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鸡汤小故事1
初一 其它 11510字 1658人浏览 慈学水杰

1 扶着椅子溜冰

一个女孩开始学习溜冰,可是她一点技巧都没有,甚至不敢站起来。

于是,她的母亲就找来一把椅子给她,让她扶着椅子在冰面上滑。果然,扶着椅子后,她便可以慢慢地在冰面上滑行,很少跌倒。她每天都扶着椅子溜啊溜,一个星期后,母亲让她不用椅子试试,可是她还是站都站不起来。她吵着要椅子,但是母亲却把椅子丢的很远。最后,她在无数次的跌倒后,终于能够自如地在冰面上滑行了。

小故事大道理:如果你不能摆脱对他人或它物的依赖,将永远站不起来。生命的历程需要用自己的双脚走下去,这样,才活的有意义。

两个书法家

有两个书法家,练习书法的风格迥然不同。

一个极其认真地模仿古人,讲求每一笔每一划都要形似神似,长此以往,所写的字与古人的字惟妙惟肖,几乎以假乱真了。另一个则恰恰相反,不仅苦练,还要求笔笔都要与古人有所不同,顺情而致,顺势而趋。这样,他才觉得自己的字有所突破。

一天,两个书法家碰到一块儿。第一个书法家嘲笑第二个书法家:“请问仁兄,您的字有哪一笔是古人的啊? ”第二个书法家听了并不生气,而是笑眯眯地反问了一句:“也请问仁兄,您的字,究竟哪一笔是您自己的? ”第一个听了,顿时张口结舌。

小故事大道理:生命的价值在于创造。如果你一味地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学,那你只能作一辈子地学徒,要想成为大师,就得有所创新,与众不同。

商人与明星

一商人爱上了一位女明星,但是他又不太十分清楚女友的背景。

他不希望影响到自己的事业前途,于是,雇了一个私家侦探去调查她的底细。但是他并未将自己的真实身份透露给这名私家侦探。

不久,私家侦探给他发来调查结果:“该女士洁身自爱,身世清白,以往结交者皆良善之人,且无不良嗜好。唯一遗憾,就是近日不知何故,竟与一个声誉不佳的商界人士某某来往甚密。”

小故事大道理:我们经常对他人抱以怀疑和不信任的态度,这样的想法往往并不是因别人引起,而是自己心中作祟。高尚的人拥有崇高的思想,卑鄙者的灵魂也是丑陋的。

小老鼠的旅行

一只小老鼠想要去海边旅行,它的父母反对说:“那么远,而且到处都隐藏着危险,千万不能去! ”

“我决心已定,”小老鼠坚定地说:“我一定要看看大海是什么样子的,你们阻止不了我! ”

小老鼠大清早就上路了。一路上遇到野猫和蛇的追杀,还有那不知名的大鸟的袭击。小老鼠拼命的逃跑和躲藏,总算是有惊无险。

天黑了,小老鼠待在一块岩石的缝隙里。它想念它的父母,感到孤独、悲伤。但是它没有放弃它要去海边的决心。

第二天,它慢慢地爬上了一座山,它的眼前陡然一片开阔。“大海,我终于见到了大海! ”小老鼠兴奋地呼喊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天边是缤纷的晚霞,金色的海浪一波接一波地拍向岸边。

小老鼠躺在山顶上,看着夜空里的星星渐渐明亮起来,心中充满了幸福。它想,要是爸爸妈妈现在和它在一块儿欣赏着美景该多好啊!

小故事大道理:每个人都向往自己心中的美景,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下定决心,不怕艰险,排除阻挠,向着我们心中的目标出发,就一定能达到。

最甜的水

2 山脚下有一眼山泉,泉水潺潺地从泉眼里冒出来,汇成一条小溪流向田野。

一个樵夫从挑着一担柴禾经过泉边了下来,他捧起泉水喝了个饱,他觉得再没有比这更甜的水了„„放羊的牧童、耕地的农夫和进山打猎的猎人,他们也都这样认为——这泉水是天下最甘甜的水。

