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渐老,刹那芳华
初二 散文 1157字 121人浏览 金牛的kiss

有人说, 世间有两种可以称之为浪漫的情感,一种叫相濡以沫,另一种叫相忘于江湖。我们要做的是争取和最爱的人相濡以沫,和次爱的人相忘于江湖。曾经觉得这样做有点匪夷所思,后来慢慢思忖,觉得很合理。大凡一个实际达观的人都可能有这种选择。也许不是没有心动,不是没有可能,只是我们始终觉得我们情深缘浅,还没有达到执子之手,白头偕老的境界。于是选择离开,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便在瞬间凋落。红颜渐老,刹那芳华,一种若即若离的惆怅,总在某个瞬间浮出。

我们可能在一个不对的时间,遇到了一个不对的人,任凭你千呼万唤,倾情付出,都无济于事。如果不是两情相悦,真心相待,就不可能有最美的结局。和一个人相伴终老虽然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需要多少耐心和毅力。没有承担的人,没有爱的责任的人,是无法胜任家庭生活的。岁月流逝,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终觉得生活平淡如水,毫无生机。总想在有机可趁的时候,制造一点浪漫,来一段美丽的邂逅。但在平淡的外表下,我们已经和一直相伴的人血肉相连,融为一体。一荣俱荣,一痛俱痛,打破生活的的任何一个片段,都可能造成比快乐更多的伤痛。但一些人却甘之如饴,痴心不改。

整个人群分为两类,已婚的和未婚的。已婚的一再品尝爱的酸甜苦辣,享受生命的丰盈和满足。另一部分人仍在跋涉的途中,一再寻觅。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我们往往醉里挑灯看剑,欣赏雾中花水中月,总认为最好的最合适的在未来的路上。我们不惜余力地朝前走去,享受着生命的淡漠和孤独。每一次的凭窗而立,每一次的花间独行,都换来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惆怅。没有同行的人,同行的路,只有迤逦的山径消失在无可触及的视线中。

是什么在遥遥无期的夜里,吞噬着生命的激情和憧憬。是谁在雨夜十分,静听着雨打芭蕉的水声。紫藤清婉,水莲娇羞,每一路繁花皆是景。在高楼之后,在丛林之后,那悄然隐退的是谁的身影?寂寞沙洲,谁见往来玉人,缥缈孤鸿?只是喜欢好高骛远,天马行空。在深蓝的天际,一抹相思,若有若无,就像白云浮荡在波心,像群鸟穿梭于林间。

与其天涯思君,不如相忘于江湖。红颜渐老,刹那芬芳,飘落一地的是我们悠悠游走的年华。尽管镶嵌在岁月中的珠贝依然熠熠生辉,可我们在欢声笑语中,总能觉察生命在无声零落。无论爱与不爱,有爱就好,有爱就可以看到芳草碧连天,可以发现平淡岁月的美丽,就可以在清晨的微风中,听到清脆的鸟声,来往的车声。那些在尘世中熟知的音响,美如天籁,胜过高山流水的清寂,胜过登高远眺的畅想。

娇美的枝头上,繁花盛开,绿色的枝头上,绿叶攒动,小小的人群中,那些稚气未脱的脸,那些慈眉善目的脸,那些意气风华的脸,都会一闪而过,从你的身边,从你的路口,飘然而去。我们也成了别人生命中最难忘的片段,在那样无声的世界里,我们一如当然的美好,还会不时地回放,给人最真切的温暖和爱意。