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的爱
高中 其它 1028字 189人浏览 Happy—米巴

吴越一位国君曾传下一段佳话,虽不甚轰动,却也留香至今。 国君有一位相爱甚惜的妻子。爱妻每年寒食便因思乡要求回次娘家;国君疼爱妻子,纵有千般不舍,却也只能应允。不想,那一年,爱妻离了一个冬季,第二年初春也未迟迟归来。 国君本是粗犷之人,与爱妻称不上男才女貌,却也郎情妾意,从初冬等到初春,难免心切。便是这个腹内无多少笔墨的草莽男子,见到苏堤边春花烂漫,飘香洋溢。提笔写下名信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一个本无文采、不喜舞墨的豪放男子,只因思念爱妻,书写下一纸温柔,道出一个丈夫的无限柔情。 是啊,堤边芬香的粉花已浓郁,我的爱妻啊,载着这春意缓缓归到我的身边吧。 爱妻读完信自是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不禁潸然泪下,便立马动身,与国君相会。 这只是个故事,即便真实,却也成为了历史。而我有一位异性朋友,她的腿因早年的一场车祸不幸截断。可她并不绝望,因为她有一个全心全意爱她的男朋友。 他总是很为我着想,女孩闪着迷离的双眼,为我带来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哄我开心。他非常努力的工作,只为女孩以后能有幸福的生活,女孩很是心疼他。 我去找女孩,曾经见到过她男朋友几次。男孩挺帅气,带着几分腼腆。我没办法问他到底为什么对女孩那么好,那样显得太突兀。而他总会摸摸头,阳光的笑着:我会一直对她好。 我知道清纯用在一个男人身上不合适,但我想不出用其它的语言来形容,这个男孩眼中的澄澈明亮。 我从他们身上找到了国君与爱妻的影子,那是一种来自丈夫的温柔,妻子的依赖,但又有所不同。我的这位朋友其实并不希望男友奔波,她只求两人简简单单在一起。那一年的烟花树下,女孩悄悄对我说:如果有如果,她宁愿男友从没遇到过她。她不想他每天看到的是坐在轮椅上的自己。 眼眶有些湿润,我仍笑着对她说:你不应该这样想,男友的幸福,就是每天看到你,即便你坐在轮椅上,他也爱着你。他说过,如果有如果,他下一世,还要与你继续厮守。 女孩开始泣不成声,男友见此,慌忙跑过来,焦急地看着女孩不知所措。女孩什么话也没说,使劲拽过男孩,紧紧拥抱住他。 女孩和男孩的故事很美好,经受了时间的考验,事故的摧残,自然便是大团圆结局。而我却也不知该怎样定位,毕竟这种陌上花开的爱情凤毛麟角。是的,我把这种来自丈夫温柔,妻子依赖的爱情命名为陌上花开。 我曾对另一个朋友说起过这件事,他只是噗嗤一笑:光阴似流火,抵不过蹉跎。这种事怎会多呢? 我不禁默默同意,是啊,这种事,怎会多呢? 真的,不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