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优秀作文
初二 散文 7004字 132人浏览 个将回归到

初中生优秀作文

题目:“倾听”是一种美德,当你能静下心来默默地倾听别人的诉说,其实是一件多么有涵养的事情。请你以“倾听”为话题,自拟题目,写一篇文章,不少于600字。

倾听心灵的钟声

站在人生的岔路口,我们无数次面对这样的抉择:爱与恨、悲与喜、苦与乐,得与失„„我们犹豫、踌躇,举棋不定,左右为难。其实,我们只需此时静下心来,倾听心灵的钟声,就能作出正确的抉择。

古代学者说:“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舍生取义,这是怎样的崇高与豁达,这又是怎样的气魄与壮志!简单两句话,便概括出古代男儿舍生取义报国的壮志雄心,勾勒出中华儿女的赤胆忠心,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炎黄子孙的骄傲!

你看过这样一篇文章吗?

一个小女孩儿,站在法庭上面对离婚的父母,她会选择谁?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选择,因为选择了母亲,她就选择了富贵,选择了父亲,她就选择了贫穷。人人都说这太难了,可是,小女孩儿选择了父亲,选择了含辛茹苦单独抚养她长大的父亲。舍弃了富有却极少见面的母亲。大家都被震撼了,这难吗?“其实很简单。”小女孩如是说。我相信,这的确很简单,面对这种艰难的选择,你只需要静下来,听听心灵的钟声,让它来告诉你,你需要什么,然后再作了选择。小女孩儿做到了,尽管她才14岁。

钻石镶嵌的王冠珠帽,质地优良、做工精细的服装,构筑了一个美丽而华贵的女人。西方一位哲人说:“女人啊,就是一种贪婪的动物。”此话不假,说的是女人对物质的占有欲。珠光宝气的人恃“财”傲物,目空一切,她们用金钱堆造外表的美丽,却忽视了心灵的纯净,到头来也只是换来人们的不屑一顾。这也是一种选择,她们无法平静地倾听心灵的钟声,最终选择了令人可悲、可叹的选择。

我无需举出太多例子证明选择的重要性,也无回天之术让那些抉择错误的人重选一次。我只有感慨,为聪明的人,为糊涂的人,但我又深知,人岂能永远活在感慨之中!前人走过的路,犯过的错,便是前车之鉴,它们用最真实的东西阐明了一个道理:作出正确的抉择,便是你走向成功的关键。

是啊,人生就是在不断的抉择中前进,从不断的跌倒中爬起,人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逐渐长大的。朋友,当你面对人生的抉择时,请不要慌乱,静下心来,倾听你心灵的钟声。认真选择人生之路吧。

倾 听

上帝给了我们耳朵,是让我们听到世间所有的声音;而人类赋予自己爱心,是让我们将所有纷杂的声音转换成美妙动听的音乐。

――题记

铃 兰

我是一串铃兰,静静地绽放在林阴小路旁。没有恣意的欢闹,没有体力的透支,我的生活只用一缕阳光、一滴晨露或是一个音符来点缀。

听说在繁华的都市,人们喜欢娇美的玫瑰、高贵的牡丹,但是生命赐予我的只有宁静。我,喜欢宁静。

喜欢在夜晚,沐一身皎洁如水的清辉,用心去倾听“沙沙”作响的树叶演奏着古老而浪漫的乐曲,仿佛向我讲述大地曾经有过的激情和沧桑。那一刻,情感在胸中涌动,月华浸湿了我的心,令我不禁浮想联翩„„

更喜欢于每一个清晨,看灿烂的阳光穿过树枝,斑斑驳驳地洒满全身,蒙眬着蝉翼般的金纱。我和着微风浅吟低唱,与每一滴晨露交响。

安静和淡雅是我的追求,生活亦有动静、浓淡之分。正因为如此,生命才愈显多姿――难道不是吗?

水 滴

在荡漾的湖泊中,我,是一滴水。

忘记了最初是怎样来到这世界上的,日复一日,我在千万兄弟姐妹的关怀下苏醒了。

在偌大的湖泊中,我的确算不上什么。但是,我依然自由地存在。我穿梭于兄弟姐妹之间,虽然彼此并不相识,却依旧习惯性地向他们轻轻点一下头,或是嫣然一笑。他们也都如此。每当那时,我的心绪便慢慢荡漾开来,好温暖。

人们都说我是纯洁的象征、温柔的化身、真爱的灵魂。可我觉得,我就是我,每天无忧无虑地看日升日落;每夜用心去欣赏月晓风轻„„

最近,听说自己不久会被蒸发上天,再与其他水滴凝结成云,我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离家的悲哀。我在天空中尽情地飘荡,如果哪天人们需要我了,再化作雨水远道而回,那该有多好!

