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少趣事二三事
六年级 记叙文 2148字 77人浏览 镇华国学与风水

童少趣事二三事

高中一年级写过一篇关于童年的作文,没想到得到老师特别好评,拿着那篇作文在两个班里当范文念读,至今还记得同学们一脸羡慕的样子。去年与发小聊天,提及童少趣事,孩提时往事历历在目。今日拼凑几件趣事, 回味一下天真的童少年代。

一 超级舞蹈队

我家离学校很近,几乎就是一两分钟的路程。因而学校成了我与同伴的儿童乐园。还没到上学年龄,天天就在学校里疯玩。那年快六一节了,学校组织学生跳舞,看到她们手舞足蹈的样子,甚是羡慕。于是,我与学校一老师的女儿红妹子,还有比我小两岁的四丫头,组成一个三人舞蹈队。在学校四合院里偷偷学舞。(当然开始不能让人笑话我们,还出不了场呢) 。我是年龄最大的,自然承担了编导、主持人的重任。于是,我们有板有眼的开始了排练。我至今记得其中两个舞蹈节目:《我爱北京天安门》、《大海航行靠舵手》。我们三个小不点,天天苦练。甭提多认真了。一天天气特好, 我们的舞蹈也练得自我感觉良好。该出场表演啦。演给谁看呢?当然好事不能忘了他们:院子里那些黑不溜秋的小男孩啊。于是呼朋引伴,很快观众来了。我们三个就在学校操坪表演开了。他们呢,死劲拍手,连连鼓掌,一个个不亦乐乎,让我们三个骄傲无比。忽然有人提议,跳舞要打锣鼓才好。锣鼓?到哪里去找呢?大人打的锣鼓,是万万不可能借给我们的,这时,外号三司令的同伴,号召大家,把家里烂脸盆,铁瓢儿都找来,配上筷子,棍子,不也可以敲敲打打了。 经过一番周折,伙伴们找来了烂脸盆,铁瓢儿,很快成立了敲打乐队。于是,一支超级滑稽表演队一路敲敲打打,蹦蹦跳跳,浩浩荡荡出发了。首演地点是对门院子里的晒谷坪。见我们这么特别的表演队,大人们看见笑眯了眼。一位挑着大粪的村民,放下扁担,也来凑我们的热闹呢。并高声表扬我们跳得好!不过,他的大粪散发出来的特殊气味 ,把男孩子熏晕了,一窝蜂放下乐器,死劲捂住鼻子呢!那天,我们这支超级表演队,走村串户,赢得大人们驻足观望,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这是我第一次大胆的表演。反而到了正式上学,老师要我去跳舞,我却胆小害羞,从来不登台表演了。

二 农民脑壳复仇记

我们家不远处,有一个化工厂,名叫碱厂。也正是这个厂,让我们从小就体会到工人与农民的天壤之别。特别让我们艳羡的是,那里有个电影院,隔三差五就放电影。由于必须凭票入场,让爱看电影又没钱的农家孩子想尽办法,爬围墙,躲大人腋下,趁人多查票的查不过来使劲一挤,大多就这样混进去。不像他们工人孩子,大摇大摆的随父母进去。他们可以坐在爸妈腿上,我们一般席地而坐。但这种机会还不能保证每次有。比如有一次,一个查票的眼神相当犀利,我们这群穷孩子一个个给他拉到一边,硬生生的没让进去。看到他无情地关了门,我们不知有多失望。不一会,机灵的东娃子,告诉我们一个特大的好消息,我

们可以报仇! 报仇?怎么报啊?他眯起一双滑稽的眼睛,说,去找根棍子来,我从门缝里看到那个查票的,就在门口站着。哈哈,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我们每人找来一根小棍子,从门缝里伸进去,不停地戳他,后来,他发现是站在外面的一群孩子恶作剧,忽然打开门,我们吓得屁滚尿流地逃跑了。

记得每到西瓜成熟季节,他们厂里就有大车西瓜运进来了。他们分西瓜了。父母便会分一个特别的任务给我们,去碱厂捡西瓜皮喂猪。说起捡西瓜皮,是一件辛苦并快乐的事。我们要掐算好什么时候工人们下班,因为那是吃西瓜的高峰期。而工人们每天三班倒,因此我们跑去捡西瓜皮的次数多。碰到月亮高挂之夜,还会提着篮子去捡西瓜皮呢。能捡到满满一篮西瓜皮,心里非常高兴的。当然也有郁闷的时候,就是在工人们吃西瓜时,常常是几个小孩子傻乎乎的站在他旁边,等着他吃完把西瓜皮丢进自己的篮子里。碰到有些不配合的,会把西瓜皮扔得很远,摔成几块碎片。随之而碎的,也许就是我们穷孩子的小心脏了。

这还不是最让人产生反感的,郁闷的是,他们喊我们叫“农民脑壳”!这种称呼,在那个时代,就是鄙视的代名词。当然我们喊他们也叫工人脑壳,虽然也带脑壳,可无论如何,他们还是工人啊。所以那时工农之间,简直就是天上人间。记得一年放《霍元甲》, 院子里还只有一家有电视机。一天晚上正放到精彩处,我们那里忽然停电, 但碱厂没停。我们几个连忙去碱厂一老乡家看电视,他家不懂事的小姑娘,用脚死劲踢我们,说:农民脑壳,给我出去!别到我们家里看电视!弄得她父母一脸尴尬,而作为农民的我们,那时恨得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可见,那个时代,“农民脑壳”这个带鄙视的称呼,在某些工人的眼里,多么根深蒂固。

一次与四丫头扯草,走到碱厂围墙边,忽然看到那里有几个长势很好的南瓜,并且是工人脑壳种的,小小的我们又想到恶作剧,用镰刀把南瓜划烂,边划边说:工人脑壳,你们还想吃南瓜!后来,干脆来个割下南瓜。我们总算替农民脑壳复仇了。这件事,几十年以后,与发小回忆起来,还是禁不住哈哈大笑。

世事变迁,现在的农民,在国家政策扶持下,日子越来越滋润,再也不用像我们小时候那么穷苦不堪了 。

童年的快乐与恶作剧,至今想来,却是满满的真实与无忌,不用虚伪与做作 ,而那时父母给我们宽松的自然成长环境,不用像现在孩子们那么多学习与成长压力,想来那时真的是快乐而又温馨。这是现在的孩子们无法想象的。即使白发已至,回想儿时的乐趣,怎能不让自己再儿时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