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唐诗宋词的年代
初一 散文 792字 1004人浏览 回坊人家

青藤静静地攀在漆迹斑驳的旧墙角,空气中漂浮着黄梅的清香,我拿着一本小小的《宋词》,循着词人的韵,婉约地走来,在石桌前停住。

整个下午,我毛笔为浆,宣纸为舟,泛波于千年前唐诗宋词的烟波浩渺中。当江南的细雨霏霏飘洒,秦淮两岸香拥翠绕,是谁轻舞罗扇扑流萤,黯然伤怀于碧水秋云间的鹤立亭亭?当渭城的轻尘沾上衣襟,塞外的羌笛悠悠吹响,又是谁披蓑戴笠狂歌大江东去,挑灯醉看吴钩犹利?回眸间,万千繁华已落尽。曾经,我想做在羽扇纶巾间的女子,在西子湖畔独品晓风残月,在绿柳如丝中墨笔添香,做那唐诗宋词上韵短味长的一笔。只是,这是一个没有唐诗宋词的年代。人类文明的进步,数字时代的到来,那个精致玲珑的朝代,早已缩成淡淡的身影,随着时间在墨香中沉淀。我在寒假里踏进书店,琳琅满目的课内课外辅导书占满了书店的大部分。我却被一个人烟稀少的角落所吸引,书架上的书卡工工整整的写着四字:唐诗宋词。轻轻那下一本宋词,用手掸去表面的灰。淡紫色的封面并不张扬,但龙飞凤舞的“宋词”二字却令我热血沸腾。打开书,一阵淡淡的墨香散发开来,我轻念道:“多情自古伤离别。”这是一股灵魂充斥着欲望的年代,充足的物质让我们安逸,流行的泛滥,语言的苍白,让豪放,婉约成为已逝的背景。蓦然回首,钢筋水泥的丛林,是暗香疏影早已成为沧海桑田。于是我们总在叹息世路难行,叹息良辰美景虚设,却有谁能把浮名唤作浅吟低唱,笑吟不敌疾风的浊酒一杯?太多是非太多功过“剪不断,理还乱”,足以让我们迷失傍徨不知所措,哪里还有闲情逸致了“和羞走,却把青梅嗅”?唐诗宋词的年代,桨声重重,在千里楚江中,一舟独去。在这个假期里,我认识了亡国君李重光,也认识了一代词帝李煜。我甚是怀念那个风雨飘摇的唐宋王朝,那个距现在千年之远的年代,那个早就文学奇葩的时代。感谢,感谢这段距离——沉淀了千年的唐诗宋词,让我足以远远地,静静地拈花轻笑。

初一:淡生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