月 亮

很久很久以前,天上就有了我的身影――一轮明月。我时常变幻着自己的身姿,于每一个静寂的夜晚凝望人间。

不知何时,一位名叫太阳的男孩儿占据了我的整个心灵。他那热

切的目光化作一团玫瑰色的云雾笼住了我的心,我们甚至发誓要厮守终生。但是,日月相爱,人间蒙难,为了人间的幸福安宁,我们不得不做出无悔的选择„„

从此,无数个日夜过去了,我们彼此思念着,却始终未见一面。痛与爱纠结着、压迫着我的心房。可如果我们不这样做,人间还会有幸福吗?

这时,望着人间,一种湿热的东西充溢了我的眼眶,我要把它献给人间,献给太阳。

后 记

宁静之中,总会有一些色彩斑斓的遐想,总会有一种声音在悄悄叩响自己的心门。

人如此,万物亦如此。

在寂静的夏夜,我用爱听到了天籁。

倾 听 月 色

夜,已经深了。苍穹中几颗疏疏朗朗的星微微透着一丝寒意。只有那一弯残月,在极深沉的夜幕中,在几朵飘悠的云中若隐若现。清凉的光,如水般倾泻、玉般寒彻,照着不再是万家灯火的人间。

我站在窗下,默默望着窗外的月,心底是一片温柔与感动。一切都是蓝色的,充满梦幻的浅蓝。

昨日有雪。那自西岭来的雪,洒我们个满城洁白。于是今夜,便显得格外宁静而淡远。无所不在的蓝光,落在雪上,像极深邃的湖水。

望着这梦幻的世界,望着这天上的月,猛然间,我心度一阵冲动,似乎还来不及思考,我的双手就轻轻地掀开了琴盖,打开了乐谱。

面前的谱子是德彪西的《月光》。

抬起双手,突然感到手上似乎赋予了千斤的力量。我没开灯,淡淡的月光从窗外射进来,斜照在琴键上。黑白两色的琴键在月光下突得神奇而肃穆,似乎有神灵在主宰它们。

乐曲在一片沉寂中开始。

几个轻轻的双音和弦相呼应,仿佛那淡如水的月光,宁静中自有一份安然。紧接着,便是旋律的出现,右手的单音与左手的和弦构成了一种不同的气氛。乐曲开始流动,月亮开始在云中穿行,月光在地面洒下一片斑驳的、移动的影。

一个小小的高潮在层层衬托下出现。右手的八度和弦制造了一个奇异的音色,和谐宁静中透着清亮。

乐曲又静了下去,极低的衬音与极高的旋律相隔三个八度,幽远、清脆,加之衬音浑厚,仿佛教堂古远的钟声。

一刹那,我的心突然一震。手指下的琴键活动了,变幻了,成了

一个个活泼的精灵,跳着、舞着。我的手指在琴上飞动,仿佛芭蕾舞者的足尖,轻盈而坚实。

或许是百年前的夜晚,法国的塞纳河畔:清冷的月,似在河水中洗濯过一般明净;那云,如青纱一样轻薄素淡。小提琴缠绵的声音萦绕在耳边。

或许就是今夜,中国黄果树的飞瀑前:月正当空,高高的悬崖与嶙峋的山石将水扯成了雾,飞溅的水珠、重叠的山石,有月光下显得格外神秘与圣洁。远处,隐隐有悠扬的箫声,若断若续,如泣如诉。还有梅花的暗香与山风的清凉„„

曲终,一串悠然的波音,似有似无。仿佛自梦中醒来,想起: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听 雨

沙沙,沙沙„„

黯然失神的我坐在书房中。黑暗,犹如一张狰狞的脸,使我不寒而栗。孤独,如毒蛇似的死缠着我,恐怕只有那秋雨伴我度夜了。

茶,氤氤氲氲的缥渺着,我不禁闭上眼。蓦然,我觉得那凄凉的雨滴正以一种超然的声韵在解脱着我,因为我正在用纯净的韵味一次次地道破我的心思,一滴滴地掏空我的秘密,一点点地诠释着我的疑惑。毕竟,生活本来就是一部太过复杂的书,还是自己解脱自己,听听那雨吧„„

