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听风,笑傲江湖 (三)
初一 散文 2811字 78人浏览 举个栗子维

这夜,细雨缠绵,忘乎所以地抽着,注定要让它抽抽停停,停停抽抽。 你使得可是传说中的焚仙坞中焚仙掌?说完口喷鲜血。 江湖素有传言西城东坞南宫北阁,再有一湖双谷中天洞八大邪地。东坞素有传闻,江湖人只知有焚仙坞一名,但很少有人知道它究竟在什么地方。如今令狐轩使出焚仙坞无上绝学焚仙掌,诛仙灭邪,令人惶恐。 令狐轩,为什么每次你的武功多令人不可思议,你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史沧啸运功调息完之后说。 令狐轩没有回答,只是瘫软在地,这也许间接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哈哈,原来你也是在硬撑,若不是你的焚仙掌火候欠佳,我非毙命在你掌下。说完闪身到了令狐轩面前,速度糜快,一点也看不出受了内伤的样子。他崛起一脚,把令狐轩踢到一边,撞倒了酒桌,酒菜洒了令狐轩满身。 令狐相公,你没事吧?!说着便向令狐轩爬去,但史沧啸没有让颛孙静香如愿。 他横刀劈向颛孙静香,眼看江湖第一美女就要香销玉损,魔刀突然刹住,刀锋在颛孙静香粉颈半寸之距散着阴阴寒气,说出我女儿的下落,我成全你和你的如意郎君合葬在一起,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 颛孙静香不畏威胁,闭眼等死。 既然你视死如归,就让你吃吃罚酒的滋味。刀光一闪,罗衫粉碎,乱舞纷飞。瞬间雕出一具亵衣点裹的美女半裸塑,刀法精湛,丝毫没有割破她吹弹可破的皮肤。美女肌肤皎洁,瞬间让这漆黑的阁楼辉亮了许多。 来人。四大邪影应声而现,落在史沧啸的身后。好生伺候,直至招出我女儿的下落。四声得令,慢慢逼向默默流泪却毫无招架的江湖第一美女颛孙静香。 史沧啸抡起魔刀,走向令狐轩。 等等。 史沧啸闻声回头:你肯招了? 呵呵,即便招了,你又能放过我吗?临死前,我还有一件未了心愿。 你说。史沧啸说。四大邪影暂止不前。 令狐轩。颛孙静香深受其辱,无力反抗,只有泪眼婆娑对抗这横来羞辱。令狐轩闻声看着她,看着她羞红的脸蛋泛着怒气,她问:你喜欢我吗? 令狐轩想不到她会有如此一问,但他心里明白,龙之湖底一见,这张绝世容颜早已铭刻在心,只是他绝得自己只是东郭宇一个仆人,从来没奢望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今面对颛孙静香大胆的表白,以及死前的质问,他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史沧啸望着令狐轩,似乎在给他一个回答的机会,四大邪影看着颛孙静香,等待着一个可以让江湖第一美女死前知道爱人真心的吐露。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外面的雨依旧缠绵地下着。阁里依旧漆黑,但对于这些视夜如昼的武林高手来说,有没有亮光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的眼镜还亮着。 令狐轩依然没有作出回复,颛孙静香伤心地闭上眼镜,喉咙咕噜了一下,两行滚滚热泪汹涌澎湃,想自己死前将被侮辱不说,自己绛尊纡贵地表白且得不到一个可以安心去死的结果,此刻真是身不如死,真想早点离开人世,或是找一条地缝钻进去,永世不得重见天日。 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刚才一掌死在你的手上岂不一了百了,令狐轩,我恨你。 史沧啸挥袖一弹,隔空点穴,阻断了颛孙静香嚼舌自尽的念头,接着斥令道:你们还不动手?既然我们的令狐大侠不懂得怜香惜玉,你们就帮他好好疼疼这江湖第一美女。 是。四声齐扬,再次向颛孙静香迈进。 史沧啸接着说:令狐轩,虽然杀了你会令我的女儿伤心,但不杀你,你誓死会杀我,那么干脆我就成全了你。说完挥刀劈下。 娇喝一声,人影一闪,血箭冲天,撒在了史沧啸的脸上,让他打了一个激灵,怔怔地立在那里,看着眼前不敢相信的一幕。 