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结束—五月
初二 散文 576字 78人浏览 443091047

有我知道,有我记得。

便已经足够。

关了灯的房间,么有人会怕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初夏的星期六的下午。

一个古老的问题砸进脑里,飞散开大片尘雾。

不需任何理由,也不分特定场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不确定当时自己是不是哭了,只是还不知道什么才是痛心的痛。

古老命题的解答永远不只一个。

么变,还是老规矩的灰。离黑一步之遥,离白尺指之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人说,象牙白是最有安全感的,偏偏我喜欢黑,是什么缘故。

他发来短信的时候,我正在写这乱七八着的祭文。

屏幕的另一头发来“好吧、等我下午回家了、再看你发空格 ”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在键盘的最底端随便按了几下。然后

。点机发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下”听着窜进耳朵的声音,打开。

——歌照放,我照样在“我在做什么”的情况下发呆。我么回。

——对白就这样结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昨天,我就开始猜测今天的天气如何,准备好要写四月的祭文。

以为,以为昨天中午是四月的最后一场雨。又是以为。

就要放弃黑要爱黑,这或许是我在四月做的最好的决定。也只是或许。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然后把黑的笔黑的鞋黑的东西都收起来。

或许我明白以后还会把黑拿出来的。

剩下黑。如同那两本书,除了黑就是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我会喜欢圣经。他只有黑和红。

四月的尾巴,五月的前奏。

自己莫名其妙,却又似乎有迹可循的惆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所以,么关系。

有我知道,有我记得。

便已经足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又或许一开始并不是灯光的效果

好了,大概就是如此。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