被秋雨摘下的黄叶,飘飘然洒向大地,身后,传来那孕养它多时的树桠的呜呜声。我不禁泛起一丝感慨,这稚弱的叶子能经受住几多风吹雨打?几多忧愁,几多困惑,几番潮水落,几番夕阳红,原是多么丰腴的绿叶是如何变得容颜憔悴的黄叶的!秋雨啊,多愁善感的秋雨,还不是因为你哟!

嘀答,嘀答,不觉已眼泪汪汪,陡然想起古诗词中“身世浮沉雨打萍”之类的句子。但我分明听到叶子在微笑,它似乎在说,它应该感谢秋雨,是秋雨让它叶落归根,给后来者腾出一片空间,更舒畅地发芽成长。秋雨啊秋雨,你可曾听到这份真诚的谢意?

深沉的黑夜中,黄叶随秋雨一起化去„„明年春天定然是“枝更绿,叶更绿”。是啊,秋雨不是慈母,倒像严父,它的爱着眼于未来。

突然,我醒了,又依恋起那份情的春雨来了。是啊,温柔的春雨谁会忘记呢?放开那凄清的秋雨,随着灵魂的漫游去欣赏那“润物无声”的春雨吧!

淅沥,淅沥„„

是谁在弹奏柳枝作弦的琵琶?是哪对恋人在喁喁私语,吻耳交谈?“沾衣欲湿杏花雨”,春雨是春姑娘的洗发精,飞动的是白色的

泡沫,轻盈而晶莹。春雨依然淅淅沥沥,像烟一样温柔,像雾一样和蔼。是春雨使泛着圣洁光芒的大地从沉睡中醒来,是春雨轻轻地抚摸着山川、河流,柔声地呼唤着小草、野花。一切都朗润起来了,一切都明艳起来了,一切都活泼起来了。原来,春雨是生命的交响曲!

淅沥,淅沥„„

沙沙,沙沙„„

眼前的秋雨,梦中的春雨?我在梦中,梦在我怀抱里?心中有春,秋也有春;心中有春,秋雨也是春雨。秋雨春雨伴我眠,我还孤独么?“身世浮沉”其实是心灵的浮沉,心灵本就应当有浮有沉。任浮任沉心自宁,不是么?

我终于发现,原来雨是需要用心灵去倾听的。

听 雨

时而温柔娴静,时而却又粗犷豪放,时而显得缠绵婉约,时而又那样的深沉素雅。这就是你――我喜爱的雨。

我爱雨,我尤其爱听雨。

春雨是文静的小姑娘,悄无声息地抛洒。诗圣杜甫有诗云:“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在这样的春夜里,你什么事也不必做,只需要捧一杯香茗,呷一口香茶,闭上眼睛――脑海里有这样一幅画:大地是一张好大的宣纸;春雨是一支饱蘸了绿的笔,只需轻轻一点,那绿便晕开去,晕开去„„伴着雨点落地,禾苗出土的嗞嗞声,一曲清雅的《春江花月夜》便在你的心头响起。

夏天的雨可没有那样的好脾气,他像一个顽皮的孩子,趁你不在意,他就一路蹦跳着、嬉戏着、吵闹着下来了,他噼里啪啦地在一切能敲响的东西上敲起来,然后咚咚地落在你的窗玻璃上,好像在提醒你:注意,一首精彩昂扬的摇滚已经开始啦!然后再用心去听吧,你就会听到一串串美妙的旋律。为了把演出场地照亮,他还时不时地邀闪电来凑凑热闹。那一瞬间,黑夜如白昼,你会看到成千上万的演奏家有条不紊地弹奏着各自的音符。还没等回过味来,一个接一个的闷雷又从远处滚来,赶来倾听这最杰出的乐章。一整个夏夜,你便可以和肥梅碧梧翠竹一道陶醉在这惊心动魄的音符里。第二天,说不定你会依稀记得:昨夜风疏雨骤,雨声滴碎荷花声。

秋,历来被人们誉为金秋;秋风,被人们誉为金风。那,我就把秋雨称为金雨吧。在听着金雨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沉默了、安静了。如果说金秋是一副色彩凝重的油画,那金雨便是具有魅力的背景。现在,我听着金色的雨声,我仿佛听到了个个新生命的啼哭,听到了庆丰收的锣鼓。在金雨中,农民丰收了玉米,老师丰收了希望,而我们呢?我们又丰收了什么?