有一个富翁,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派人去打取山泉水回来。仆人将盛在精美的水壶里的泉水,倒进琉璃杯中呈给躺在摇椅上的富翁。富翁喝了一口,没什么感觉; 又喝了一口,眉头皱了起来,把碗里剩下的泉水泼到地上,大声对仆人说:“这是最甜的水吗? 一点儿甜味也没有,还是去把蜂蜜糖浆给我拿来。”

小故事大道理:没有尝过饥渴的滋味,不会体会到食物与水的甜美; 没有经受过挫折与失败,不会体会到成功的欢欣与满足; 未历经苦难的人,永远不会懂得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最美好的时刻

人,在他的一生中有一段最美好的时刻。

记得我的这一时刻出现在八岁那一年。那是一个春天的夜晚,我突然醒了,睁开眼睛,看见屋子里洒满了月光,四周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温暖的空气里充满了梨花和忍冬树丛发出的清香。

我下了床,踮着脚轻轻地走出屋子,随手关上了门,母亲正坐在门廊的石阶上,她抬起头,看见了我,笑了笑,一只手拉我挨着她坐下,另一只手就势把我揽在怀里。整个乡村万籁俱寂,临近的屋子都熄了灯,月光是那么明亮。远处,大约一英里外的那片树林,黑压压地呈现在眼前。那只看门狗在草坪上向我们跑来,舒服地躺在我们脚下,伸展了一下身子,把头枕在母亲外衣的下襟。我们就这样待了很久,谁都不出声。

然而,在那片黑压压的树林里却并不那么宁静——野兔子和小松鼠、负鼠和金花鼠,它们都在那儿奔跳、欢笑; 还有那田野里,那花园的阴影处,花草树木都在悄悄地生长。 那些红的桃花,白的梨花,很快就会飘散零落,留下的将是初结的果实; 那些野李子树也会长出滚圆的、像一盏盏灯笼似的野李子,野李子又酸又甜,都是因为太阳烤炙的、风雨吹打的缘故; 还有那青青的瓜藤,绽开着南瓜似的花朵,花朵里满是蜜糖,等待着早晨蜜蜂的来临,但是过不了多久,你看见的将是一条条甜瓜,而不再是这些花朵了。啊,在这无边无际的宁静中,生命——这种神秘的东西,它既摸不着,也听不见。只有大自然那无所不能、温柔可爱的手在抚弄着它——正在活动着,它在生长,它在壮大。

一个八岁的孩子当然不会想得那么多,也许他还不知道自己正沉浸在这无边无际的宁静中。不过,当他看见一颗星星挂在雪松的树梢上时,他也被迷住了; 当他听见一只鸟在月光下婉转啼鸣时,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 当他的手触到母亲的手臂时,他感到自己是那么安全、那么舒坦。

生命在活动,地球在旋转,江河在奔流。这一切对他来说也许是莫名其妙的事情,也许已经使他模糊地意识到:这就是生命,这就是最美好的时刻。

一片薄薄的冬瓜

冬瓜煮过就透明了,人生却要经历多少的烹煮,才能够明明白白?

“老板,我要一片冬瓜。”我已经在菜摊前面站了好久,才扬起声音说。太久没有进菜市场,我变得很生疏,找了许久才找到母亲以前常常光顾的那个菜摊。老板手脚利落地搬起冬瓜,抡起刀子就要切下去,我忙止住他。“太厚了,不用这么厚。”老板的刀子往前挪一些,我又摇头,他再往前挪一些,我还摇头,这时候老板终于忍不住说话了:“这么薄,我手软切不下去,啊,要不然你来切好了。”我只好无奈地笑着对他说:“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老板看了我一眼,有一种“原来是这样”的了然神情,他切了一片薄薄的冬瓜给我,又扔了一块姜进塑胶袋,那块姜太大,与冬瓜极不相称,而我明白那里面有着帮衬的意味——一个人住,一个人煮饭吃,确实有太多的不方便。

3 我记得小时候陪母亲上市场,夏天里总要买块冬瓜回去煮汤,厚厚一片绿皮白肉的圆冬瓜,用绳子穿过中间的空洞,就这么提回去。我看着母亲将冬瓜皮削下来,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用虾米和葱爆香油锅,再将它们投进煮沸了水的汤锅中,煎成焦黄的虾米吱吱叫着,冬瓜片一进锅里就安静下来,虾米的烫热和疼痛仿佛都获得了安抚。我一直觉得,妈妈的冬瓜汤,已经是冬瓜可以拥有最好的料理方式了,这想法被另一位邻居妈妈的冬瓜盅彻底颠覆。

