。《风雨天一阁》中描写清代女子钱绣芸嫁到范家,却没有看到天一阁的任何一本书,带着遗憾逝去了。作者写道:“今天,当我抬起头来,仰望天一阁这栋楼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钱绣芸忧郁的目光„„而是写在那很少有人文气息的中国封建社会里,一个姑娘的生命如何强韧而又脆弱的与自己的文化渴求周

旋。”在天一阁的整个鸿篇巨制中,作者特意将笔墨濡染了一个封建时代女子的文化渴求,并给予深切的同情和关注,这反映了余秋雨悲悯的人文情怀,使人读了仿佛也感觉到了钱绣芸那哀婉的目光,并为之感动、为之叹息,这种悲悯的情怀不仅突出了天一阁的文化价值,而且也增添了作品的人文色彩。

(五)、民族精神的感伤

余秋雨的散文是情与景的交融,灵与肉的碰撞,而使得艺术审美者在体味了博大精深的华夏文化的同时,也会明显的受到他思想的浸润与牵制,你会一起和他感同身受到好与恶、荣与辱,血与泪的情感宣泄,这是一种共鸣现象,这期间除了倾听到作者的痛苦,激荡、欣喜的心声之外,也会产生一种强烈的震荡感。而这些情感的波动也正源于对崇高的体验。这是美的升华。在《道士塔》中,我们一方面为道士王圆篆因愚昧和贪婪而使莫高窟中的经文、锦帛流失海外而对其切齿。一方面又因清朝官吏只注重贪图个人享受而对莫高窟不管不顾、听之任知,而对其痛恨有加。现实丑已成为即定的历史,任何人也回天乏力。直面历史百感交集,然而在痛定思痛后一种强烈的责任意识被空前强化了,崇高的历史使命感袭上心头,以至于使艺术的审美者脸红心跳、热血沸腾,这时在其意识形态当中个人的得失消亡了,取而代之的是升腾了民族大义、民族气节。

(六)、漂泊者生命主体的寻求

余秋雨走出了书斋,走出了都市繁华,一个人,悄悄地,从秋风塞北到春雨江南,一任唐朝的风沙宋朝的烟尘的扑打,又黑又瘦,一路探寻着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苏生力量和文化更新的鲜活血脉,而对自然山水、风物,面对一堆堆文化的断壁残垣,余秋雨发出了苍凉的人生浩叹。这是真正的大忧患大悲怆,说是历史的泼墨一点都没夸张。你看整个“文化苦旅”,从大西北的敦煌起步,转到大西南的武侯祠、都江堰,再到东南的吴越春秋,最后的落脚点竟是南洋的垒垒丛冢。起初,你还会拥有一份自豪,一丝安慰,因为我们毕竟拥有过一个大唐盛世以及大唐盛世所创造下的辉煌的敦煌文明,尽管后世不肖子孙是如何地把她糟踏了。接着你便感到了寒冷,因为文人的孤魂野鬼出现了,慢慢地你会沉默,你会忧伤,你会呜咽,最后面对一群黑头发、黄皮肤的华裔却不再操华语的异乡故人,你能不悲鸣? 中国的文化啊,难道你真的就断送于此吗? 难道你真的最终也像古埃及、古希腊一样文明沉沦了吗? 不,不会的!

《道士塔》《莫高窟》应是劫后的苏醒。《阳关雪》则早已跳出了“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圈子。《上海人》是在祭奠古上海文明的同时对今上海文明又作了充分的肯定,并提出了“小市民”“大市民”的概念。

余秋雨是那种乐意把笔浸润在历史沧桑之中,眼睛却时时关注着今天,也眺望着明天的文人,经历着山一程、水一程的坎坷,领纳着风一更雪一更的寒冷,这里面怎能没有沧桑? 一座破旧斑驳的牌坊,一堵朱红剥落的庙宇的断壁残垣,一条海岸边被风霜侵蚀的废船,那是岁月的层层结痂的痕迹,那是岁月无声却残酷的铁蹄,人类所无法承受的无奈。在这里,沧桑成了一种人文景观,该需要多么高品位的审美心境啊!