冬在人们的心目中是冷酷无情的,而冬雨却是温和敦厚的。他不

慌不忙地飘落,融化着积雪残冰;他不紧不慢地下落,洗刷着尘埃污垢;他不疾不徐地降落,准备着春的到来。你听听窗外冬雨的声音,分明是春的前奏。你怡然进入梦乡后,冬雨就会在屋檐下留给你一个梦呓:春天快到了!

这就是四季的雨,这就是雨的声音。倾听了这些精灵带给你的天籁之音,你便会拥有一个最纯真的、最美妙的心灵。

朋友,爱上听雨吧!尽情地享受她带给你的无穷乐趣。

倾听成长的声音

成长是一种奇妙的生音,它不惧车辆的嘈杂声、人类的呼喊声,仍藏在各个角落发出自己的声音。人人都在成长,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在认真地听自己成长的声音。

成长有谁听?

是路旁的小草,它们在听。绿绿、嫩嫩的小草摇摆着身子,舒展着腰肢,好像在告诉我:“我们听到了!”是的,昨日,我无所顾忌的小草一棵棵、一片片地被我们踩倒在脚下,听不到它们的呻吟,看不到它们的愤怒,却自以为“爽”,身后只留下一串魔鬼般的笑声弥漫着小草。而今天,我总是款款地在小路上走过,用手去和小草打招呼而不再伸出双脚。于是小草向我欢呼:你成长的声音是充满爱好。

成长有谁听?

是空旷的校园,它们在听。这时的校园静幽幽地把我托在掌中,他在欣慰:不再有昔日我发出的,能把一切都扰乱的尖叫,而出落成一个文质彬彬的女孩儿。是的,昨日的我如一匹野马,纵情“驰聘”校园,直至把老师引出来喊我,才把一串串回音收走。而今天,我漫步校园时,少了吼叫却多了读书声。于是校园露出了一抹笑:你成长的声音包含了一份成熟的韵味。

成长有谁听?

我身旁的事物都在听,它们时刻倾听我成长的心路历程,但是它们依然只是我成长的小小见证。

成长,是需要我们自己去聆听的。听听自己成长的声音,能检测出自己的成长中是否有污点,能验证我们的成长是否是长大。

听听自己成长的声音吧!别让别人告诉你怎样去成长,而应从声音中摸索出自己的成长过程,更有助于你的继续成长。

成长,需要你自己去听,而且,有你足矣。

听 箫

一直以来都喜欢听箫,喜欢它空旷、低沉、悠长的音色,古朴中

透着一种苍凉。静心聆听,箫声仿佛穿越时间的低声絮语,诉说着一个个逝去已久的故事,那声音听来如此亲切,唤醒了被尘封的记忆,又像是一卷发黄的水墨画,只是那深深浅浅的墨色,便营造出一种心情。

箫的世界是夕阳落下,微暗的天色中连绵起伏的踊跃的山脊,或是皓月当空下,广阔的大草原和一只孤独的狼。我是这样想的,每当听箫的时候,我的眼前就交错着这两幅画面。

箫的色彩是暗淡和凝重的,像《英雄》。它属于秦的王朝,那一段充斥着血腥与无奈的历史,属于忽明忽暗的油灯下爷爷讲的一串串古老的故事。印象里箫被一种无形的力量赋予了神话的色彩,或许它本身便是一个失传的神话,仿佛远古时代一个又一个未解的谜。

箫的感情是悲凉和忧郁的,像《易火歌》,像《化蝶》,它的故事永远是凄美的。有时不经意间,一丝箫声飘入耳际,或飘过眼帘,就化成片片秋叶飘落,带着秋的箫索与无奈,像极了翻飞的蝴蝶。