住在我家对门的贾妈妈是个广东小姐,她是一个可以雍容华贵也可以懒散邋遢的女人,嘴尖舌利,喜欢摸八圈,总是叼着一支烟。从小我和她的三个孩子玩在一起,我们在游戏中穿过他们家的庭院,躲进我们家的小小储藏室。我家的房子是面阳的,日照一年四季都很充足,他们家是背阳的,春夏秋冬都显得阴暗,加上贾妈妈的东西从柜上堆到地上,拥挤的物品阻绝了光线,大白天也是要开灯的。

令我更惊奇的就是冬瓜盅了,贾妈妈有一次宴请客人晚餐,她一早就开始忙碌,将亲戚从香港送来的肥大香菇泡发来,还有金黄色的干贝、透明的鱼翅等等,贾妈妈的好手艺是有名的,我们也跟着兴奋一整天。客人还没来,而菜都布上桌子,贾妈妈一样样地数给我们看,当她将一颗矮矮的冬瓜盖子打开来,我看见里头的羹汤时,惊诧到说不出话来了。香菇与干贝的气味混着冬瓜的清香,那汤汁说不得混也说不得清,贾妈妈说汤先炖好了,倒进挖空的冬瓜里再蒸一遍。我痴痴地听着,久久回不了神。那夜贾家姐妹来我家叫我,说贾妈妈留了冬瓜盅给我,他们家的客人已经离开了。我们穿越烟雾弥漫混着酒气的客厅,走进杯盘狼藉的厨房,冬瓜盅里的汤汁仅剩一点点了,我们于是拿起小汤匙,挖着冬瓜肉吃,被汤汁润透的冬瓜肉透明着,不可思议的美味。

很多年后,我在一家餐厅吃饭,冬瓜盅上了桌,同桌的人都赞叹着,说没见过这样别致的汤,我起哄地说,要用汤匙舀起瓜肉来吃才过瘾。兴致勃勃地舀起冬瓜的那一刻,眼睛忽然酸热起来了。我想起贾家早逝的那个兄弟,各自远嫁却又不断飘泊的姐妹,想起我们挤在一起挖冬瓜吃的那个永远不会返来的童年时光。

我此刻独自一个人,提着一片薄薄的冬瓜回家,仍是用母亲煮汤的方式料理,而我的心里藏着的是繁复美丽的冬瓜盅。我有时候羡慕冬瓜煮过就透明了,人生却要经历多少的烹煮,才能够明明白白?

灵魂生育

早年的学生顺子来看我,聊得开怀。他突然抛给我一个问题:“老师,您还记得毕业时您送我的书上的题词吗? ”

我说:“记得——顺天顺行、顺水顺风。”

他笑了:“没错。但是,我想问您在这八个字下面还写了什么? ”

“‘顺子存念’之类的话吧。”

顺子摇头,说:“您写的是‘吾生顺子存念’。”

我笑起来:“反正是一个意思。”

顺子说:“才不一样呢! 您不知道,当年我捧着那本书,盯着‘吾生’两个字看啊看,看啊看——您别笑! 我先把它解释成了‘我生养的孩子’,一想,不对; 又琢磨,莫非是‘我的学生’?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回到家,我认真查了词典,明白了这里的‘吾生’原来是长辈对晚辈的敬称。但是,我还是执拗地认为您写给我的‘吾生’有更深切、更复杂的含义„„后来,我谈恋爱了,我把您赠的书拿给我女朋友看,还特意把我对‘吾生’一词的探究过程讲给了她听。您知道吗,她听后感动极了。她后来对我说,她当时就想了:一个能让老师这么看重的学生,肯定值得托付终身! 就这样,我们的关系很快就确定下来了。——您瞧,您写的‘吾生’那两个字,还是我们的大媒呢! ”

顺子告辞了,我的思绪却在他讲的故事上流连,久久不肯回来。

4 我多么喜欢顺子对“吾生”二字的解释——不管它是谬解还是正解。当我在尘世间遇到一茬茬年龄相仿的孩子,当我亲眼见证了他们效我、似我、逾我的奇妙过程,我分明感到自己生命的宽度与长度都在可喜地延展着。

