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诗意的活着
初一 散文 2727字 316人浏览 徐勇84

编导手记:总有人诗意地活着----杨钰莹

总有人诗意地活着----杨钰莹

总有人诗意地活着。

她是《偶像来了》“诗意”的发源地。

她把“慢节奏”带入了真人秀。

她用古典了包装了娱乐趣味。

她说赞美他人是一种生活态度。

她就是岗岗--杨钰莹。

1990年出道至今,25年,她美好如初。

时光虽已流逝,但她却没有停止美丽。

【相识】

199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后台看到了杨钰莹,那时我还是一个一心只想考个好高中的初中生,我记不清楚当时她是怎么上台的,也忘记了当时她唱的是什么歌,只记得,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甜甜地一笑,边上所有人跟着尖叫、呐喊。回家后,我就偷偷地开始学她所有的歌曲。

二十年后,当我再次见到她时,发现时光在她身上仿佛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她的皮肤吹弹可破,阳光洒在脸上,有一层羽化的柔光,美极了。她朝我甜甜一笑“我是叫你美华,还是小美呢?”她说话的语气和语调都跟以前一模一样,柔柔地,“你可以叫我岗岗。”

很多人都在怀疑:“杨钰莹,她不是非常注重隐私吗?”“她是一个很会保护自己的人,她对人对事滴水不漏,决不允许自己在镜头前有任何的不美好。” “在真人秀里,她真的会完完全全的打开自己吗?” “她会是„真人‟来了吗?”的确,这也是我的担忧。不过,从第一期的节目录制来看,效果非常地好,很多人包括我的担忧显然都是多余的。不用怀疑,节目中的她,就是真实的她,讲话轻声细语,婉转恬淡,和这个能玩能闹的节目自然而然地呈现出一种反差萌。

“我觉得我来这个节目被吸引的地方,就是我想来欣赏其他的偶像,来欣赏不同年代偶像她们的美,她们的善,她们的真,她们身上散发的光彩,她们优秀的品质,因为真善美就是我自己的信仰,这个节目的灵魂和内核是美好的,明亮的,所以我就来了这个节目。”

----这是岗岗参加《偶像来了》的初衷。

【相知】

她是《偶像来了》“诗意”的发源地。

有人说她的每一句话都像写诗,但我感觉她把生活过成了诗。《偶像来了》第一站不可能的任务----拉飞机。当飞机拉动的一刹那,岗岗忘情地呐喊,兴奋得像个孩子,有人说,不就是一次小小的胜利吗?何以高兴至此,但我明白,这才是岗岗,始终对生活保持着虔诚和热情,就像她曾说她爱读书,却偏爱传记和散文,不怎么看小说了,因为“生活远比小说要精彩”。

她从来不会叫苦,在呼伦贝尔的大草原上,岗岗跟朱茵还有娜比,要步行一个多小时去吉玛家体验做当地的奶茶。走了一大半路程,茵茵跟娜比有点气喘吁吁,体力不支了。但岗岗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茵茵跟娜比都惊叹“一直以为岗岗是那种很娇弱的女生,但今天她一直冲在最前面,还帮大家去问路,关键是她还穿了一双有跟的鞋子,真的很厉害。”累了,她会停下来带领大家唱歌,看见马也能高兴好久,看见野花也要嗅一嗅。这大概就是她的生活哲学吧----她并非不懂生活的苦楚,但总能将它转化为甜;她并非看不到人间的世俗,却选择诗意地活着。

她把“慢节奏”带入了真人秀。

在《偶像来了》,岗岗犹如一阵清风把“慢节奏”带进了真人秀。大部分的明星真人秀,快节奏的对剪,制造紧张冲突,用一个接一个的包袱刺激观众的腺上

激素。岗岗,她和风细雨的来了,说话自成体系,在自己的节奏里感受他人,享受生活。提醒生活在钢筋水泥里的我们,记得生活的本真。

岗岗的妈妈做菜很好吃,所以这些年,她跟姐姐的厨艺基本上就废了。在为海航设计一款特别的“夏季航空餐”时,她自我调侃“好,妈你看,你不教我厨艺,我现在表现这么差”,她安然享受着做菜的过程,即使把锅点着了,也淡定地面对着一切,烟雾缭绕中,不疾不徐,不紧不慢。做一道简简单单的菜,“让一切都慢下来,让一切都美起来”,我想这就是偶像的力量。