听箫需要一种环境。最好是夜深的时候,在“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的环境里,听一曲箫音从远处传来。先是隐隐约约若断若续,渐渐地连成了一支曲子。醉在优美的旋律里,一阵阵风吹过,树叶微颤着,沙沙地抖落了满地的银光。伴和着流水哗哗,三种声音自然和谐地混合在一起,犹如梦中的天籁之音,浑然天成。这时候,要再有一杯酒,那就比“举杯邀明白,对影成三人”还雅致了。

听箫,还需要一种心情,一种“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涕下”的悲怆,一种“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思愁。只有这样,才能听懂箫的神话,听懂吹箫人的心情,原来也这般的苍凉。

聆 听

幼时,喜欢站在小板凳上,趴在窗口,仰望外面的世界。几棵矮矮的狗尾巴草在参差不齐的瓦片上轻轻地摇摆着,嫩绿的苔藓如枚枚铜钱在阳光中柔柔地舒展着。一阵风吹过,也许给你个惊喜,一朵蒲公英降落在手上,痒痒的,柔柔的,然后便鼓起腮帮子,轻轻一吹,蒲公英便像仙子般慢慢在飘向远方。累了,就闭上眼睛,耳畔响起了叽叽喳喳如歌唱般的鸟鸣。鸟鸣,似剔透晶莹的水晶,像轻盈飞舞的羽翼,如清澈动人的溪水,整个身子仿佛轻了许多,好像踩着五彩的云朵漫舞,聆听大自然的馈赠。

而如今,住进了高楼,站在狭小的阳台上,望着四周清一色的阴灰的墙壁,而那一线天空更是增加了我寂寞时的想像。记得一次去饭店吃饭,看见桌上任人宰割的鸟雀,一副副骷髅光秃秃地摆在餐肋上,那空洞黝黑的双眼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质问,然而面对垂涎三尺的食客,它们无可奈何。那天,我没有去品尝它,甚至没敢看它一眼,

因为我害怕那双凄惨、绝望的眼睛。很多人都抹着油嘴扬长而去,可他们是否意识到,意识到这是在扼杀生灵,在毁灭自己的朋友!那日,一阵急急的鸟鸣惊醒我我,出门一看,呵,是一只小鸟躺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两只爪子紧紧地蜷缩在一起。我小心翼翼地捧起受伤的鸟儿,急忙奔进屋里,细心地用消毒的棉球擦去它身上的血迹,一滴泪落下来,打在了鸟儿的身上,与此同时,这只鸟儿不再呻吟,而是静静地望着我,眼里分明写着感激。因为伤得太重,它还是没能活下来。没有同伴为它哀鸣,为它送行,只有我这个陌生的朋友将它默默地葬在一棵大树下。现在想想,聆听鸟鸣已经是一种奢望了。

人类啊,你们面对如此可爱的生灵,难道就没有一点侧隐之心吗?难道连珍惜自己的朋友都不懂吗?

希望,聆听不再是一种奢望。

夜阑听雨

人,总是希望诗意一点,浪漫一点;而雨,总是那么充满诗意,充满浪漫。

于是,我独坐,夜阑细细听雨。

追求诗意,喜欢浪漫的,往往是多愁善感的人。我是这样充满浪漫和诗意地在夜阑中听雨。此时,不由得想起两个愁断肝肠的人――张爱玲和林黛玉,一位已是天上的人儿,一位却是梦中的人儿。

提起这两位,人们便会想到诸如“多愁”“善感”之类的字眼。前不久,我在《读者》上看到有人评价她们二人,且外加一位萧红,都是“临水照花人”。萧红的文笔我没品味过,想必也带着极其伤感的色彩。

戴着金锁片,念着《心经》,经历《倾城之恋》的张爱玲郁郁而终,她的孤寂、她的愁绪以及她的文字都让人感到莫测高深。也许她的文字都是由她的愁绪、她的烛泪化成的,没有人真正看懂。曲高和寡,她越发孤寂了。

“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的潇湘妃子林黛玉,竟能“鸣咽一声犹未了,落花满地鸟惊飞”,足见她的超凡脱俗了。天下真女子,必有林黛玉。“冷月葬花魂”的惊世骇俗,让我越来越欣赏林黛玉。可叹她在痴情中化为一弯冷月,走了!

不必星光灿烂,不必月华如水,我的心已与空灵汇合。我似乎看见两位“临水照花人”还在世间,愁眉结泪,香魂一缕,幽幽而言。然转眼回首,伊人已逝。

我依然独坐,夜阑细细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