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残片
初二 记叙文 808字 15人浏览 雪狼ggg

记忆残片

隔壁传来一阵琴音,似是舒曼的《梦幻曲》,我静静听着,霎时间,琴音灌满了整个房间。不知是心沉浸在琴音里,还是琴音充溢我的心里,一股潜流似的婉转回旋,我被莫明地感动起来,是火一样的浓情,烟一样的感知,还是,带子般剪不断的愁绪?

常常想起鼓浪屿的老家,在它将被拆除的那一年,我回去过一次,正值秋天。天空中飘零着雨丝,随着风落在我的脸颊上。我沿着石板路,踏上台阶,推开不知历尽了几世沧桑的木门,“吱嘎??”门开了;依旧是我熟悉的小院。 被雨打湿的发暗的墙头上,一只毛色花白的猫正趴在上面呆呆地看着我。我望进院里,那只水缸还立在院里的一角,我疾步过去,缸里的水已是很久没换水了,上面落着一两片被风吹下的叶子。

记得小的时候,外公天天在屋子里写书法,也手把手教我,还常常指着水缸给我讲王羲之练书法洗黑了八缸的水的故事。夏天的夜里,星儿布满了整个夜空,也倒映在水缸的水面上,我总是疑惑地看着它们被我的小手搅散后又顽固地复原,而外公总是坐在一旁的摇椅上摇着扇子,乐呵呵地笑着„„

如今,水缸里只有记忆的沉淀。踩着尘旧的木板台阶登上二楼,过道上已是零乱不堪,外婆的那架缝纫机还在,我的耳边又响起它每天快乐地唱着歌儿„„

我同儿时一样熟练地爬上墙头,坐下。从墙外探进来的风凰树,枝头上早已没有花了,也许我再也看不到它开花了,尽管夏天还会来,树上还会鲜艳地满红,但故事还未写完却要早早收笔了,那些花儿,只会开在我的梦里头。我有好好珍惜过吗,我问自己。

那墙外的鹅卵石铺成的小街,街的一头有琴声。小时顽皮的我,此刻也会收住脚步,引颈侧耳,盼望能在小街,捡到某个音乐大师遗落在这里的几个音符。

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房顶,在叶间,在天空,一呼一答,也唱出和谐的韵律。我随手捡起一片被风吹落的叶子,夹进随身带的书里„„

„„逃出记忆,我打开了那本书,叶片还在,我的记忆,也还在,时间没有将它轻易碾碎,“我珍惜过”。我微笑着,对自己说。泪却落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