柏拉图在他著名的《会饮篇》中将人类的生育繁衍分为了两类,一类叫做“身体生育”,一类叫做“灵魂生育”。而在这两类生育当中,他更看重的是后者。在他看来,人与“睿哲”、“美德”结合所生育出的“灵魂分娩物”对于他的生命而言是更为紧切的。我想,身为教师的我,不正拥有着自己众多的“魂生子女”吗? 如果说“身生子女”是我与爱结合的产物,那么,“魂生子女”则是我与美结合的产物; 如果说前者的形貌是我在一种悬疑之后的无奈接受,那么,后者的形貌则应该是我在一番深情雕凿之后的必然所得! ——吾生,你不就是我生养的孩子吗? 你是我的“灵魂分娩物”啊!

当然,我也会欢笑着接受你将“吾生”解释为“我可敬的后生”。我深知,今天我们拥有怎样的课堂,明天我们将拥有怎样的社会。我愿意把吾生托举到一个高度,让你对这个高度着迷、上瘾,让你从此不能忍受在这个高度之下匍匐而活。等我老了,白发飘飘,可以闲适地坐在长椅上,幸福地看你们飞翔。

——吾生,汝非我之所生,却又是我之所生。我不能不在意我当初的一句殷殷叮嘱如今长成了你身上的哪一块骨骼,我不能不去想我今朝的一汪苦泪可否期待你于明日酿成一樽美酒。吾生,须知,无论你为官为民,身后都有一双寄望的眼睛,愿你向善而行、向上而行、向美而行。

恭喜出发

“楚门的意思,就是真人。楚门后来怎么了? ”

他像所有人一样长大,读书,上班,结婚。母亲慈袢唠叨,妻子美貌端庄,老友知根知底。他一生最大的痛,是曾眼睁睁看着父亲溺水身亡; 他的小烦恼,是每天都会有极品的上司和客户给他出状况。也没什么,世事不如意常八九,对不? 但,他渐浙地,渐渐地发现了真相:母亲是演员,妻的甜言蜜语都只是在为产品做广告; 父亲的猝逝,是演员被炒了鱿鱼不再续签; 老友诚恳地说:“即使全世界都在骗你,你至少要相信我没有。”——当然是台词,当然老友也是演员。他是一个活在摄影师面具下面的假人,他的存在,就是一场数十年的真人秀。最后,觉悟的楚门出逃,独自划小艇经过他以为的海,狂风大作,但他终于到达了终点——摄影棚的门口。制片人一声声唤他回头,他没有。

《楚门的世界》到这里就结束了,我却无端地想知道他的未来:摄影棚里拿的学位有无含金量? 轻喜剧里的工作经验作得数吗? 他没有师兄弟没有人脉不能拼爹,他将如何重新开始„„但也没什么,他面临的,相当于所有新涉社会的年轻人:一肚子书本知识,对真实世界一窍不通,空怀壮志,遇到问题却只会束手无策,而他,将自此迎来一生中所有犯的错。

婴儿是不会错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往嘴里放,吃了不该吃的,全怪大人粗心大意,把不合适的东西放进摇篮; 青少年的错全被原凉,你厌学你打架你迷茫你冲动,全社会都反思教育的失误。你误入歧途,大家心焦如焚; 你浪子回头,宇宙星辰都为你喝彩。大学生是青春期的回光返照,你犯的错得部分买单,比如说当课只上到一定程度,贵校就不给你毕业。 步入社会,就开始“步步是错”。迟到30秒,一定扣奖金; 惹毛上司,绝对没好果子。不抱怨不解释不仅是英国贵族的骄傲,也是全体职场人的准则——反正没人想听。开会时你带好了纸和笔,却不知道该记什么,脑海里漂满了拖鞋,笔记本上画满了蜻蜓。鲜有人教你何者为对,从来不会有人告诉你错在哪里。

成人的规则都向你袭来:过年不再是跟在父母身后,说一句“恭喜发财”再道一句“红包拿来”,恰恰相反,现在要发红包的人是你了; 你最讨厌的庸俗无聊,居然成为你生活的主旋律。

