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人走
初三 记叙文 3708字 143人浏览 雷锋366

1,下一个站口

我以为我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地消磨掉我的大一年华,可是它却这样残忍地带着绝望地离我而去了,不留痕迹,以一种万劫不复的状态,心歇斯底里地疼痛着。很多美丽而伤痛的岁月与记忆就要与我背道而驰了,而我始终保持着一种无知无觉的姿势。

城市的天空总给人一种被高高的楼层划伤的感觉,流淌着冰蓝色的冷寂与苍凉,不着边际。强烈的阳光透过随处可见的椰子树叶的缝隙赤裸裸地灼伤人的灵魂。我不断地审视着自己的阴郁与孤独,在浮躁的空气中裸露永不愈合的伤口,如同一只甲壳虫,在岁月的包裹中拼命隐藏柔软的内心却被阳光无情地汲取了水分,直到外壳龟裂。

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我感觉如此压抑。这个城市的节奏有着独特的缓慢与慵懒,让我无所适从。我是在攀爬一座陡峭的镶嵌着锋利石头的悬崖峭壁,艰难爬上山顶居高临下时,却发现一直幻想着的东西还停留在原处。我想我不属于这座城市,当初魂牵梦萦的只是一个美丽的梦境,一旦真实起来,便支离破碎。

还记得你第一次带我去见蝴蝶兰的场景吗?它们被人如此宠爱地栽种在花瓶里,是那种带有古典气息而且有斑驳锈迹的瓷瓶,上面的图案精致而典雅。隐隐约约有蝴蝶的形状,却多了一种寂静美感。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的花瓣漫天飞舞,如同漫无边际的绝望。坚硬的茎有生命的质感在深层脉动,忧伤而孤独。

这样的心情里我一直都是迷失的,迷失在混乱的人群里,迷失在落日的余晖里,迷失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里,迷失在海南不变的季节里。谁是我生命中的过客?谁是谁的皈依?是那些在我生命里出现了又离去了的人?还是那些一直给予我温馨的关怀的人?抑或只是一片飘落在我手中的耳叶相思?

他们都改变不了我的寂静与孤独,改变不了我梦幻般的无知无觉的生活,如同岑寂的窗外绽放的寂寞而美丽的昙花。包括你,你也是。我还是习惯在A4纸上涂抹一些属于自己的阴郁的文字,习惯独自坐在葱翠的草地上听潺潺的水声,习惯在斑驳的铁椅上孤独地看落日霞光,习惯在寂寞与绝望中阅读张爱玲苍凉的文字。有着落魄而桀骜不驯,冷漠而坚定执着的眼神。春花落尽,夏叶已老,缘来缘去总成空。

很多次我都真实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孤独,幡然醒悟,那些曾经在我生命里举足轻重的人早已远走高飞,去了我一生都到达不了的地方。执着的我依旧喜欢用凋落的树枝写下一些熟悉的有开始陌生的名字,寻找时却发现早已了无踪迹。没有人能够真正与时光与距离抗衡,对于岁月的流逝,时光的久远,距离的遥远,所能做的,只有拭目以待。

曾经不止一次跑到破旧而华丽的教堂,只为聆听那庄严而肃穆的钟声,感觉亲切而温暖。我知道我隐藏不了内心的绝望。教堂里破旧的粉墙布满了斑驳的芬芳。我喜欢爬上屋顶,极目远眺。海南无线条的风轻拂过,长久地回荡然后消散。看到一只只盘旋的飞鸟突然转向,义无返顾地消失在远方的远方。眼中的泪水便再也无法停留,簌簌地扑落,掉落在水泥地板上有隐忍而决绝的声响。究竟什么才可以永恒?什么才可以不朽?

也许无论怎样绵延的轨道都有昭示完结的站口。下一个站口,等待我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对你的伤害有多深,也许都是不经意。我不知道你会离开多久,也许永远地离开了。我不知道一个人的旅途还要走多远,也许穷尽一生也无法走完。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真的。

2、时间没有等我,是你,忘了带我走

你一定惊叹过我是怎样绝望而孤独的女子。总是一袭白裙,站在荒芜的杂草之中,风带着裙裾滑过肌肤时细腻而柔软。目光里有一处蓝色的孤独的阴影。高低起伏的草叶在我周围不知疲倦地吟唱着四季轮回,风在绝望的声音中不停地颤抖。摇曳的含羞草在风中一翕一合。这都是一些顽强的生命,有着独特的生存方式。这样的情境里,我对着你盈盈浅笑,那样的惊鸿一瞥不知缠绵了你多少季节。

时间给了我们平等的机会,与你相遇,再别离。我喜欢凝视着你虔诚而温柔的眼睛,在你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定格在心里;你总是在向我诉说温馨的往事时,小心翼翼地采摘一朵不知名的野花,插在我头上,看我笑成春花灿烂。可是我们却没有给时间重合的机会。 你坚定了,于是你走远了;我妥协了,于是我站在原地。我是那个逃避生活与成长的孩子,总是躲在时光的裂缝中窥探岁月的沧桑与无奈。当有一天,时光飞逝,回忆残留,我们一起流下的那些深深浅浅明明灭灭的痕迹会不会乍隐乍现?那些美丽的岁月与记忆会不会酿造出璀璨夺目的珍珠?

