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我回来了
初二 记叙文 1429字 168人浏览 lcuholy

与母亲约好回老家看看。一路上车子颠颠簸簸着,思绪也上下翻飞。半个时辰过去了,母亲提议下车徒步前往老家。我抬头望望不远处那个冒着炊烟的烟囱,答应了。打开车门,双脚落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我心潮澎湃。老家,我回来了。

一会儿,便看见了那条在我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河。她仍旧优雅古朴,像一条翠绿的丝带,将另一边的田野与房屋分隔开来。幼时,这条河是我童年的伙伴。那个时候的我总是跟在哥哥的屁股后头,看着他飞着石子儿在河面上打水漂。“咚,咚,咚。”小小的石子儿从哥哥的手中一飞出去,就在河面上跳起舞来,是那么的神奇。我总是央求哥哥扔了一遍又一遍,帮助他在岸边挑选又扁又平的石子。有时运气好,一块好石头可以跳个七八下,我和哥哥总会高兴地欢呼雀跃,希望下一块石头可以飞得更远。

近了,更近了。我停立在老家的门前。老家的门不宽不窄,黑棕色的油漆已有些脱落,像疲惫的老人,却带着一股坚定。夏日的午后,我从不扇电风扇,喜欢扑在冰凉凉的门上。一个大门有两个我这么大。一半被我贴得热乎乎了,我就去贴另一半。冰凉凉的门,是我夏日消热的“伙伴”。而外婆总会在宽敞的屋檐下,听我自言自语,看母亲为哥哥讲数学题,坐在摇椅上,拿着蒲扇呵呵地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脚跨进老屋,“吱呀——”一声,门轻轻地靠在了灰白的墙壁上。小心翼翼的迈着脚步,来到这与我相处了一整个童年的老屋里。轻轻抚摸墙上清晰可见的砖头。粗糙的他们,却给了我一股莫名的踏实。抬头看那挂在墙上用线系着的一串粽子,不觉的笑了起来。我从小便喜欢粽子香香的糯米味。那种甜甜的带着的甘草气息的气味,会让我忍不住大咬一口。我总是喜欢看外婆包粽子,取来裹好的饭和馅,用叶子包好,用线系好,一个又一个,最后再系成一团。在端午节前,外婆总是已最先做好了蜜枣粽子挂在墙头。我本来就喜欢吃蜜枣,于是便起了“坏心眼”。搬来凳子,踮起脚尖,鬼鬼祟祟地取到了粽子,吃完了所有的蜜枣把核重新放回去,又学着外婆的样儿重新包起来,挂在墙头,细心地把凳子搬了回去,摸摸满足了的甜嘴巴,一蹦一跳地逃走了。端午节一早,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点。母亲也最爱蜜枣粽子,立马拿了一个兴致勃勃地咬了一口,却看见饭里只留有一个核。大家都呆住了,连忙剥开其他的蜜枣粽,咦?奇怪,全都是核,原本甜甜的蜜枣哪去了?母亲说:“有老鼠,一定有老鼠。”“不对!”哥哥说,“老鼠哪有这么聪明,把枣吃完把核吐回去,又包起来?”“完了!”外婆着急了,“我真的老了!”“哈哈……”我终于忍不住,开怀大笑。大家互相看了看,明白了一切……

穿过老屋,来到后院,老外婆正在织毛线衣,老花镜架在鼻梁上,线绕在她的指尖,在针头上来回穿梭。她抬起头,目光由迟疑变为了喜悦。她站起身,看看着向她走来的我们。与我轻轻拥抱。她抬起眼眸,把把我们领到老屋中,揭开饭桌伤的布盖,五颜六色的丰富菜肴映入眼帘。“妈…”妈妈轻轻的叫道。“别急,还有。”外婆提来了一个白色的袋子,一打开,醉人的芝麻香弥漫在了我的周围,是芝麻糖,一大袋的芝麻糖,是我的最爱。

母亲与外婆开始谈话,像以前一样嘘寒问暖,相互关怀。言语间有笑声,有小小的责怪,也有无奈与可惜。外婆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似乎消失已久的笑容和满足。和着外婆的笑,老屋里的气息开始活跃起来。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那段自由快乐的时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过头,望向那条小河,看着那扇大门,墙上的蜜枣粽子,还有亲爱的老外婆,忽然觉得自己曾经一直要寻找的那份快乐已找到,心里竟有了一份厚重感。

哦,老家,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