第3章:余秋雨对传统文化意蕴的深人挖掘中突显了他独特的人文精

神意识,并取得了巨大成功。

(一)、余秋雨对充满惰性的民族文化、僵滞的社会文化运行机制、腐朽的封建专制文化和伦理道德的强劲理性思考,他不遗余力地呼唤现代文明,而则表现出焦灼、愤慈、痛苦。

针对中国文化,余秋雨先生与北大学生共同探讨了四十七节课,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最后一节课“走向现代的困惑”。回忆起秦、汉、唐、宋的失落,大家都处于一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心情之中。因为那时候,人们才朦朦胧胧看到了中国。中国人在十九世纪后期遇到的灾难,应证了任何再辉煌的回忆反而加深了失败的体验。但是,这是政治失败还是文化失败呢?余秋雨先生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说文化失败有点不准确。中华文化毕竟已经延续了几千年,在别的文明一轮轮相继灭亡和中断的过程中一直维持着自己的生命,到十九世纪,还没有充分的理由判定它已经灭亡。但是毫无疑问,这种过于长寿的文化在生存状态上确实出现了一系列难以逾越的障碍。在没有逾越的时候,看上去像是不可逾越。看到余秋雨先生这样透彻的分析,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再次说到文化的困惑,我们不得不相信中国在二十世纪前期所做成的两件大事—推广白话文,破读甲骨文,证明中国文化并没有失去生命,甚至也没有失去高贵。其次,作为一种文化,自然会有毛病,到了现代,依然如此。所以我们不得不困惑为什么明、清两代只出了曹雪芹和王阳明这样寥寥无几的文化创造者,但到了近代、现代、当代,连出现曹雪芹这样的小说家,王阳明这样的哲学家的希望都没有了。中国文化难道就一直“僵滞”着吗?

《问学·余秋雨与北大学生谈中国文化》这本书,让我对中国文化、西方文化和国际其他文化,有一种总体的透视,同时我们也要用批判的眼光来看我们民族的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用一种真正的汉文字之美,用一种文化的表述美的方式来传播文明的话呢?

(二)、强调外来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冲击,喜欢在传统文化的自我追索过程中升华。

中国现代散文对西方文化也不是完全认同的,其中也有疏离,这主要表现在那些文化散文上。新时期的文化散文也同样存在这样的倾向,或是过于依恋中国传统文化,或是过于信仰西方文化。但与现代文化散文相比,许多新时期文化散文对这一倾向都有新的超越,这些散文往往站在20世纪人类文化发展的高度,采取批判吸收的态度,表现了比较健康成熟的文化精神和审美倾向。余秋雨在散文《笔墨祭》中谈到中国的毛笔文化,认为这种文化尽管是中国文化的象征,其中也内涵着美与人格,但世界文化的发展已不容许中国人仍手握毛笔慢悠悠的爬行,新的世界和新的文化已是人们对这种毛笔文化进行美的祭奠的时候了。他这样概括毛笔文化的局限,“过于迷恋承袭,过于消磨时间,过于注重形式,过于讲究细节,毛笔文化的这些特牲,正恰是中国传统文人群体人格的映照,在整体上,它应该淡远了”。显然,这是针对世界文化的发展来说的。如果不站在世界科技的高速发展中审视,余秋雨或许还沉迷于毛笔文化的“美”中不能自拔。同样,在《西湖梦》中,余秋雨还对“梅妻鹤子”的“隐逸文化”人格进行批判,认为这样就会使中国“群体性的文化人格日趋黯淡”,“文化成了一种无目的的浪费”,“封闭式的道德完善导向了总体上的不道德。文明的突进,也因此被取消”。站在西方竞争文化的角度看,中国几千年的隐逸文化也确实产生很大的负面作用。如果不改变中国人的文化结构,中国将永远被甩在世界的后面。只是余秋雨的分析还欠深入,他没有看到“毛笔文化”和“隐逸文化”在中国文化的正面意义,也没有看到造成中国这种“柔性哲学”的根本原因是残酷的专制制度,更没有看到世界文化建设过程中,中国文化的柔性是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问题的关键不是清除而是继承与发展。这是余秋雨在中西文化大背景下存在的误区。

第4章:结论

余秋雨的散文创作在自觉的追求中, 以其高远而切近现实的主体精神及独特的艺术表现为散文创作奉献了一种新的文体范式, 显示出极具个性特征的文体意识, 表现出对当代散文实践的超越。他力图通过健全人文学者的完美人格,达成个体生命价值的实现,最终完成整个民族的人文精神启蒙,这正是余秋雨散文创作的心路历程的写照,也是余秋雨散文具有无限魅力的精神特质。

参考文献:

《文化苦旅》 余秋雨著 东方出版中心 1992年3月版 《山居笔记》 余秋雨著 上海文汇出版社 1999年8月版 《霜冷长河》 余秋雨著 作家出版社 1999年3月版 《秋雨散文》 余秋雨著 浙江文艺出版社 1994年10月版 《文明的碎片》余秋雨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 1994年5月版 《千年一叹》 余秋雨著

作家出版社 2003年2月版 《莫高窟》

www. okfu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