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的天堂
初三 散文 1536字 57人浏览 海南婚庆

你给的天堂

-----评《海洋天堂》

王川 赵瑞交

穿过河流是海洋,穿过海洋是远方,站在心的方向张开爱的翅膀,就让天空铺满星光,父爱就是我们的天堂。

没有人愿意去苛责一部充满悲悯色彩与人文关怀的电影,正如没有人愿意去诋毁父爱的伟大与人性的真纯一样。那些“情节衔接不流畅”“煽情火候不够”的批判之词不是,也不会成为主流。《海洋天堂》最终留给我们的是无限的温暖与感动。

21岁了,王大福(文章饰)还活在自己过于冗长的童年里,活在父爱为他编织的天堂。不会开门锁门,不会脱衣穿衣,甚至不能流利表达,只能重复一个个简单的句尾,看似重复却是一种最好的回答。他的右手神经质地颤动,是一种问候世界的姿态,他的世界干净的像一片蓝色海洋。

在父亲王心诚(李连杰饰)的庇佑下,几乎所有机构、所有人都是心存善念的,没有排斥与歧视,只有无限的关怀与悲悯。有人说,《海洋天堂》的败笔就在于弱化了社会的残酷与人性的丑恶。但是面对能将父爱如此演绎,将父子间淡淡情、深深依恋如此演绎的影片,我们还敢再奢求什么呢?我们甚至宁愿去相信世界就是一个爱的天堂。

作为一代打星,李连杰第一次在演出中放弃了华丽的拳脚表演,而光辉却有增无减。他用和煦的微笑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海洋般深情博大的父亲。没有豪言壮语,没有自命不凡,拒绝柴姨(朱媛媛饰)赠送的啤酒时那句“为大福多活几年”足以让我们动容。

追溯影片开始,一叶孤舟独泛在汪洋大海,空气中弥漫着久石让唯美动情的音乐,这是一幅绝美的天堂画面。听着潺潺的流水声,海鸥的清脆鸣叫声,我们似乎能嗅到海洋独有的淡淡腥气。但父亲凝视良久,淡淡一句“儿子,我们走吧”纵身跳入大海,又把人拉扯回现实,将心中的天堂撕扯的粉碎,到处弥漫着绝望的气息。也许,这样的镜头未免过于悲情了一些。但是,爱一个人到深处时,是宁肯同生共死,也不愿独留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受委屈的。

大福是孤独症患者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父亲把他送进福利院临走时他没有表

现一丝的依恋,这多少让王心诚有点失落。可面对没有父亲的夜晚,他烦躁不安,当看到焦急赶来的父亲时,大福立刻安静下来,乖乖举起双臂,像孩子一样哭泣着让父亲帮他脱衣,还要与父亲碰碰手掌。那是他对这个经常说着 “大福真乖”语气或宠溺或欣慰,没有一丝敷衍与不耐烦的父亲的最深的依恋。孤独症的大福并不是没有感情,他只是不会像常人一样表达。父亲是他依靠的地方,是内心最后的归宿,是舒适的栖息港湾。

“你不走,爸走了,谁来管你啊?谁来管你啊?”这是王心诚内心深处最无

奈的呼声,我们似乎听到了一位苍老父亲心在颤抖的声音。他要让这片蓝色海带走他和大福,他要紧紧牵着大福的手,就算路已经到了尽头。可是路并没有真正的走到尽头,在父爱的感召下柴姨、老院长、海洋馆馆长(董勇饰)像一个个天使飞到大福身边为他重新编织了即将折断的翅膀。《海洋天堂》就像儿童手中的画笔,为我们描绘了心目中的天堂。也许它干净的有点不真实,却触动了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有谁敢说自己心中没有这样一个天堂?

故事的结局是意料之中,可是却没有预料到情感的爆发。王心诚终于还是永

远的住进了那一方矮矮的坟墓,离开了他心爱的大福。大福更加孤独了,呆呆望着坟墓望着天空,他似乎什么都不懂,又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记得父亲的话“大福啊,这狗不放在电视上啊”“大福过马路要看两边”,大福乖乖把狗从电视上拿下来,自己煮鸡蛋,过马路,坐公交去海洋馆,拖地板。他记得爸爸是海龟,他

轻轻伏在海龟的背上寻找温暖与安慰,“爸爸是海龟,爸爸会永远陪着你”。

海洋是鱼的天堂,父亲是儿子的天堂。在恶搞,低俗电影盛行的今天,在爱

缺失的现实社会,我们需要《海洋天堂》来呼唤爱的回归。《海洋天堂》的真纯质朴和饱含深情如一股清新的海风,吹入人们的心中。

爸爸,谢谢你给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