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淡去纤华
初二 记叙文 1010字 30人浏览 小鱼儿忽忽悠悠

如果为梦,那就在梦的清波里消融;如果为实,那就在真实的土壤里繁殖。我很脆弱,脆弱到懦弱,别让我纤细的眉头卷起铺卷的乌云,我怕这是生命不承之重。倘若如此,即便如此,我愿浮生若梦,淡去纤华,真真切切走一遭。——题记五月的花季里,我打着浅蓝的花布伞轻悠悠地来到你的小山城外,半晌我听到悠扬的笛声飘来,还有那婉转的小桥流水,我告诉自己这是梦,便欣欣地闭上眼,紧呷一口水在口腔里奔腾汹涌。一滴冰凉晶莹的水珠打在了我粉嫩的颊上,我以为是我该哭了便应和着流泪。我发现喉咙哽咽,嘴角苦涩,伸手抚摸一个柔软的温度,我知道你就在我身旁,如果还有一个声响那就是你轻柔的耳语,我知道我没有理由在这个有你陪伴的时候不勇敢起来,只是我怕梦的纤华会深深地把这场相遇把这层回忆牢牢地锁在匣里,不在现实中欢腾,独在追忆中起舞。浮生若梦,绮梦繁华,弹不过现实一指,你能在我梦里,若能在我梦里,只要80年为春,80年为秋,躺在春天的菁华也罢,沉落在尘泥里也好,又有何妨?如果一切的美好都要有一个婉约的情意,都要以唯美来修饰,我愿浮生若梦,淡去纤华,只要平淡幸福就好,不爱轰轰烈烈繁缛奢华。我赤着脚走在青石铺成的蜿蜒曲折的小路上,脚凉凉的,心暖暖的,,这错位的温度和巨大的温差蹉跎着我的神经,大脑短路似地喜欢温暖的怀抱。我看见我的右边是江堤,左边是鞋子,水在动,鞋也在动,我知道此刻你在。栀子花开的好美,我们在小山城外的故事也好美,不用在等待中惶恐织起如丝岁月,也不用期冀在梦的依波里轮回。我只知道如果我的左手亦或是右手举起一定有你,我只知道如果此刻我能听到两种声音,那其中的一个是你,还有一个是我。我坐在了水心亭上,亭下的花开了,艳丽娇美,我猜想这一定是个好的预示,一个完美的日不落式的祝福。我听见了老人们谈笑的声响,此刻我的心灵很净,我知道你很静,因为在这个亭上上演着一段我们的故事。我思索用青春的笔触去抒写人生,如若风雨兼程有你,那该是多完美的结局。我顽皮娇气地拽着你的手坐在了阳光直曝的草坪上,对面是来往的游玩的人群,我清亮的眸子不敢去直视移动的风景也不敢去接近光明,因为我怕浮生若梦,请别嘲笑我360度的环视,360度的扫视,135度的仰视,90度的垂视,因为梦易碎,景难存。我睁大了瞳孔,焦距接近为零,拍你入内,再以光年计时的速度存你入内,揩你为良辰美景陨落晨曦的光辉,捣破梦境迷离,窜写浮生若梦,淡去纤华。一场梦不为空,你能这样虔诚地告诉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