5 总有一个刹那,也许是顿悟也许是渐悟,那些人与人之间的虚荣势利、那些心思与算计,你都将了然于心。冷酷不一定是杀人见血,一次袖手旁观就可以。

但,我相信楚门不会回头,哪怕真实世界有这么多的危机四伏,它到底是可亲的,是握在掌心的一段温热,人性如裸女,有丑如罗刹就一定有美如维纳斯。

恭喜出发,恭喜你有了犯错误的机会。到最后,铁皮人会得到心,稻草人会生出脑,孙悟空会成为斗战胜佛,楚门变成了真正的人。

生命中的五只老鼠

当班上的学生告诉我他们号称“五鼠”时,我忍不住眉头紧皱,自己是实习班主任,可不愿当什么御猫。

然而,是祸终究没有躲过,开学不久我便发觉,他们老是早退,而且还很会选时间玩耍。他们总是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悄悄地离开学校,完全不把我这个实习班主任放在眼里。 我私底下问同僚才知道,他们都住在老石街,更可恨的是,五个学生中有一个是女孩子,疯疯癫癫的很不像话。同僚看我郁闷,又安慰我道:“都破罐子破摔了,不要太在意。”这话什么意思,查了档案才明白,在这个繁华大都市,他们五个家庭都是五保户,父母常年在外奔波摆摊,是不可能有时间管教孩子的。

大概因为有共同的环境,所以逃起课来也格外一致,让我伤透脑筋。但我并不打算放弃,又一个明媚的下午,守在校门口的我紧随“五鼠”之后,打算看看他们究竟搞什么名堂。结果却大失所望,“五鼠”根本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奔向网吧,抑或游戏厅等娱乐场所,而是直奔老石街,各自回了家。

老石街特别阴暗,全身发冷的我只能回到学校,想着如何给他们一点教训。可回到班上。竟然发现他们已端端正正地坐在自己位置上。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又跑回来了,难道他们发现了我的跟踪? 我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太贼了。

第二次我选择了重点袭击,从那个女孩下手,彻底查清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皇天不负有心人,同样明媚的下午,当我敲开女孩的家门,她只能惊慌失措地看着我。我问她回家干什么,她却支支吾吾,直到我拿开除吓唬她,她才委屈地指了指阳台。

其实那根本算不上什么阳台,就是突出墙外的半米窗而已,此刻已挂满了棉被枕头。我一下子明白,老石街周边都是高楼大厦,常年晒不到太阳,唯有午后两点的阳光能偶尔光顾,所以女孩才会在每个明媚的午后直往家奔。

女孩带我到其他四个男孩家,原因也一模一样,甚至稍大的男孩还负责把坐在轮椅上的邻居推到阳台。我心里一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哪里是什么逃课,他们对温暖的执著追求只能让我自惭形秽。

实习一个月,我再也没批评“五鼠”,甚至还发动学生为他们搞了一个小型捐助。当然,那只是杯水车薪,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他们蜗居阴暗的命运。我只能默默祈祷他们的父母能在外头有好点儿的收益。

回到自己学校,我把所见所闻变成了校报上的铅字,没想到一文激起千层浪,学校师生纷纷解囊为“五鼠”送暖,不到一个星期便募捐了万余善款。

一个月后,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去找他们,但熟悉的教室里却没了他们的踪影,班上的学生说他们退学了,不知去向。

我急忙奔赴他们家,还特意在超市买了五个笔记本,封面是温暖的太阳。然而,赶到老街,只闻一片轰隆隆的响声,那片阴暗的老房子不知何时已被推倒,街头四处打着阳光新城的标语。

在轰轰烈烈的拆迁中,五只幼小的“老鼠”只能搬家。可是他们搬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我揣着一万多元善款,不知何去何从。

冠军的自信

6 两个运动员到野外去探险,一个是跳远冠军,一个是游泳冠军。

他们在山上遇到了一道几米宽的沟,要继续前进只有跳过去或者多行一公里路绕开它。游泳冠军觉得跳过去没有把握,从小路绕道而过; 跳远冠军认为跳过这沟没有问题,于是他奋力起跳,但是他差了那么一点点,没有跳过去,不幸掉到深沟里,把腿摔折了。他困在沟里,大声呼喊,游泳冠军听到呼救声后赶来,一时也没有办法救他上来。最后只好由游泳冠军去找人救援。