这是一座不繁华却无比喧嚣的城市。喧嚣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经久不衰的汽笛,喧嚣的路灯黯淡而沉闷,没有安静的翠绿的树林。喧嚣是这座城市的主旋律。喧嚣是我们相遇与别离的主旋律。我明白,一切都会归于平静,就像无数条流动奔涌的河流最终会注入平静的大海,只是,海水深处会有暗涌。

你总能在一些琐事上给我细微的关怀与感动。刮台风的当天晚上为我送来丰盛的晚餐;为了见我一面等到深夜,见我无动于衷后失望地离开„„可是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爱过你,对于爱情,我一向都是吝啬的,对于你的期待,我总是视而不见。

那天夜里彻底地失眠。失眠让人茫然不知所措,飞扬的思绪如同醇醇的茶香四处弥漫。至今我还是不知道究竟是谁错了。你轻轻地揽我入怀,我定定地看着你,蓦然醒悟过来了,扬起手重重地甩了你一巴掌。原以为没有爱情,也可以同沐清爽怡人之风;没有爱情,也可以同望清冷寂寥之月。因为害怕孤独,希望同撑一把伞,可是没有爱,便遮不住漫天的淫雨霏霏,便挡不住夏季的阳光惨烈。

那晚月色沉落。沉落的,是否还有当初完美无暇的快乐?也许一切都是我的幻觉。快乐只不过是摇动的树叶上滚动的露珠,柔弱而凄美。

你说会给我一座茂盛的树林,一间安静的小屋,小屋的摆设简陋而陈旧,在世事的喧嚣中寻找一片安静的憩园,与我相遇,与我别离。一切那样原始而简单。可是,我们都迷乱了。这座喧嚣的城市依然寂寞,如同寂寞千年的化石。

时间没有等我,是你忘了带我走。此时的我,只能透过时空的隧道窥探最初的遇见,最初的心情里,没有眷恋。

又,一个人走。孤独伫立在荒芜的杂草中沉默不语。开始明白孤独是注定没有岔路口的。

3、到达,再离开

只能一个人走了。一个人,出去走走。

有些事情,有些地方总让我无比迷恋,仿佛有一条前世的绳索在牵引。也许只是因为它们散发的特殊的气息,也许因为它们一直如同天籁响彻心扉,也许因为梦里魂牵梦萦的几处美丽的风景。

在儋州看到了江南的山坡与稻田,带着无穷无尽的苍凉意味。我无法描绘那样的美,山坡在湖畔突兀地耸起,层层叠叠的翠绿上一座剥落了红色油漆的小木房孤独地伫立。寂寞的湖岸人影幢幢。淙淙的溪水声和鸟儿婉转的啼叫声奏出一首萧瑟的交响曲。稻田是一望无垠的葱茏,却没有江南阶梯式的落差。听到一片蛙声打破了稻田的宁静。我寂寞而跫然的脚步声将稻田点缀得如痴如醉。

那是属于你的家乡的风景。一直在想,是不是那样绝美的景致润泽了你诗意的情感,你的笛音才那样唯美而动人心弦。可是我仍然不爱你。平凡如我的俗世女子寻觅的只是一份俗世的爱情,只希望能牵着恋人的手,生死相随,不离不弃。可是你给不了我什么,甚至安定。你是一只没有脚的漂泊的鸟儿。惨烈地飞翔,背后留下无法抹杀的阴影。于是,你选择远离,尽管有太多不舍。

儋州的风是安静的,雨是安静的,山坡是安静的,树林是安静的,稻田是安静的,小径也是安静的,一切都不同寻常的安静,是我一直渴求的安静,而你却走远了。那样安静的情境里我会回忆起与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如同看见自己的掌纹丝丝入扣。有一种感觉总是在离别后才知道是眷恋,有一种心情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是不舍。而你从未知道,我曾经那样地怀念你。我想我是一个善于遗忘的人,我现在都无法清晰地回忆起你的容颜了。那些费尽心机想挽留的记忆却义无返顾地离我而去了。有的时候我宁愿我们相互怨恨,至少那样能刻骨铭心。

我知道自己该离开了。那座美丽的安静的城市尽管让我恋恋不舍,却不属于我,一个习惯了尘世喧嚣与繁华的女子。我是迷恋它的,迷恋它的盈盈绿水、葱花翠堤,迷恋它安静的稻田与山坡,迷恋它摇摇欲坠的小桥,迷恋它神奇而静谧的圆月湖。可是我只能无可奈何地离开了,就像你当初离开我,去那座四季如春的温暖的却陌生的城市一样。

我们都是一些游走在宿命的林荫小道上的孤寂灵魂,在某个喧哗的路口邂逅,有一段未尝开始便已结束的风花雪月,然后朝着各自的归途和方向,离开,不曾回头。

尽管爱不是救赎,离开也不是,但那些美丽的心情,相聚与告别,爱与痛,伤与幸福,在我们的记忆里都弥足珍贵。我们都生存在这样无始无终的相遇与离别的旋木里,就算快乐过后是巨大而隐晦的伤痛与疲惫,也兀自无怨无悔。

所有的一切都最终会或悄无声息或轰轰烈烈地离去,甚至不曾在岁月中镌刻凹凸有致的碑铭。所有的碑铭都悲怆而寂寞。

4、又,一个人走

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意外地收到你寄给我的纸鹤,色彩斑斓的纸鹤在风中摇曳多姿,悬挂的铜铃发出“叮叮铛铛”的声音,我却早已心若止水。茫茫人海中如同两尾游移不定,漂泊在浪花的旋涡里的鱼,漫不经心地相遇。我们的寂寞却如同寒冷的海水深不见底,绵延不绝。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行色匆匆地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踽踽前行。不再留恋路旁的风景。 所有的相遇,从一开始便注定了离开。

所有的快乐,从一开始便注定了结束。

所有的孤独,都注定饱尝苦涩。

所有的行走,都注定饱尝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