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扬的魔力
初二 记叙文 2234字 165人浏览 老残游子

1 表扬的魔力

宿城区龙河中心小学 王培建

三年级的陈子豪是我新学期我认识的第一位学生。当时我正在上我校的校本教材《泥土的秘密》. 作为学校的特色,泥塑自然是学生所熟知的。我开始了《泥娃娃》一课的“课前热身”:“同学们,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泥人!”学生异口同声地回答。“真不错!”我赞扬道,“那你们了解它们吗?”“我知道那是福娃,”“我知道那是《说唱佣》”„„学生七嘴八舌地抢着说,我微笑着默许每个答案。

这时第一排最边上的一个男孩进入了我的视线:他瘦瘦的脸上一双眼睛专注盯着作业本,手在画着什么,全然不知身边的热烈场面。我的笑凝固了,“上课时竟敢开小差!”可话到嘴边我又咽了下去。我走到他身边,作业上俨然一幅“军事演习图”:大大小小的飞机、大炮、各色的坦克正架起炮架直奔过来。虽然,大炮和飞机像学生排队似的“一”字排开,完全没有什么前后和远近关系,但看着这专注劲儿和密密麻麻的武器,我知道他一定花了不少时间。“陈子豪!”学生提醒道。“陈子豪就是上课开小差,拖我们班后退。”班长悻悻地对我说。当他发现我在他身边时,显得很慌忙,立刻用手捂住作业本,抬起头怯怯地望着我。似乎正等待着一场“暴风骤雨”的来临。“你画的不错,这是美术课,画画、泥塑都是美术的表现形式。”我微笑着说道。“下课能把你的画拿给老师欣赏一下吗?”他好像被我的话惊呆了,轻轻的点点头。

接下来并没有耽误我的课堂,学生们习惯地用泥搓、捏、压,作品一一摆放在我的面前,我边欣赏边和学生交流。“王老师,你看陈子豪。”一个女孩大叫道。我一看那是陈子豪的同桌,他们合作的泥土全被陈子豪占用了。我过去一看,好家伙,又是一堆的泥大炮、泥飞机,飞机各式各样,有直升机、轰炸机、带炮头的、带机关枪的,好像双方又要开战!对于这些跟我这节课毫无关系的作品,我气真不打一处来,我正要发作时,顿了顿一想:美术教学不就是要各方面综合教学,培养学生的个性吗?想到这儿,我拿起一架直升机,全班同学大笑:“这能坐人吗?”“这也太小了”„„学生又开始大声嘲笑着。子豪的嘴角动了动似乎要说些什么,可又立即低下了头。“这位同学做得可真细致呀!你们看,这么小的飞机,这螺旋桨,还有这小飞梯,真是栩栩如生。你可真细心,观察真仔细。”被我这么一说学生的笑声停止了。几个大胆的学生说:“老师你让我们做泥娃娃,它做得这些不对!”“没什么不对的,美术课上,你们想到什么都可以做呀,只要多动手,

2 多观察,多发现,将来一定能成为伟大的艺术家。”我认真地说。

课后我找到了陈子豪的班主任了解:子豪的父母都在外地上班,从小在苏州长大,有时还冒出一两句苏州方言。别的孩子自然觉得陌生,子豪也就渐渐地成了角落里的孤鸟,没有伙伴,在这里跟着爷爷奶奶,是个不折不扣的留守儿童。平时,他就在家摆弄家长给他买的一盒武器模型,成绩也比较差。听了这些,我突然想找子豪聊聊,子豪被学生叫到我的办公室时,门前围了不少同学伸头张望,子豪还是不说话,头低着,我意识到这么多的老师在这他肯定很紧张。“陪老师走走好吗?”说着我搭着他的肩往操场上走去。交谈中,我得知了子豪很想他的父母,对这里不太熟悉,但他有个很大的梦想:就是长大了当一名飞机的驾驶员,成为一名军人。说到这些他很是激动,我赞许道:“你对这些军事武器了解的比我还多呢!”我也开始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小男孩,我摸摸他的头说:“你的那张画也不错,只是有的地方远近关系不太好,特别是前后的对比表现不太强,空间感没有出来。”他挠了挠头,好像在思考什么,我看出他的心思,蹲在地上,画了两个苹果,一前一后说:“你看,这两个苹果的前后关系,可以让前面的挡住后面的一半,这样不就可以突出前与后了吗?你们的美术书上有一课是《前前后后》。上课时可要专注听讲哦,不然怎么实现当飞行员的梦想?”子毫使劲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兴趣小组我选中了他,果然他还是热衷于那些飞机大炮,只是上课时非常积极思考,色彩和其他类型的画也渐渐练习。其他同学也开始乐于学习他的飞机大炮设计和他摆弄那些模型。学校的橱窗里他的画更是得到同学的赞赏。从开始的“一”字排开构图没有整体,到现在的空间感极强、色彩运用鲜明画面表现突出,再到其他教师的句句表扬,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其实子豪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小男孩,他不是笨得出奇的男孩,只是不太熟悉这边的环境,显得孤僻,影响了他的成绩。日子久了,他久失去了勇气,如果这样下去可能他就真的成了问题学生。

我从开始用简单的美术知识引导他,让他知道上课注意听对学习的帮助很大,到造型表现自主创作。他在画飞机、大炮的同时,也熟知美术中色彩的运用和其他物体的表现,让他在每次的绘画中体验到成功和喜悦。

其实,孩子的自我评价往往是从成人那里来的,如果天天责备孩子笨、孤僻,他就会有一种消极的心理暗示。尤其是8---12岁的孩子,还处于自我认同形式

3 的关键时期。“自我认为是什么样的人,我就是什么样的人”。我一直信奉好孩子都是夸出来的。

在子豪的事例中,我或多或少得到启示:教育孩子不能用同一种方法,个性的发展和教师的评价都要因人而异。如果墨守陈规,说什么就让学生画什么,限制了他们的自由个性,那么,就会阻止他们对艺术的热爱,打消他们创造的欲望。因此,教育不能永远对哪个孩子“Say No”,我相信哪个孩子在绘画中都有毕加索的才华。

泰戈尔说“相信,不是棒槌的敲击,而是水的载歌载舞,使鹅卵石在此光彩亮丽”。我相信鼓励的魅力能让孩子永远充满自信!这就是表扬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