半路上,游泳冠军被一条水流汹涌的河流拦住前进的道路,游泳运动员想:我身为游泳冠军,有什么样的河流能拦住我。于是纵身便跳进了河里。由于赶了很远的路,他已经很疲惫了,波涛翻滚的河水让他找不到一点在游泳池中驰骋的感觉。但他不愿退缩,仍挣扎着前进,一个水浪打了过来,他失去了控制,被卷入旋涡„„

游泳冠军再也没有能浮出水面; 跳远冠军也永远地被困在了沟底。

小故事大道理:太过于自信,就会迷失自己。强项和优势并不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让你成功; 一旦当你失去了理智,它也会变成你的坟墓。谨慎面对生活,不要忘乎所以。

哲学家的失策

一位漂亮的女子诚恳地向一位哲学家求婚。哲学家有些心动,但是他嘴里却说:“这太突然了,让我先考虑考虑! ”女子悻悻地离去。哲学家依旧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年后,哲学家又想起了那个女子,他决定娶她为妻。

当他来到那个女子的家里时,她的母亲告诉哲学家,她的女儿已经出嫁了。哲学家十分难过,从此不再研习哲学。

小故事大道理:犹豫不决的人到最后总是会错失一切,同样的机会只有一次,你若不能把握住,再去寻它时,剩下的只有后悔。

月光下的诗人

夜晚,诗人在散步来到公园的湖边,一弯弦月升上了天空。诗人不禁感慨道:“‘月有阴晴圆缺’,世间的一切又何尝不是如此啊? 黑暗里传来回应:“错! 月亮并没有缺,只是被阴影所遮蔽罢了。”小故事大道理:人生常常伴随着很多阴影——苦难、挫折、悲伤、失落„„学会从阴影中走出来,重塑新的生活,才能称是强者。

沙漠里的两个朋友

有一则阿拉伯的传说:两个朋友在沙漠中旅行,旅途中他们为了一件小事争吵起来,其中一个还打了另一个一记耳光。被打的人觉得深受屈辱,一个人走到帐篷外,一言不语地在沙子上写下:“今天我的好朋友打了我一巴掌。”他们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一片绿洲,停下来饮水和洗澡。在河边,那个被打了一巴掌的人差点被淹死,幸好被朋友救起来了。 被救起之后,他拿了一把小剑在石头上刻下了:“今天我的好朋友救了我一命。”他的朋友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我打了你后,你要写在沙子上,而现在要刻在石头上呢? ”

他笑着回答说:“当被一个朋友伤害时,要写在易忘的地方,风会负责抹去它; 相反,如果被帮助,我们要把它刻在心里的深处,那里任何风都不能磨灭它。”

小故事大道理:真正的朋友的伤害也许是无心的,帮助却是真心的,忘记那些无心的伤害,铭记那些对你的真心帮助,你将会发现这世上真心的朋友不断多起来。

像植物一样呼吸

早晨翻日历时,看到日历上写着“白露”两个字,便不觉地寒噤了一下,心里倒是勾画起图书馆的外墙下那些铁线蕨倔强的叶柄乌黑光亮的画面来。铁线的美是突兀的,铁画银钩的线条上挂着薄绿的叶子,像个纤弱又倔强的美人。我喜欢铁线,也喜欢像铁线一样的人儿,比如柴静。

是的,她像极了铁线这种植物,眼眸清亮,姣容清瘦,内心似海,敏锐得让人惊诧,

7 坚定得让人心疼。看到柴静这个名字,很多人会想到央视的名牌栏目《东方时空·时空连线》,想到央视的新闻记录栏目《看见》,但还会有更多的人想到的是《新闻调查》。因为在那个栏目里,全国的观众记住了那个叫柴静的女记者瘦弱苍白的脸和勇敢坚定的眼神。她用一颗炽热的心灵打动了每一个看到她的人。她曾在访谈中,用莱蒙托夫的一首诗表达自己:“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坚定,依旧是坚定。是什么让她如此坚定? 是内心的饱满。饱满的内心是强大的,蓬勃的,是生生不息的。像她一样内心饱满的人,就像伏在墙脚的铁线蕨,即使在最孤寂的角落,也不会凋落,亦或是在最热闹的地方,亦不张扬。但只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她就会闪现出动人的光芒。