她用古典包装了娱乐趣味。

我总觉得,一档好的娱乐节目,不是简单地停留在一个体力游戏的层面上,不是明星在互撕扭作一团的狼狈样子,不是明星被虐的一个个衣衫不整人仰马翻,其实,真人秀完全可以追求更高级的幽默和趣味。

当看到岗岗用丝巾打包行李,一个包袱接一个包袱往床上摆放的时候,所有人都笑了。“我所有东西都用丝巾来打包,因为你如果弄脏了可以再洗,衣服都很干净,而且每一条丝巾的颜色代表了装的东西不同,所以我很清楚这个蓝色的包裹里装的是什么?那个红色包裹装的是什么?而且我很爱这种东方的,传统的美感,又美又方便。”在呈坎,古戏台上,秀美的脸庞,婀娜的身姿,岗岗一袭粉色飘逸长裙,化身七仙女,粉墨登场,举手投足间尽显古典仕女的婉约和唯美。一转,一停,一踱步,惊艳了全场。仿佛佳人穿越千年而来,姐妹们对她高唱“留下来”,涵哥说“你就应该活在这个时代”。

她说赞美他人是一种生活态度。

节目播出三期后,岗岗给我发了一段微信“美华,最近很多人在骂,说我在《偶像来了》太做作,我对姐妹们的赞美是真诚的,看到那么多人骂,心里还是很难过”看完信息我既着急又心疼,我想让所有人都看到她的美好。没想到的是,她很快又发来一条“不好意思,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刚上网看到这些,心里不大舒服,不用跟导演说什么,我只是一时情绪,过去就过去了,我想我应该继续加

油”我其实被她温暖了,她那么贴心,这么美好,即使暂时被人诟病,也会自我疗伤。

“我太爱赞美了,没办法,就是我看到的,我感受到的真的都那么好。”岗岗已经把赞美他人变成生活的一种态度。在节目里,岗岗夸涵哥是涵爸比简直完美;夸何老师像妈妈一样一直在操心;夸谢娜是喜神;夸茵茵很有母性;夸娜比是小精灵...... 等等。赞美他人不是轻而易举的,在适当的地点赞美适当的话,那更是难上加难了,这是一种修养,一种博大精深的情怀。

【相恋】

为了保证节目录制的最佳状态,岗岗甚至推掉了大半的商业活动,她是一个特别重感情的人,每一次分别,都是依依不舍。

第一次分别是在海南,录完节目她一直在感叹“这么快就要跟可爱的朋友们分别了吗”“真的要分离了吗?感叹号,感叹号,感叹号”记得当时,十二个偶像抱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大家还立马建了一个偶像微信群,期待下次的相聚。“果然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这个群里是笑料,可爱,所有的东西不断,突然就像多了一个世界。”

第二期内蒙古录制刚刚结束,岗岗就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刚离开,已想念...... 爱大家”她开玩笑的说,现在大家已经得了一种每天要在一起的病。

在北京751,当所有偶像走完时装秀时,大家抱在一起低头痛哭。既为大家齐心协力一起完成一场大秀而感动,也为即将到来的短暂分别而伤心。《偶像来

了》给每一位偶像都提供了一个去不断地发现自己,去邂逅不一样自己的机会, 正如岗岗说的“大家都越来越爱这个节目,无论这个节目给我们安排了什么样的活动,我们都很愿意全情投入地去做。十二位偶像与《偶像来了》已经开始相爱了。确实如此。我们在跳着恋爱的探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