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
初二 散文 836字 3137人浏览 s6o6

窗外,视线渐渐延伸。

终于,踏上了这阔别已久的土地。一旁的竹园倒是捕获了我的些许目光,记得前几年,还是不入眼的枝叶,如今,已直直地探出了围墙外。我眯缝着眼,总想寻找些什么,却找不到。下了车,打开伞,往前走了走,竟看见外公和外婆拄着伞,站在竹林前,张望着。竟是这浓密的竹林遮住了他们的身影,外公身着白色衬衣,愈发消瘦,背也不大直了,在这竹林面前,很不相称。我搀着外婆,走进了围屋。

土黄的墙根,连着我念念不忘的青砖黛瓦。隐隐的,瞧见了铁纱窗里透出的炉火光。我走进去,想帮大姨生火,却又未曾走进,只是看着这个多年来一直为在外的我们照顾外公外婆的女人,火光映着她的发丝,却再也照不到她逝去的岁月。我听到了柴烧时“滋滋”的声音。吃饭去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饭桌上,多是些家乡小菜。大人们唠着家常,这时候,我们孩子才得以把平日里不爱吃的饭菜撇到了一边,好几盏昏暗的灯亮着,大人们脸上闪烁着意想不到的快乐。我们小孩,相视一笑,回了各自的房里。

外婆的房里,有一面照片墙,像是上了年纪的人,忍不住回忆从前。我不经意间看到,正中间的那张老照片,外婆和我咧着嘴,毫不费力的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五岁的我,还是一个牙没长全的胖娃娃,外婆呢,几颗牙在空空的嘴里,现在已快掉了个精光。还记得,那声“宝宝,快笑啊!”。

家乡的天气一如往日那般凉爽,从不随季节变幻。夜里凉了,还要盖些薄被才好。我正觉有人的手触到后背,睁眼看了看,是外婆为我掖被角。身旁坐着姨妈和母亲,我赶紧闭上眼,像儿时般窥听她们的秘密。聊着聊着,又聊到老屋。外婆依旧执拗,不肯随我们去城市居住,这便是外婆对老屋的依恋了吧。她轻轻说,“我就在这儿,挺好的,城市里住不惯。”也不知是谁,叹了口气。几声低沉的虫鸣,回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灯灭了,眼前一黑,睁眼,铁纱窗外,温润的月光如一壶美酒,即使未品过,也醉了心弦。细碎的月光打在窗沿,叫我想起儿时念给外婆听的一首诗“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窗外,是外婆耕作的菜田,有今夜这样美的月色,定会长得很好。

窗外9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