柴静的内心就像个花园,花园里,婷婷地开着一朵又一朵绮丽的花,不紧不慢地呼吸,自在地绽放,引得满世界都为它心跳。一个内心饱满的人是一座精神花园,一本能润心润魂的杂志是一个更广阔的精神花园。在《润》的大花园里,每一篇文字都是有呼吸的植物,妖娆地开着新鲜的花朵,等着你凑近,等着你走进它的小宇宙。在这个芬芳世界里,那些蹦蹦跳跳着的呼吸,会击碎你心上的许多东西,比如尘埃,比如枷锁,比如麻木,比如懒惰,比如冷漠。连呼吸都是这样的让人心肠动荡,愿你也能置身于这样清润芬芳的世界。只要你走进来,你就能看到你想看到的花,就能听见打动你心弦的呼吸。

墙脚的铁线,自己发芽,自己生长,自己摇摆。心灵丰盈的人,自在地走,自在地唱,自在地如花般盛放。

父亲的菜园,母亲的花园

美国女作家沃克说过:“在寻找母亲花园的路上,我找到了自己的花园。”每当想起此语,我都为自己的母亲深感不平。我的母亲何曾有过花园,别说有过,恐怕是连见都没见过。母亲毕生劳苦在乡村,悠悠南亩,郁郁北坡,处处有她汗水滴过的禾下土。但让她最牵情的还是家中的小菜园。也许对于母亲来说,小菜园既是她的果园,也是她的花园吧。 小菜园其实更多的属于父亲。古诗云:“园父初挑雪里芹”,我的父亲就是这样的“园父”。从春到夏,从秋到冬,他的心思都在菜园里。开春先耙地,然后打畦子,那畦子打得十分规整,就像我当年作文本的格子。如今回想,在那片泥土芬芳的作文本上,父亲写下的也许全是古诗——屈原的: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 陆游的:卧读陶诗未终卷,又乘微雨去锄瓜; 吕炎的:阴阴径底忽抽叶,漠漠篱边豆结花„„

父亲的菜园,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母亲的果园。这样说,不仅是因为母亲可以随意到小菜园去摘取父亲的劳动果实,也是因为菜园里确实有果树。一色的苹果梨,沿着菜园的墙根栽下,这是我和姐姐们最爱吃的水果,也是唯一能吃到的水果。

据说,果园的甜味容易使人困倦。有一年秋天我放学回家,房前屋后找不见母亲,原来她竟一个人在园子里睡着了。母亲的梦境是那样的安然,衣襟上落着一只绿色的蝴蝶,嘴角还微微漾出笑意。这个难忘的瞬间,许多年后,促使我译出了爱尔兰女作家吴尔芙的散文短章,题目就叫《在果园里》。吴尔芙写道:衣袂飘飘的米兰达,她在果园里睡着的时候,手指正指着一本书中的一句法语,就仿佛她是在那个地方睡着的——而母亲,我记得她当时手里握着的是一把樱桃萝卜,就仿佛是儿女们簇拥着的笑脸,母亲是在这些笑脸中睡着的。她头顶上四英尺的空中,摇曳着金灿灿的苹果梨; 离地面三十英尺,有被疾飞的燕子切碎的歌声; 而高天上的流云看到,多少英里之下,在一个针眼大的地方,一个哭泣的男孩正把他的母亲喊醒„„父亲的菜园还是母亲的花园。

母亲喜欢菜园里的花,在她看来,菜本身就是花,葱是花,蒜是花,萝卜缨子也是花。不过,最让母亲动心的,是在不经意间,墙头地角,这里冒出几株蒲公英,那里拽出几朵牵牛花。我知道,这些花草有的是不请自来,有的则是父亲特意引进的。父亲知道母亲爱