史姑娘,史姑娘。令狐轩抱住倒在自己怀里满身是血的史幂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史沧啸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会死在自己的刀下,他是多么地疼爱自己的女儿,但他更爱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曾在临终前遗言,无论将来幂儿喜欢谁,你都要帮她实现。史沧啸当然明白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但他这些年还是不遗余力地为女儿办到,为他临终前的妻子遗言而默默恪守。 本来东郭宇的出现,刚好称了史沧啸的心,但没想到女儿却喜欢上了东郭宇的仆人令狐轩,但史沧啸瞧不起令狐轩,就怂恿东郭宇毒瞎令狐轩的眼睛再设计把他打入追魂崖,却让令狐轩因祸得福,跌进焚仙坞,学得无上秘技,且再次重出江湖,幂儿更是死心塌地非令狐轩不嫁。 但令狐轩不识好歹,屡屡拒绝,也许是上辈子的孽,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现在自己成了令狐轩的杀父仇人。

这些年,他为了掩人耳目,改刀换剑,自创左手剑法,独步江湖,建无人小觑的武林堡,背地里组织骷髅邪教,搅得江湖血雨腥风。现在自己的女儿死在自己的刀下,是报应? 史幂儿嘴里鲜血汩汩流出,伤势极重,想说什么却被血噎住。她眼镜睁大,眼角流泪,眼光透着不舍。深深地看着令狐轩,令狐轩轻轻地抱着她,任她的鲜血染红自己的衣衫。 (我看着这一幕,心如刀绞,恨不得杀了史沧啸。但我始终无能为力。) 四大邪影见堡主的女儿突然闪出被堡主一刀劈中,惊住了,静静地怔着。但视线始终没有再颛孙静香身上出轨,精致的面庞,曲致的身段,令人喷血的胸峰坚挺的呼之欲出。 从他们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们多么希望堡主的女儿不要出现,至少不要那么早出现,至少等他们享受完了再出来也不迟,说不定那样还不用被自己的亲爹砍死。 颛孙静香可没有他们这般龌龊的想法,虽然她也被眼前突然的变故惊住,但她看到史幂儿在令狐轩的怀里,心中微微地有点发酸。她来不及去想史幂儿如何挣脱她的束缚,逃出她安置的密室,却想到自己还不如一个幂儿。幂儿能够痛快地死在令狐轩的怀里,而自己却要被凌辱致死,还得不到一个自己爱的人的怀抱,甚至是一个回答。 史沧啸突然跪下,恳求道:令狐少侠,请你救救我的女儿,求你救救她,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你救救她。华佗丹,你给她喂华佗丹,让她起死回生,只要你救了她,老夫任你处置,我求你了,求你救救她。 令狐轩说:华佗丹世上只有三颗,皆已用完。即便是有,已无力回天,令嫒伤及要害,药石无救。 不,你骗我,你骗我,幂儿,你不是恨他吗?为什么要替他送命?我们之前不是讲好了吗?由你冒充慕紫衣,喂他雨水,引发蛊毒,然后你就可以永远控制他了。为什么会这样?幂儿史沧啸边说边要抱回女儿。 令狐轩斥道:别碰她,否则她死得更快。史沧啸怔住,不敢轻举妄动。但他很快反手内力一吐,把颛孙静香吸至身前,左手托腰,右手锁喉,说:华佗丹没有了,她的血还有用,我要用她的血史沧啸还没说完。咳咳咳史幂儿咳了数声,说:爹,你放了颛孙姑娘吧,我已经快不行了,你不要再杀生,我好开心,临死前,死在令狐大哥的怀里,咳咳。又吐了一口血,令狐大哥,我爹放下得错,希望能用我的死还你,请你不要伤害我爹。 令狐轩看了一眼将失去女儿的史沧啸的痛苦表情。嗯地一声答应了她。 就在史幂儿准备咽气时,一把剑无声无息地穿膛而过,剑锋在颛孙静香胸前刹住。始料未及的一幕。 四大邪影,见堡主被伤,四人连番出手,快意绝伦。突袭者视而不见,抽剑挥舞,血肉横飞,与此同时左臂揽过颛孙静香,挟在腰间,剑指史沧啸,动作一气呵成,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