8 花草,在种菜时就用上了心思,这里撒点草籽,那里留棵花苗,随手点染,寄托下美人香草的梦。母亲在收菜的时候,睥睨之间,一定欣喜。

记忆中的母亲就那样走在父亲的菜园里,就像走在她自己的花园里。母亲的衣衫是破旧的,而且是淡淡的灰颜色,能让人想起淡淡的炊烟和淡淡的干菜。

父亲的菜园本来没有灰色,而母亲却为之增添了,那是母亲的灰色,一种很美很美的颜色。而正因为这种颜色,父亲的菜园才真正变成了母亲的花园。在那个方圆不过半亩的菜绿花红的世界,母亲开作了一朵迎风含笑的灰色花。

有这样的花在记忆里,我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有时还习惯用手背抹出春天般的眼泪。

他们的幸福感

最近,《小崔说事》采访了一批作家,很有意思。一位非常年轻的作家叫阿乙,他做好了他的人生规划,攒了够两年花的钱,脑子里现在有18个选题,希望这两年什么事都不干,就写这18个选题,估计能写出3-4个,这就是他的生活。

我在微博上关注另一个作家,叫阿来,就是写《尘埃落定》的那位。你看他的微博,就觉得这个人跟我们生活在一个时代,但不在一个海拔。因为他的微博上全是花花草草,他对世界上一切的花花草草都感兴趣,他走到任何地方,都会把这些不知名的花草拍下来,然后找明白的人把花草都认出来,发上微博。我见过很多大师,他们非常有趣。比如《雨人》的编剧,叫巴瑞·莫罗,他凭这个片子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编剧奖。

他的《雨人》那部电影,讲一个有自闭症的人,这是真人真事。他见到的那个真人,远比我们电影里看到的达斯汀·霍夫曼演的奇怪得多。当时,他在图书馆里看书,巴瑞·莫罗坐在前排,就听到后面不停地翻书。巴瑞·莫罗就把手头的书放下来,走过去问:请问先生,你在干什么? 他说我在看书。巴瑞·莫罗说你看书的速度有这么快么? 他说是啊,今天下午我看了这么多的书,(打手势) 有这么高一摞了。巴瑞·莫罗不信,就说那我能考你一下吗? 他说可以啊。巴瑞·莫罗就翻开一本书,随便翻到一页,念了一句,结果他把后面的全都背下来了。后来,他们就成了好朋友。

后来,《雨人》得了奥斯卡的最佳影片奖、最佳编剧奖,巴瑞·莫罗觉得这应该是“雨人”的奖,就把这个奖杯送给了“雨人”。半年以后他去看,发现这个小金人上面没有金子了。他就问他金子哪儿去了,他说这是孩子们的玩具,他让很多孩子抱着这个小金人去玩,所以上面就没有金子了。结果巴瑞·莫罗那天看我们做的慈善项目,叫“给孩子加一个菜”,他看得流眼泪了。他说,我要把那个褪了色的小金人拿到中国来,让这些乡村学校的孩子每个人抱着它拍一张照片。这就是他们内心的追求,这也是他们的幸福感,我们也想做到有他们这样的追求,有他们这样的幸福感。

木筏的故事:有一人被歹徒追赶,来到了一条大河边,河水很急,根本游不过去,河上连一座桥也没有,更没有船。于是,这个人就暂隐藏了起来,那些歹徒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他,便这不是长久之计,后来他打算做一只竹筏,然后渡河,到了河对岸就安全了。于是他就夜以继日地心起来,他砍了竹子,用树皮绑了起来,做成了竹筏。他划着竹筏,到了河对岸,等到那些歹徒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河对岸,他安全地从险境中逃了出来。到了河对岸,他对以前发生的事仍然心有余悸,过去那些逃亡的日子实在是连想都不愿意想!现在终于安全了,多亏了这个竹筏。他想:“如果不是这个竹筏,现在我的性命已经难保了,这个竹筏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于是他就把这个木筏背在背上,然后继续向前走,可是木筏太重了,他背着走路十分困难,一天只赶了很短的一段路。三天以后,那些歹徒追上来将他抓住了。原来他们也做了竹筏,渡河过来追赶他。由于他背着竹筏,行走太慢,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歹徒的魔爪。当他被抓住的时候,他感叹道:“竹筏救我,竹筏亦害我!”人生哲理:人生是有弃有舍的,要学会割舍,懂得放弃。那样,你才能得到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